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517章 身之境如走狗

第0517章 身之境如走狗2017-11-11 22:27:19Ctrl+D 收藏本站

    得知张楚阳来了,疗伤也已经七七八八的于行健很快出现,一出来正好看见张楚阳挥起的手臂,然后便是张一龄半边面颊尽碎。

    张楚阳口中斥骂道:“孽障,一介外戚,竟然谋取我张家基业,如今依旧不知悔改,竟然敢伤我挚友于道兄,若非还有要事,今日贫道便杀了你替我于道兄出了这口气。”

    说罢,张楚阳抬起头来,见到于行健,当即连走几步来到于行健的面前,深施一礼,无比惭愧的说道:“于道兄,都是贫道之错,还望于道兄可以原谅贫道迟来。”

    因为莫大师已经交代过了,张楚阳也并未说出实情,对三宫庙以及其余两家,今后多给补偿便是。即便是于行健本也是带有目的,可他毕竟庇护张楚阳十年之久,这份恩情,张楚阳岂能不报?

    于行健面色略显苍白,骨头已经接起,可想要复原,远不是静坐疗伤可以解决的。

    他看着张楚阳,略显激动的说道:“楚阳道友你竟然实力精进到如此地步?”看着现在的张楚阳,于行健突然觉得自己受伤也是值得的,这十年的付出更是值得的,只要张楚阳可以夺回天师之位,他绝对可以因此获得极大的机缘,迈入舌之境必然不成问题,寿命也会因此延长,并且整个三宫庙的实力都会为之增强。

    张楚阳点点头,按照莫大师之前的交待说道:“这个孽障刚来鹤鸣山,贫道便已知晓,只是当时贫道正在闭关,以期可以晋升舌之境,着实无法分心。心中想的是这个孽障无论如何也不敢公然挑衅三宫庙,却不想连累于道兄因此受伤。实乃贫道的罪过。不过于道兄尽管放心,如今贫道已经成功破茧,这个孽障再不成为威胁。但他毕竟也是我张家外戚。他可以不仁,我却不能不义。贫道待会儿便废了他一身修为。替于道兄出一出胸中的恶气。只是却还要于道兄多加宽恕,饶他性命,若是于道兄难消怒意,贫道任由于道兄惩罚,绝无怨言。”

    于行健心说你如今已经是舌之境了,而且很快就将成为龙虎山的张天师,我就算有再大的怒火,又怎么敢惩罚你?

    当即满面含笑。道:“恭喜楚阳道友,不,恭喜张天师,终于可以得偿夙愿,贫道只有为张天师开怀,岂会有半点怨怒。”

    两人惺惺作态的把手言欢,张一龄心中焦急无比,却也不敢多说半句。

    也不知道张楚阳身上发生了什么,之前明明是避而不见,现在却突然迈入舌之境了。若是从前的张楚阳。张一龄肯定不会管他所谓小舅的身份,直接把他带去机场,飞往吴东好向许半生交差就完了。可是现在。张一龄挨了那一巴掌,也就知道张楚阳早非从前的张楚阳,已经不是自己可以力撼的了。

    张一龄当然不会相信张楚阳所谓闭关一说,甚至就连于行健和另外两名观主也绝对不信,但是他们也都不可能知道张楚阳遇到的奇遇,只能将其解释为修行道上的变化莫测。

    不管怎么说,张楚阳实力暴涨,对大家来说都是皆大欢喜,唯独对张一龄。是个不好的消息。

    幸好莫大师也算是跟他相识一场,当初也利用他做了许多布置。是以特意叮嘱张楚阳不要为难张一龄,利用张一龄见到许半生之后就将其放逐。任其在术数界做一介散修,否则,张楚阳恐怕一见到他,就已经下了杀手,而不是仅仅一个耳光而已。

    于行健安排了酒席,祝贺张楚阳终于得偿所愿,张楚阳也是高兴的很,莫大师虽然交有任务给他,但却也没让他马不停蹄赶往吴东,他这十年的委屈也着实需要一场狂欢来宣泄一番,结果便是张楚阳半推半就的坐了上座,算是彻底端起了张天师的架子,于行健陪坐,另两名观主坐了下首,而张一龄,则是肿着半边脸端着酒壶给四人倒酒,稍有不满,四人都是一脚踢过去。没用精气内力,倒是并不太疼,只是这种折辱让张一龄几欲疯狂。可实力对比在这儿,张一龄也唯有忍气吞声而已。

    一场酒宴,宾主尽欢,张楚阳酩酊大醉,于行健以及那两名观主也是醉得不省人事。

    第二天早晨,张楚阳又向于行健告别,于行健自然是多番挽留,可张楚阳说还是要早日回去重掌天师府,于行健这才送了程仪,亲自送张楚阳下了山,临别之时,不断的邀请张楚阳回来做客,这其中的目的不用说也知道为何。

