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518章 愿为仆二年

第0518章 愿为仆二年2017-11-11 22:27:20Ctrl+D 收藏本站

    其实许半生心里也是颇有些奇怪的,从张一龄的表现来看,张楚阳的实力必然是不如他的,否则张楚阳早就夺回天师之位,由不得张一龄这样一个外戚霸占天师府如此之久。

    若说从未发生过争执,张楚阳也从未有过夺回天师府的心思倒也罢了,他明明是满心想要夺回天师之位的,这就让人费解了。

    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张楚阳刚刚晋入到舌之境,他也就是最近才具备这样的实力,还没来得及去找张一龄的麻烦呢。可是,他现在已经是舌之境巅峰,甚至于一只脚已经站在身之境的门槛之中,除了极个别的天才,还得是天才之中的天才,才有可能突破一个境界直接来到下一个境界的巅峰。

    张楚阳显然并非这样的天才,许半生从他身上,以及从他过往的经历之中,都丝毫看不出他有半点天才的模样。

    张楚阳的资质强于张一龄这是肯定的,毕竟是张道陵的后代,但是他修行开始的太晚,早就错失了最佳的修行年纪。能够达到鼻之境,几乎就是他的极限。即便是有些奇遇,也不过就是个舌之境到头了,现在却拥有足以在有生之年突破到身之境的可能,这就不得不让人费些思量了。

    许半生笑了笑道:“天师客气了,前些时日见到王华,以我太一派与你们龙虎山的渊源,既然见到了他,自然还是要管一管的。原以为这是对道门以及龙虎山都好的事情,没想到天师你只是还没腾出手来教训这个鸠占鹊巢的家伙。倒是还要请天师原谅我多事了。”

    这话张楚阳听得很舒服,许半生并无居功之意,若不是莫大师早有交待,张楚阳甚至都觉得许半生这个人很值得一交。

    而且,不管如何。许半生现在都代表的是太一派,他依旧是太一派的掌教真人,也即是道门执牛耳者。他既然说出天师这个称谓,也就意味着张楚阳在这个位置上坐稳了。虽未昭告天下。可相信再不会有任何人敢于出面反对。在此之前,张楚阳终究还是有少许担心的,毕竟宝岛那个六十四代天师是他的堂兄,并且是他父亲亲自传法加冕的天师,若不是因为宝岛早已脱离龙虎山,道门之中对此仍有争议的话,也轮不到他张楚阳和张一龄这两人出来争夺天师之位。

    现在有了许半生的话,在一定的意义上。张楚阳就算是彻底坐稳了天师这个位置。

    这个人情,张楚阳终究还是要领的。

    他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给这个比自己小了三十岁的年轻人鞠了一躬,双手直接垂到了地上。

    直起身子之后,张楚阳才开口说道:“多谢许真人为贫道正名,自此,天师府回归正统,待贫道回归龙虎山主持大典,昭告天下道门之后,天师之位便真正归回龙虎山。但是在此之前。贫道身受许真人大恩,愿侍奉许真人身旁两载,擦桌扫地。端茶奉水,以报许真人大恩。”

    听到这话,不光是许半生,李小语和在一旁低头不敢有半点声音的张一龄都是一愣,齐刷刷的望向张楚阳,却见张楚阳一脸坦然,面有决然之意。

    许半生稍愣之后,心中原本的疑窦被放大了,他不动声色的说道:“天师客气了。天下道门本为一家,你我二派更是源远流长。我也只是希望龙虎山可以正本清源而已,天师不用如此客气。自尊严去了宝岛开始。龙虎山便无天师坐镇,此前更是被张一龄这个外戚窃据天师府,对外虽仍称张天师,可道门都有共识,他不过代为主持天师府事务罢了。如今天师归位,是我道门之幸,许半生何德何能,能让天师侍奉身旁。天师还是早早归去,回天师府正位以正视听才是。”

    这是直接拒绝了。

    张楚阳眉头一紧,这是他按照莫大师的吩咐想出的法子,否则他又怎么能够把那些丹药给许半生服下?要的就是留在许半生身边,这样才有机会。若是回了龙虎山,这山高水长的,莫大师的任务还怎么完成?

    于是张楚阳坚持道:“许真人对我张家恩重如山,尤其是我张家老祖上仙张道陵,也是出自太一派,两千年来,龙虎山一脉矢志不忘,今日又受许真人如此大恩,若是贫道不知报恩,将来百年之后得见我张家老祖,贫道也是无颜。还请许真人收留,贫道愿为两年仆从。”

    张楚阳如此坚持,许半生心知事必有因,且不说报恩也没有这样的道理,光是从张楚阳刚进门的时候的那种表现,就足以证明张楚阳此人绝非可以为人仆从之人。之前还想着要跟许半生平起平坐,现在却突然表示要为仆从,这里边怎么可能没有猫腻?

