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513章 下下之策

第0513章 下下之策2017-11-11 22:27:14Ctrl+D 收藏本站

    这无疑是点燃了火药桶的举动,或者说像是捅翻了马蜂窝,在极其短暂的错愕之后,同样对虚与委蛇深恶痛绝感到无比厌倦的文昌宫和上清宫的两名观主,迅速挡在了张一龄和于行健之间。

    而三宫庙不多的十几名具备修为在身的弟子,迅速涌入这间房中,将张一龄团团围住。

    可也仅仅只是围住而已,并没有人主动出招,这副情形,着实是在张一龄的意料之中。他看似挟怒出手,实际上若是没有深思熟虑,他孤身一人在对方的地盘上面对三个门派数十名修行者就贸然动手,那还不如回去找许半生自领其罪来的痛快一些。

    张一龄料定这些人不会贸然对他进行攻击的,只要他在雷霆一击之后,不再另外树敌就行。

    场面显得很尴尬,文昌宫和上清宫的弟子倒也罢了,他们本就是来助拳的,没道理一拥而上去跟张一龄拼个你死我活,至少在三宫庙的弟子还都完好的站着之时,他们完全没有必要出手。要出手,也得看观主的指示行事啊。三宫庙的弟子就有些进退失据了,上去打吧,谁还能不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是张一龄的对手,谁第一个上去谁就是个英勇就义的下场。可是不上,自家的观主都被打伤了门下弟子不替观主报仇,好像也说不过去。

    但是场面依旧僵持着,张一龄就是看准了文昌宫和上清宫的这两个观主并不是真的和于行健同气连枝,他们只是碍于三派从前的口头协议,不得不来撑一撑场面而已,甚至于,此刻他们二人心里都对于行健颇有怨怼,他们也并不完全信任于行健。他们和张一龄一样,都觉得于行健还是有所隐瞒。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思,导致了如今的局面。张一龄也是实在无奈了,才会出此下策。动上了手。

    “于观主,本座一再忍让,你也答应了本座会竭力寻找本座舅舅的下落。五天时间已过,今日已经是本座来到贵庙的第六天了,你却依旧在推诿阻拦,莫非真的以为本座好欺么?”

    这么僵持着也不是事儿,张一龄总归是要做点儿什么的。

    于行健脊椎受损,此刻倒是真的站不起身来。若非如此,他哪怕拼着基业受损,也定然要和张一龄拼个鱼死网破。

    听到张一龄这话,于行健明显感觉到文昌和上清两名观主投来不信任的眼神,他挣扎着说道:“张一龄你休要血口喷人,贫道根本就不知道楚阳道友的下落,这五天以来,贫道也是尽遣本派弟子寻找楚阳道友的下落。你竟然敢对我突施暗袭,简直就是视我鹤鸣山三派为无物。贫道****好酒好菜相陪,张一龄你才是欺人太甚。”

    事已至此。于行健唯一的希望就是把文昌和上清二宫拉进来,若是没有他们二人的相助,就凭三宫庙那十几名最高不过耳之境。超过十人都只是堪堪迈入眼之境的弟子,根本就不可能挡得住张一龄。这就是小门小派的悲哀,一旦掌门观主这种领军人物受伤,门下弟子竟然无一堪用,对方哪怕只有一个人,也绝对可以在这个门派里任意出入。

    张一龄冷冷一笑,道:“你以为本座不知道你打的什么如意算盘么?你三宫庙门下弟子,迈入后天境界的一共十七人,如今十五人全都站在本座面前。剩余二人,必是一往青城。一往峨眉,都已经四五天的时间了。青城峨眉却都没有派人来,你还不死心么?你口口声声说派出门下弟子寻找本座舅舅的踪迹,可是,你的弟子呢?你这分明就是在拖延推诿,本座难道错怪你了?!”

    这话说的于行健也是无言以对,前两天他还真是派出了几名弟子漫山遍野的去找,这鹤鸣山说大不大,可真想在山里找到一个人,那也绝非几日时间几名弟子就能做到的。尤其是张楚阳好歹也是鼻之境的修行者,他若不想被几个耳之境甚至眼之境的弟子找到,实在是轻而易举。

    说实话,于行健对张楚阳也很有意见了,头两天他让门下弟子那么大张旗鼓的去找,张楚阳只要还呆在山里,就不可能一点儿都没察觉。尤其是他原本就知道张一龄来鹤鸣山找他了,他就更该出现以下,亲自解决自己的麻烦,而不是让三宫庙以及其余两宫为他抵挡。十年前三宫庙就为张楚阳很强硬的抵挡过张一龄,如今张楚阳真不应该再让三宫庙如此被动了,至少应该跟于行健联系一番,彼此合计一个更好的解决方式。

    “张天师,前两日于道兄的确是派出门下弟子满山寻找了,并且我文昌宫和上清宫的道友们也多有帮手。无奈实在找不到,这也不是我们不肯帮忙。”文昌宫的观主见状,也开了口,毕竟,如果能这么僵持下去其实对双方都好,万一还要动手,他们文昌宫也很难独善其身。

