极品相师

第0509章 天禄的敌意

第0509章 天禄的敌意2017-11-11 22:27:9Ctrl+D 收藏本站

    斯蒂芬?杜克当然是许半生抓回来的。

    曾武虽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可是他显然并不知道太多的东西,可是许半生只要知道了那个紫衣主教的存在,发现圣教廷内部出现了问题也就轻而易举了。

    一个紫衣主教,而且还不是欧洲本土的紫衣主教,只是一个早年在共和国担任大主教,而后去了美国才升任紫衣主教的人,对圣教廷的影响力绝不可能有这么大。

    那么,在这个紫衣主教之上,就必然有至少一个红衣主教的存在,否则,曾武这个教区主教的职位没有那么轻易得手。

    而且,至少还得有一个在圣骑士团,并且担任要职的人配合,才能让两个根本就不够格的人成为圣骑士。

    曾武这个教区主教还算是恰得其所,一来美国乃至北美本就不是太重要的教区,只不过信仰基督教的人数让圣教廷绝不会放弃这片土地,这得是多少信仰之力啊?而来曾武是个成长中的灵体,这使得他远比多数人都要显得天才许多。反正是次一级的教区,出个华裔的教区主教也不突兀,尤其是曾武绝非突然间出现在圣教廷的面前的,莫力安德斯?杰克逊,或者说是莫大师,为此已经安排了很久。

    但是不管如何,至少一名圣骑士的关键人物以及至少一名红衣主教,这是必不可少的。

    循着曾武这条线,许半生还是推演出一些东西的,跟曾文和夏妙然不同,莫大师和曾武的接触是直接的,并且他担任了曾武的教父,凭着这条线。许半生就已经可以推演定位出马可?布莱曼。但是许半生知道,马可?布莱曼不过是莫大师已经决意放弃的人选,在圣教廷枢机团之中。必然还有莫大师的人。以莫大师行事之缜密,他万不可能在这种地方犯错。留下如此明显的线索让许半生把马可?布莱曼揪出来。

    无论如何,许半生都有了跟彼得二世直接对话的基础,这个基础就是马可?布莱曼。

    许半生当然也没想到朱弦和依菩提能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她们竟然如此轻易的就攻入了圣教廷总部之中,按照许半生原先的估计,即便是二女能够很快查明圣教廷总部的位置,在他严令禁止二女惊扰到凡人的前提下,她们必然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才能真正接触到圣教廷的人。

    谁能想到依菩提身上的天禄会给圣教廷造成那么大的影响。以至于让二女轻易的突破了圣教廷的防线呢?

    原本马可?布莱曼是礼物,是许半生对彼得二世的恩赐,这可以使得许半生今后在某个时间点获得圣教廷的一次支持。可是,因为朱弦和依菩提的关系,使得许半生的恩赐直接变成了交易,条件就是要带二女走。许兔兔在许半生的心里依旧是个小畜生,朱弦走了,她自然也就跟着走了。

    至于斯蒂芬?杜克的身份,就更加简单了。

    那两名圣骑士虽然不够格,也并未见过斯蒂芬?杜克本人。可毕竟是通过斯蒂芬?杜克的关系才能得到这个圣骑士的殊荣,这在天道之下,也是建立了他们之间必然的联系的。

    只要有联系。许半生就能大致推演出一个端倪,当确认此人在圣骑士团是仅次于团长的身份的时候,斯蒂芬?杜克也就呼之欲出了。

    剩下的,就是史一航的事情,就仿佛从数十名红衣主教之中剥茧抽丝确定马可?布莱曼的身份一样,许半生的推演不可能直接推演出他的姓名和身份,只能是一个大致的范围,是马可?布莱曼的特征描述。十七局干的就是这种事情,他们更多的工作在于情报的分析。有许半生提供的特征,加上十七局原本的情报。足以将这两个人从诸多人选之中分离出来。

    答案的真实性不用许半生操心,他只需将这个信息告诉彼得二世。剩下的,自然有彼得二世自行去分析其真实性。

    好在,十七局的情报分析还是十分准确的,两个人,目前的命中率是百分之百。

    所以许半生分身至此,而在完成了和彼得二世的交易之后,许半生带着朱弦依菩提二女离开了圣教廷总部。

    走在修道院里,许半生就对朱弦说道:“你还有一个任务。”

    朱弦点点头,她知道今天这件事自己算是办砸了,她没想到许半生竟然可以分身至此,甚至万万想不到许半生竟然可以掌握分身这种神通。就在前不久,许半生甚至连许兔兔的变化神通都觉得已经是超出修行者的范畴的,可现在,他竟然掌握了只有仙神才能拥有的分身神通。

    朱弦是仗着依菩提的天禄可以带她们顺利离开那里,才敢如此大动干戈,可到了圣教廷总部才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西方的修行者组织。要不是许半生及时赶到,当时看上去虽然还是她们略占优势,可这点儿优势用不了三两分钟就会消耗殆尽,接下去迎接她们的,要么是战死,要么是被俘。

    许半生还有任务要交给她,就意味着许半生没有为此生气,朱弦是很松了一口气的。

    “一会儿会有个圣骑士,他的名字不出意外应该是叫做斯蒂芬?杜克,你负责将其擒下。这个人不会太容易对付,但是你要是连他都拿不下,就不要回来见我了。”

    朱弦听得出来,许半生最后那句话的意思并不是在威胁她,而只是对她的一种鞭策,或者说是一种敲打,毕竟今天的朱弦,是犯了个错的。

    依菩提在一旁插嘴道:“那我呢?我去帮朱弦姐姐好不好?”

