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514章 现身的莫大师

第0514章 现身的莫大师2017-11-11 22:27:15Ctrl+D 收藏本站

    张楚阳在关了机之后,就一直在替三宫庙考虑,张一龄用本地电话让他获得了张一龄已到鹤鸣山的信息,受于行健十年恩惠,张楚阳还真不是那种忘恩负义之人。

    和于行健一样,张楚阳完全不相信张一龄电话里所说的话,否则他也不会不给张一龄说下去的机会。

    张一龄的来意,让张楚阳很费思量。

    手机是直接扔到山涧里去了,这十年虽然收到三宫庙的庇护,可张楚阳一直都没有太多的安全感,对于现代科技,张楚阳还是颇有了解的。他深深知道,只要手机在自己手里,就有可能被人定位,哪怕自己关了机都没用。要想安全,就必须扔掉手机。

    苦思冥想一夜,张楚阳不可能揣摩的出张一龄的目的,天光放亮,张楚阳便径直朝着三宫庙的方向而去。他必须通知于行健,不管于行健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张楚阳都有义务将张一龄来到鹤鸣山的消息告诉他。

    可是,当张楚阳来到三宫庙的时候,却远远看见自己的外甥张一龄正在三宫庙的山门之前溜达,似乎在熟悉地形,张楚阳再也不敢靠近,掉头便下了山。

    来到了县城,张楚阳找到公用电话给于行健拨了过去,可是于行健当时已经见到了张一龄,双方正处于僵持之中,看到是陌生号码,以为是香客信徒,直接就挂断了。

    张楚阳并不知道山上发生了什么,他担心张一龄有可能已经对三宫庙动手,也不敢再打过去,只是守着那个公用电话,希望可以等到于行健的回拨。

    夜幕降临,张楚阳没能等来于行健的回话。他不禁大开了脑洞,甚至怀疑三宫庙上下是不是已经遭了张一龄的毒手。

    有心回到山上去跟文昌宫以及上清宫的人打听,可刚走到山路之上。担忧了十年的张楚阳,看谁都像是龙虎山的弟子。他比于行健更加认为张一龄把龙虎山的弟子都带了过来。

    踌躇半晌,张楚阳还是决定下山,鹤鸣山已经成为了是非之地,他不敢久留。

    在张楚阳的揣测之中,若是张一龄已经不管不顾的对三宫庙下了手,自己上山去也是于事无补,无非是让张一龄得了逞。

    而如果张一龄还有些许忌惮,他便不会跟三宫庙公然翻脸。那么只要自己不出现,三宫庙上下至少还是安全的。

    这么一想,张楚阳就更加不敢露面了,他直奔县城,情急之下也顾不得修行者的体面,施展了空空妙手,偷了些钱,在县城的一家酒店订了一张蓉城飞往南方的机票。

    张楚阳自以为聪明,却不知道就是这个举动,彻底出卖了他。

    除了张一龄之外。还有一个人在找他,可那人也没跟张楚阳接触过,纵然神通极强。却也无法推演出张楚阳的所在。张一龄被许半生逼得去找张楚阳,那人也是知道的,他早已悄悄来到了蓉城,只等张一龄打草惊蛇,而后他便可以趁机找到张楚阳。

    可是张楚阳对张一龄避而不见,那人自然也是只能耐心等待,他考虑的很全面,张一龄这样上山无非两种结局,一种是张楚阳避而不见。可只要张楚阳还留在鹤鸣山,迟早都会被张一龄逼出来。这样他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达到自己的目的。另一种则是张楚阳偷溜下山,火速离开这个对他而言已经不安全的地方。那么无非火车汽车飞机三种,而现在任何一种交通方式,都需要实名购票,于是这人就一直盯着各种交通工具的售票系统,张楚阳刚一订了机票,那人就已经获悉了他的踪迹。

    张楚阳订的是三天后的机票,他还是担心三宫庙,所以打算留下来几天,观察一下形势再决定自己的下一步。

    一时之间,那人也无法找到张楚阳,只能耐心的在蓉城机场等待,只要张楚阳一出现,就逃不脱他的手心。

    这三天里,张楚阳一直在远处观察着三宫庙的动静,他数次看到张一龄进出,似乎和三宫庙秋毫无犯的模样,他的心里却是越来越狐疑,搞不清楚张一龄到底在搞什么鬼,而三宫庙的于行健,又是为何会让张一龄如此随意的出入三宫庙。

    直到第三天,张楚阳终于大着胆子乔装改扮进了一次三宫庙,却恰好看到酒足饭饱的于行健亲自将张一龄送了出来,身边还站着文昌宫和上清宫的两名观主,四人相谈甚欢,仿佛多年知交的模样。张楚阳心中一沉,他直觉的认定于行健已经彻底的出卖了他,他暗道好险,幸亏自己那通电话没打通,否则,于行健若是诓他过去,他必然确信不疑。

