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516章 颠倒黑白

第0516章 颠倒黑白2017-11-11 22:27:18Ctrl+D 收藏本站

    张楚阳修行甚晚,对于道门前由种种也是不甚了了。

    龙虎山张天师一贯是血脉相承,可任何一个张天师都不止一个子嗣,是以关于龙虎山和太一派的关系,到了近代都唯有承继张天师之位的人才能知晓。张一龄这个天师比较特殊,若他真是得到天师传授衣钵,断然不可能不知道太一派在道门中的地位,尤其是对龙虎山而言其地位如何尊崇。

    张楚阳虽然是上一代天师的幼子,可上一代天师去了宝岛,对张楚阳而言可算是断了传承,又从未获得天师府的认可,无法翻阅天师府遗留下来的道藏典籍,仅仅只是听闻过太一派之名,却并不知道太一派居然和龙虎山还有这层关系。

    莫大师对于张道陵和太一派的关系,讲述的还是很中肯的,基本上遵照了事实,并无虚妄之言。可是他接下去要说的,就彻彻底底是颠倒黑白之语。

    “到了我这一辈,原本师父是要将掌教之位传于我的,但老道的师兄却窃位而居,致使老道这数十年只能漂泊在外反被斥为师门叛徒。想必你也知道了,老道我的师兄便是那个名唤林浅之人,他比老道入门早得多,修为也一直都在老道之上,可为人心术不正,师父早就看穿了这一点,只可惜师父心存善念,不欲以雷霆手段对付师兄。可是老道那个师兄,师父在世的时候还好,师父刚一过世,他的野心便尽显无遗。掌教之位我让与他倒也无妨,只是师父临终之前一再叮嘱,师兄其人心怀魔障,只怕将来会对术数界不利。切不可使他登上太一派掌教之位。也是老道我没用,根本就不是林浅的对手,幸而师父早有预料。留了保命之法于我,老道我这才数十年苟延残喘。十余年前。老道得以悟道,晋入到意之境,也是机缘巧合,一入意之境便已是巅峰。老道自忖这下应该可以与林浅一决高下了,没想到林浅也着实是个修行的天才,他竟然比我还要早进入意之境,老道我依旧不是他的对手。继续依靠师父的余荫庇佑,老道我再度逃出生天。这十余年勤修苦练。就是为了可以突破意之境进入先天,但却始终无法得道。”

    张楚阳听得暗自心惊,就在一天之前,舌之境对他来说都是遥不可及,遑论传说中的意之境了。

    道藏之中对于术数界的历史多有提及,在数千年前,意之境乃至先天飞升都不是什么稀奇之事,每十年里总有些高人可以达到先天之境,以至御剑飞行飞剑伤人。可近几百年来,也不知是何原因。地球上适合修行的灵气日渐稀薄,别说先天飞升了,就算是身之境。也少有人能够达到。至于意之境,就已经几乎被称之为神仙一般的人物了。

    现在眼前赫然站着一名意之境的强者不说,他还有个师兄,竟然也是意之境的强者,而且毫无疑问,林浅的实力比莫大师还要高出一些。莫大师都已经是意之境巅峰了,那岂不是说林浅比巅峰还要巅峰,那就是大圆满之境,一只脚站在先天之中了。

    张楚阳隐约可以猜出莫大师想让自己替他做什么了。可是,对手是一名意之境大圆满之人。自己不过区区一只脚站在身之境之中,又能帮的上什么忙呢?

    或许。是帮莫大师对付林浅的弟子?

    可莫大师一开始就说了,林浅的弟子也是天才,虽不知底细如何,恐怕也不会比张楚阳实力差吧?否则还能称得上什么天才?甚至于,对方闹不好也意之境了。反正对于太一派来说,意之境好像也不叫事,这不是已经有了两个么?再出现第三个,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若是张楚阳知道许半生的年纪,恐怕绝不会有这样的想法,可是他有个先入为主的印象,那就是莫大师一开口就是数十年,基本上意味着他和林浅都至少是百余岁的老神仙,那么林浅的弟子,只怕至少也有六七十岁了。六七十岁晋入意之境虽然困难,可这是太一派,又是天才,似乎也并不是没有可能。

    “仙长您是想……”张楚阳心怀忐忑,根本不觉得自己能帮的上莫大师的忙。

    莫大师一摆手,道:“林浅的弟子名为许半生,今年不过十九岁。”

    听到这话,张楚阳顿时一愣,随即心安了许多,才十九岁,就算是再如何天才,加上他从娘胎里就开始修行,又能有多强大的实力?