    许半生猛一回头,脸上少见的出现了不悦之色,他瞪着依菩提道:“你还没闹够么?”

    朱弦不想依菩提受责,急忙说道:“主人,我会活捉那个家伙。”

    许半生点了点头,道:“兔兔跟你一起去。抓住他之后交给圣教廷的人就可以了,你一定要确保圣教廷的人会把斯蒂芬?杜克交给彼得二世。”

    朱弦领命而去,许半生则对依菩提说道:“你来跟我讲一讲。你们这两天在这里所有发生的事情的经过吧。”

    依菩提不敢违抗,跟许半生的分身一起朝着修道院外走去。

    阳光之下。依菩提发现,许半生的这个分身,竟然也有影子,若不是自己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他没有人类的那种血肉温度,光用眼睛看,恐怕根本就分不出他和本尊的区别。

    把抵达罗马之后发生的一切,事无巨细的跟许半生讲述了一遍,当然。第一晚三女之间的疯狂,依菩提是不可能去说的。

    许半生倒是平静的很,直到依菩提说到她体内的天禄出现之后,亨利竟然情不自禁的跪倒在依菩提的面前,依菩提一脚踩在他的脸上,甚至直接踢死了他,他也没有任何反抗的时候,许半生的表情才微微一变。

    当即设下一个屏障,保证接下来的事情不会被凡人看见,许半生道:“把天禄放出来。”

    关于天禄。许半生早就知道,依菩提很早就跟他说过,并且问过他许多关于天禄的问题。许半生当然知道。天禄如今的模样,只是因为天禄还处于幼年而已,等到其成年,就会披上一层厚厚的鳞甲,成为真正古代瑞兽的模样。

    同样,许半生也知道幼年的天禄在西方被称之为独角兽。这是个很奇怪的事情,西方有天禄的存在,但却始终只是幼年状态的天禄,似乎天禄只要一成年就会去到东方。再或者。天禄和独角兽根本就是两种不同的神兽,只不过幼年的天禄和西方的独角兽长的很相似而已。

    可是按照依菩提的叙述。天禄和独角兽,恐怕就真的是同一种神兽了。

    许半生的心里。敏锐的捕捉到了什么,但一时之间他也无法完全确认。

    依菩提依言放出了天禄,那宛如牧羊犬大小的天禄一出现在许半生的面前,就连连喷着响鼻,两条后腿也不断的尥着蹶子,肋下的两只翅膀也紧紧的将自己环抱住,似乎对许半生有着很大的敌意。

    依菩提急忙呵斥道:“你干什么?半生哥哥是好人,你不许这样。”

    可是,天禄依旧烦躁不安,一双眼睛之中,满满的都是戒备。

    许半生却皱着眉头,伸出手,以一团虚幻的光影触碰在天禄的身体上,天禄一开始的时候极力的想要摆脱许半生,可很快它就平静下来。但是依菩提却能够看出,天禄不是真的平静了,只是不得不屈服于许半生强大的实力,不敢造次而已。

    无论在什么人面前,天禄都表现的像是一个绝对的强者,就好像上古的瑞兽绝不会把一个小小的人类放在眼里。可面对许半生,它表现出极其抗拒的姿态,并且竟然会在许半生的实力面前展现出屈服,这实在太让人讶异了。

    而许半生,很快就收回了虚幻的手掌,他确定了,天禄就是独角兽,只是出于未知的原因,成年的天禄似乎并不愿意留在西方。

    而同时,许半生也确认了,天禄体内力量的构成主要是圣力,并且远比任何一个西方修行者更加纯粹,就连教宗彼得二世的圣力也远不如天禄体内的纯粹。也就是说,天禄天生就具有西方修行者追求的力量本源,亨利对其顶礼膜拜丝毫产生不了反抗之心,似乎也就得到了解释。

    许半生并不相信事实这么简单,光是一只天禄,许半生认为还不足以让亨利这种家伙彻底臣服。

    看着眼前的依菩提,许半生心里的那丝明悟又得到了些许的增强。

    猛然出手,纵然只是一道分身,许半生扣住依菩提的脉门之后,依菩提依旧感觉到浑身乏力,别说精气了,就连内力都无法运转,她已经完全被许半生控制住了。

    良久之后,许半生才松开了手,还了依菩提自由。

    “原来如此,难怪……”(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