    当下毫不犹豫,张楚阳匆匆下山,坐上去蓉城的公交车,就打算飞离这个祸地。

    这也是张一龄来到鹤鸣山的第五天,张楚阳直奔机场,他万万没想到,机场早就有人等候他多时,他刚换了登机牌,就已经被人给盯上了。

    一个身穿道袍的老者迎面向他走了过来,远远的冲他打了个稽首,口中宣道:“无量天尊,这位施主,你与我三清有缘,老道想送你一场前程。”

    这种话听着无论如何都是江湖骗子的口吻,送别人一场前程,他自己却混的跟个孤魂野鬼一样,换做旁人恐怕只会投以一个鄙夷的眼神就闪身走开。

    可张楚阳不同,他自己本就是道门中人,见到对方一袭道袍,即便心里觉得对方是个骗子,也不愿就这么甩手走开。

    反正距离登机还有些时间,张楚阳竟然停下了脚步,和那个老道攀谈起来。

    老道说他姓莫,道号千幻,这听着就更像是个不入流的骗子,哪有道门中人给自己取个道号叫做千幻的。

    可即便如此,张楚阳依旧耐心的跟老道聊着,越聊越是心惊。他发现,这个叫做千幻的老道,道法还真是精深。对于道藏的理解简直可以用神人来形容。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张楚阳仅仅跟千幻老道聊了不到半个小时。竟然发现自己的道心深受其影响,修为仿佛更进了一步,原先修行中很多的困惑,在千幻老道的讲解之下,纷纷迎刃而解。

    莫非这就是我的机缘,这名前辈真的是来点化于我的?——张楚阳心中疑惑,看着眼前的千幻老道,就越发觉得其高深莫测。简直既有仙人之姿。

    不知不觉之中,张楚阳竟然跟着千幻老道离开了机场,生生走到了公路之上。

    老道停下脚步,脸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张楚阳,张楚阳这才愕然发觉自己已经距离机场颇有些路途了。

    心中暗道不好,张楚阳终于有了一丝警醒,只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千幻老道笑着开口,道:“楚阳道友,你切莫惊慌,老道我真是要赠一场前程于你的。”

    听到这话。张楚阳更是心惊不已,他从未告诉过千幻老道自己的名字,更加没有透露过自己是道门中人的身份。可这老道却竟然称呼他为“楚阳道友”。

    张楚阳也是当机立断之人,毫不犹豫就是一掌朝着千幻老道推去,可是,老道分明就站在那里,他这一掌却没有半点用处,一掌印在老道的胸前,就好像打在了一堆棉花之上,半点劲道都吐不出去。

    千幻老道依旧笑眯眯的,口中说道:“我与你龙虎山也算颇有渊源。想当初贵派祖师张道陵,也可算是和我同出一脉。张道陵也真是个了得的人物。自创了许多功法,也将我道教的济世之道广播天下。只可惜。世人愚昧,竟使我道门在泱泱中华大地尚不如一个外来的佛门。如今,也是到了正本清源的时候了。张楚阳,你就不想夺回你龙虎山天师之位么?你身上,可是真正流着张道陵血脉之人,只是你这些年糊涂以极,这修为停滞不前,否则,以你的血脉,又怎会连一个张一龄都奈何不得?!”

    张楚阳心中大骇,完全不知所以,急切的想要抽回自己的手掌,但却发现右手像是黏在了千幻老道的胸前,动弹不得。

    不光如此,他整个人都动不了了,唯独可以开口说话。

    “你究竟是谁?”

    “呵呵,老道俗家姓莫,这些年都被称之为莫大师,道号千幻,也是告诉过你的。”

    “你究竟是什么人?你想对我如何?”张楚阳更是惊骇万分。

    莫大师微微一笑,道:“我说过的,要赠你一场前程,你怎地就不信呢?老道我好歹也是意之境的强者,岂会欺骗你这么一个不过堪堪迈入鼻之境的后辈?”

    张楚阳已经说不出话了,他并不相信莫大师,可也无力反抗。

    “张道陵的血脉,竟然沦落至此,唉,还是老道我替你唤醒你祖宗的血脉吧!”说话之间,莫大师手腕一翻,从道袍的袖口之中取出一只小小的玉盒,那玉盒通体透明,晶莹的一看就知道是无上的法器。

    莫大师手指一弹,玉盒打开,里边是一块透明的几乎看不见其存在的小方块。

    那小方块在玉盒打开之时,便缓缓飘了出来,悬在半空之中,若非张楚阳也有修为在身,能够勉强看到眼前光线的折射,否则只怕根本看不见这东西。

    莫大师结了一个颇为复杂的手印,一掌推去,那透明的几乎不存在的方块便落在了张楚阳的印堂之上,瞬间没入不见。张楚阳只觉得脑中一阵昏厥,但是很快,便是无比的清明,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修为在噌噌的增长着,也能感觉到自己的道心不断的扩大。

    转眼之间,张楚阳就感觉到自己的经络被拓宽,内息在体内自行运转起来,短短时间就是一个大周天。

    张楚阳发现自己能动了,他下意识的就是一掌朝着莫大师推去,依旧徒劳无功,可是张楚阳心中却是震惊不已,他竟然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晋入到了舌之境。

    莫大师依旧含笑看着张楚阳,张楚阳却已经仿若魂灵出窍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