    上清宫的观主稍事沉吟,也附和了文昌宫观主的说法,他道:“张天师,你与楚阳道友之争,无论你是否诚心请其回去执掌天师府,贫道说句实话,这也只是你们龙虎山的内部纷争,着实与我们鹤鸣山无关。我们之所以肯帮张天师寻找尊舅之踪,无非也就是因为两千年前张道陵天师曾在鹤鸣山传道解惑,与我鹤鸣山也算有段不浅的渊源。若是按以常理,鹤鸣山三派并不欠你张天师任何,我们着实没有义务替你寻找尊舅。”

    张一龄冷哼一声,道:“当年是谁留下本座的舅舅?如今本座的舅舅就挂单在三宫庙,岂能是你们说无关就无关的。这件事可以与你二派无关,可跟三宫庙,哼哼,就算是峨眉和青城的人到了,也不敢说无关吧?我还可以说是此贼觊觎我龙虎山的修行功法,谋害了本座的舅舅呢!如今本座的舅舅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想用这么几句话就把本座打发了。不可能!”张一龄一指于行健,直欲诬陷于行健。

    文昌宫和上清宫的观主对于张一龄的态度也有些恼怒,但是也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有理。

    张一龄这个天师的身份纵然还不能得到很多门派的承认。可青城和峨眉现在都还没有派出门下弟子,恐怕也是这个原因。否则。同为川中的门派,总归是要照拂一番的,青城和峨眉恐怕也是觉得张一龄若是这样反咬一口,他们也无法自处。

    其实现在的局面很好解决,张楚阳只要现身,并且表示不愿意跟张一龄回龙虎山,鹤鸣山三派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护住他,而这样一来。青城和峨眉也便师出有名,张一龄背后之人再强,也恐怕不敢轻举妄动。

    偏偏张楚阳避而不见,这让鹤鸣山三派都极其的被动,以至于现在于行健被张一龄打伤了,却似乎还是张一龄占了理。

    张一龄现在是彻底撕破脸面了,他打出要替其舅报仇的名头,三宫庙还真是百口莫辩。

    “张一龄你休要血口喷人!贫道与楚阳道友相交莫逆,甚为投机,岂有可能害其性命?”于行健也是受不得这么大的冤枉。急急辩白,胸中郁结恼火,不由得一口黑血喷了出来。

    张一龄依旧是一副睥睨之态。冷冷说道:“既是相交莫逆,若本座舅舅还活着,为何还不出来替你解释?只要舅舅他老人家现身,本座必然会向诸位赔礼,任由诸位惩治。”

    这也就是他知道于行健根本不可能把张楚阳交出来,这几日胸中憋闷也急需发泄,否则他也不敢说出如此大话。

    殿中气氛一时再度凝结,众人又陷入无话可说的僵持阶段。

    鹤鸣山三名观主心中各有所想,但是对张楚阳此刻已经殊无好感。都已经如此剑拔弩张,张楚阳居然还不肯现身。这岂不是要陷三派于不忠不义?

    终于,于行健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他勉强向搀扶他的另两名观主拱手说道:“二位道友,贫道有一事相求!”

    那二人对视一眼,一齐道:“于道兄请说。”

    “还请二位道友尽遣门下,合我三派之力封山搜查,务必将楚阳道友请出来。至于他是否愿意随张一龄而去,就与你我三派无关了!”

    二人再度对视一眼,不管如何,此刻做出这样的一个表态倒不失为一个解决目前紧张态势的方式,也可以给于行健留出疗伤的时间。反正这事儿,到了最后非要以冲突结尾,那也必须由三宫庙打头阵,现在于行健伤重,总不能让他们两派硬着头皮顶上去。

    同时点了点头,文昌宫的观主说道:“我这就安排门下弟子去做事。”

    上清宫的观主也表了态,二人匆匆对自己带来的几名弟子交待一番,那些弟子纷纷离去,三宫庙的弟子们也各自领命而去。

    于行健在两名观主的搀扶之下,进入内堂疗伤,张一龄虚着双眼,计较着接下去自己该怎么做。

    现在只是利用了三派心不齐的弱点,可若真是逼得太紧,张一龄毕竟只有一个人而已,还真是毫无胜算。

    也打了电话回山,让天师府自己信得过的弟子齐齐出动,务必在今日赶到鹤鸣山。这也是不得已的做法,不是逼到了墙根下,张一龄也不愿这么做。他一人入山还好,把龙虎山的弟子也调来,就有门派之斗的嫌疑了。且不说十七局必然会出面干预,就算是川中其他的门派,恐怕也不会袖手旁观。

    安排好了之后,张一龄看着绵绵的鹤鸣山,心中长叹道:“张楚阳啊张楚阳,老子是真的要让你回归天师府啊,马勒戈壁的,怎么老子诚心让位就这么难呢?!”(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