    “胡闹!”许半生一拍桌面,霍然起身,俊面之上也带上了少许愠色。

    “张道陵天师确系出自我太一派,也曾为太一派的弟子,可早已自立门户,且将我道门道义传播天下,并且得道升仙。天师一脉岂可为人仆从?你就算是想要报恩,也当是另寻他法,岂能如此?你这般行为,置天师府于何处?又置天下道门于何处?天师如今,当时速速赶回龙虎山,归位要紧。龙虎山数十年来都无天师坐镇,你要打理的事情何止千万,岂能因为个人心怀,使天师府继续荒芜下切?”

    许半生是站在了制高点上,让张楚阳完全无力反驳。

    可是,张楚阳绝不能就此放弃,否则怎么对得起莫大师那真正的大恩?

    考虑再三,张楚阳终于做出了决定,想要留在许半生身边恐怕是很难做到了,许半生刚才那番话根本就没给张楚阳留下丝毫的余地,但是莫大师的任务也必须完成。

    张楚阳做出满面的羞愧,道:“许真人教训的极是,是贫道执念了。那么就将两年改为三日,贫道侍奉许真人三日。随后立即赶回龙虎山主持天师府。”

    见张楚阳这么说,许半生倒是也不好坚持,他也想看看张楚阳究竟想搞什么鬼。便点点头道:“也别说什么侍奉,这三日。我便与天师谈谈道法吧。”

    张楚阳心中稍定,心道不管时间长短,只要能让我留在你身边,我总能找到机会骗你服下那些丹药。

    可这也只是张楚阳一厢情愿而已,这三日之中,许半生竟然是干脆不眠不休,与张楚阳论起道来。

    三日不睡,对于修行者来说。并不是什么太了不得的事情,可是张楚阳着急啊,他要找机会给许半生吃丹药呢,这么一直聊下去,他哪有机会?

    而且,论起道来,张楚阳在许半生面前连小学生都不如,也不知道许半生不过十九岁的年纪,怎么就能把道藏理解的如此透彻,简直就像是被人用尽一生精研道藏一般。

    张楚阳好不容易争取到手的三日。结果就是听了许半生讲了三天的道藏,刚开始的时候他还能够稍微有些回应,之后干脆就是完全听许半生一个人说了。

    三天里。张楚阳半点机会都没有,就连把丹药溶在许半生喝的茶里让他吃下去的机会都没找到。

    眼睁睁看着三天的时间过去了,张楚阳不得不寻思另外一套方案,不过这三天他也并非一点儿收获都没有,许半生对道藏的理解,以及他对道法的领悟,也着实给了张楚阳许多帮助。

    虽然没能让张楚阳在这三天里直接顿悟,晋入身之境,可张楚阳知道。未来自己将许半生这三天所讲的道藏好好加以融合,对自己顿悟晋入身之境有着莫大的好处。如果此刻就开始闭关的话。张楚阳甚至有把握在三月之内就成为一名身之境的强者。

    带着极大的遗憾,张楚阳告别了许半生。回了龙虎山。

    临别之前,张楚阳一再邀请许半生与他同去龙虎山,表示天师归位大典必须要有许半生的参加。许半生也答应了他,但却并未与他同行,因为许半生算出天师虽然可以归位,可昭告天下的大典短时间内还举办不起来。就表示只要大典举行,他必然会立刻赶去龙虎山参加,张楚阳无奈,也只能独自踏上归程。

    一回到天师府,张楚阳就大惊失色,他深深后悔不该听从莫大师的话,因为天师府几乎都已经被张一龄搬空了,早知如此,就该把张一龄那个家伙杀了。

    天师府里,给张楚阳留下的,都是些不重要的典籍了,但凡对修行有帮助的东西,都被张一龄的人搬空。

    张楚阳现在虽然是一步身之境,可就凭天师府剩下的这帮老弱残兵,根本就无力抗衡张一龄带走的那些人和资源。而且这毕竟是天师府内部的事情,真要传出去,恐怕天师府就颜面无存了。为今之计,张楚阳也只有勤加修行,先提高自己的实力。只要自己能够彻底进入身之境,张一龄以及跟着他叛离天师府的那些人就根本不在话下。到时候,再一一向他们讨回不迟。

    如今的天师府,也真是没什么可打理的了,张楚阳交待一番,让那些老弱残兵们干脆出去寻找有资质的十岁以内孩童,打算重组天师府。反正已经进入到舌之境的他,至少还有六七十年以上的寿命,足以重建一个全新的天师府。而他若能突破到身之境,那就将拥有接近百年的寿命,更是绰绰有余了。张一龄和其余叛出天师府的弟子,张楚阳已经决定一个都不留了。

    面对如此情状的天师府,张楚阳也再没心思去管莫大师的交待,反正以现在天师府的局面是绝不可能开什么大典的,难道让天下道门耻笑么?张楚阳知道,只要自己进入到身之境,别说天师府还有些弟子,就算是只剩下自己一个孤家寡人,天下道门佛门也绝对不敢轻视于他。

    闭关!必须闭关!(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