    张楚阳也做下保证,不出三月,必然回来再与于行健等人把酒言欢,届时还要亲自邀请他们去龙虎山小住一段时日。

    听到这话,于行健才彻底的放下心来,目送张楚阳和张一龄离去,心中无限感慨,这世事万变,昨日还悲歌嚎啕,今日却又长吁了一口气,这十年总算是没有白费。

    “祖师爷,咱们三宫庙也终于将要出一个舌之境的高手了。”于行健看着早已消失的张楚阳,心中默默的对自己说着。

    张楚阳本想先回天师府,可张一龄却央求说许半生给他的时间已经到了,今日已经是第八天,若是再见不到张楚阳,只怕许半生一怒,自己就要魂飞魄散。

    张楚阳嘴里说着“你这种卑鄙无耻的小人,活该你魂飞魄散”,但却还是答应了张一龄,买的是飞往吴东的机票,从蓉城直飞吴东。

    张一龄倒是做好了准备,他将天师印记和天师府的令符都带在了身上,交给张楚阳,总算是让张楚阳的气顺了一些。

    一路上,问了许多关于天师府如今的事情,张一龄当然不会告诉他自己已经把亲信之人都找来了蓉城,昨晚四人醉酒之后他还去见了那些人,那些人也知道自己罪无可恕,因此决意追随张一龄远遁他乡,如今的天师府几乎算是十室九空。剩下的人都已经被他折磨的体无完肤了。

    “让你重掌了天师府又如何?天师府如今重要的功法典籍都在我手里,我换个地方,没了天师名头但却依旧实力不减……”看着张楚阳满满的得意之色。张一龄心中暗想,只是想到张楚阳也不知怎么就莫名其妙的晋入到舌之境。张一龄那点儿小小的得意也就消失不见了。

    到了吴东之后,张楚阳先找了个道观买了身卖相十足的道袍,这才令张一龄带路,去找许半生。

    张一龄哪里知道许半生在哪里,甚至连联系方法都没有,他也是跟曾武联系了,才跟许半生约好了见面的地点。

    约好的地方是在蒋怡的初见会所。

    张楚阳还先到了,冯三不卑不亢的将张楚阳和张一龄迎了进去。告诉他们稍等,让服务员奉上香茶,便消失不见。

    看着冯三的背影,张楚阳若有所思,他当然能够看出冯三以武入道竟然也是鼻之境的实力,心说这个许半生还真是足够天才,就连一个下人都有鼻之境的实力,也难怪莫大师都生出爱惜之心,舍不得直接杀了他。

    喝了一杯茶,许半生也便到了。一进门,张楚阳便站起身来,观察着门口进来的这名惨绿少年。

    真是年轻啊。

    即便是早就从莫大师的口中得知了许半生今年只有十九岁。可一见之下,张楚阳还是感慨了一番。他当然看得出许半生的实力深不可测,绝非自己可以战胜。他也是一步迈入身之境的人了,可却依旧看不透许半生的深浅,只能证明许半生少说也是身之境以上。

    一想到这一点,张楚阳心中便徒生不平之气,才十九岁就已经身之境了,还要把那些丹药给他吃掉,帮他晋入意之境。而他自己好歹也是张道陵天师之后。却还要依靠外人的帮助才能夺回天师之位,甚至一身修为也是那人赐给他的。这真是叫人难以接受。也让人感慨命运之不公平。

    打了个稽首,张楚阳开口说道:“贫道张楚阳。见过太一派掌教真人许真人。许真人果然年轻天才,贫道耳闻已久,如今一见,确为天人之姿。”

    许半生还了一个稽首,笑道:“张道友客气了,请坐吧。”

    原本许半生还真有些话要对张楚阳交待,可现在一见面,他发现张楚阳竟然已经是舌之境巅峰的实力,那些话也就不必再说了。无需自己的帮助,以张楚阳的实力也足以夺回天师之位,只是不知道他既然已经是舌之境,为何还龟缩不出,难道是修行到了大彻大悟的阶段,天师之位已经不为他所重了?

    张楚阳将目光投向跟随许半生进来的李小语身上,心中再度震惊。

    在李小语身上,他能明显感觉到李小语也是以武入道,虽有精气波动,但精气太弱,看来是才入修行之门。可实力却已经让张楚阳也无法看透的地步,也就是说,李小语也是个身之境的高手。这年头,身之境的高手都如同走狗一般满地皆是了么?张楚阳一天之前还傲意满满觉得自己终于一步身之境了,这等实力足以他睥睨天下,可今天从见到冯三开始就接二连三的受到打击,张楚阳不禁有些恍惚。

    “贫道谢过许真人,想我天师一道,本就出自太一派,两千年后,却还要许真人施以援手,这叫贫道如何自处。家门不幸,出此孽障,实乃贫道之过啊!”

    不管怎样,张楚阳还是不想在许半生面前弱了面子的,这番话看似在感谢许半生,实际上却是隐隐在说他只是没抽出空来罢了,否则自己也能搞定。并且,他话中虽显谦卑,可还是在努力的抬着自己的身份,希望可以跟许半生平起平坐。(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