    “不过既然能够逼迫张一龄将天师之位交还于我,恐怕比张一龄还是要强上不少。舌之境?顶多也就是身之境了不起了。虽然我现在还没迈入身之境,可莫大师既然想让我帮他,必然会赐下一些法宝,我也不是全然没有机会打败那个许半生。”

    张楚阳顿时信心满满,他立刻道:“弟子一定谨遵仙长法旨,杀了那个许半生。”

    莫大师却又摇摇头道:“许半生本性不坏,也并不知晓当年我与林浅恩怨的真实情况,老道我要让你做的事情,并非要你和许半生一决生死,老道若是想让他死,他早就死了。老道我这里有几颗丹药,你且收好。”说着,莫大师取出一只小小的玉瓶,交到张楚阳的手中。

    张楚阳赶忙接过玉瓶,拧开瓶盖倒出一颗。

    鼻端立时嗅到一股清香,沁人心脾,令张楚阳浑身上下的毛孔都通畅起来,不用多问,也知道这是无上仙丹。

    “许半生也是我太一派的弟子,而且本性不错,和林浅绝非一丘之貉。老道我想要你做的,是将这几枚丹药,想办法让许半生服下。这些丹药有清心明性的功效,对修行者的实力也有莫大的帮助。凭此丹药,身之境者迈入意之境只在须臾之间,最关键的,是其清心明性的效用,足以使许半生在紧要关头看清楚事实的真相。老道我前些时日偶有感悟。我与林浅的终极一战只怕近在眼前。老道我虽不是林浅的对手,可林浅想要杀了我也需付出相当的代价。但即便如此,他也绝非尔等可以应对。唯有许半生,有机会趁着他与我一战之后虚弱之际杀了他。这丹药。就是为了让许半生看清前世今生。同时,让许半生杀了林浅,也可以起到拨乱反正的作用,有此子继承我太一派衣钵,我也可以安心离世了。”

    张楚阳更是大惊,听莫大师这话,似乎他已经决意赴死了。

    意之境的强者,少说也有两三百年的寿命。可莫大师竟然可以放弃。

    “你切记切记,这丹药一定要想办法让许半生服下,不可直接给他,他定会有所怀疑,但是老道我想,你应该还是会有办法的。否则,若是许半生看不穿林浅的真实面目,待老道我死后,这世上就再无一人可以牵制林浅,术数界必将迎来大乱。甚至整个世界都将生灵涂炭。”

    听闻此言,张楚阳简直就要对莫大师顶礼膜拜了,莫大师真是个胸怀天下的得道高人。若不是车上空间狭窄,张楚阳简直就想拜倒在莫大师的身前。

    “仙长您尽管放心,弟子张楚阳,必不辱使命。”

    莫大师点了点头,似乎很放心的闭上了双眼。

    两人周围的禁制,已经被取消,现在车上的人又可以看到他们真实的动作,也能听到他们的对话了。

    张楚阳再不敢多说任何,同样背靠椅背。闭目假寐,很快。车子就到了县城,下车之后。张楚阳回头刚想问莫大师将去何处,却愕然发现莫大师已经不见踪迹。

    真是仙神一般的人物啊,神龙见首不见尾,不过下个车的工夫,竟然就不见了。尤其是他并未引起其余乘客的丝毫察觉,这更是让张楚阳心生顶礼膜拜之意。

    当下要了辆出租车,张楚阳直奔鹤鸣山而去,刚到山脚下,依旧在苦苦寻找,恨不能把鹤鸣山打了格子,一个格子一个格子如同排雷一般搜索的三宫庙弟子,顿时就发现了张楚阳的行踪。

    “张道长,张道长……”当时就有一名道士急急喊道。

    张楚阳向那名小道士招招手,还没来得及说话,另一个方向一名四十余岁的道士便冲了过来。

    一把揪住张楚阳的袍袖,那名道士急道:“张道友,你可是害苦我家观主了,现在我家观主身负重伤,那张一龄还在我三宫庙耀武扬威。这些日子,你倒是去了何处?”虽然不敢无礼,可这名道士显然已经对张楚阳很不满了。

    这人张楚阳倒是有印象,他是于行健的师弟,在三宫庙掌管外院,也就是那些可供凡人上香设拜之处。

    张楚阳闻言也是一惊,心道难怪莫大师说所见非见所闻非闻,看来自己还真是错怪了于行健,张一龄既然真的是来找自己回山接替天师之位的,为何又会跟于行健动上了手呢?

    不过张楚阳转念一想,似乎也就明白了过来,张一龄之所以会来鹤鸣山,是被许半生逼迫所致,想必许半生给了他时限,大概今日已经到了时限之日,张一龄也有些急了吧。

    “着实惭愧,楚阳这就随道友上山,解决了此事。”

    说话间,张楚阳拉着那名道士便朝山上走去,其步履之快,让那名道士只觉得自己双脚都离开了地面,他不由奇怪的看着身边的张楚阳,敏感的察觉到张楚阳的实力已经非吴下阿蒙。

    入了三宫庙,直奔后院而去,于行健还在疗伤,张一龄也是越等越不耐烦了,文昌宫和上清宫的两名观主也是暗自担忧。

    突然听得传报说张楚阳到了,两名观主松了一口气,张一龄则是快步出来,一看,来人果然正是张楚阳。

    原本张一龄是瞧不上自己这个小舅舅的,其实二人年纪都差不多,但是今时今日,张一龄也只能执晚辈之礼,口中喊道:“小舅……”

    剩下一个舅字没喊完,张楚阳伸手就是一巴掌,直接把张一龄打的在空中转了七八个圈,摔落在地,半边的脸已经不成人形。

    文昌宫和上清宫两名观主一看,咦,不对啊,张楚阳什么时候有这么强大的实力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