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524章 师兄弟

第0524章 师兄弟2017-11-11 22:27:28Ctrl+D 收藏本站

    许半生一愣,星云大师的老友,那会是什么人?

    不过对星云大师这样的得道高僧,许半生是不会半点怀疑的,他当即说道:“星云大师请讲。”

    “老衲这位老友,只欲见许真人一人。”

    许半生二话不说,立刻表态:“是不是我留在此地等候就行了?我这就安排其他人先去龙虎山。”

    星云大师的声调没有半点波澜,直接说道:“许真人神机妙算,老衲也无需多言了。”

    许半生当即挂断电话,对蒋怡说道:“怡姐,你们先行上山,我稍后便到。”

    此时此刻,蒋怡也不会多说什么,就连从不离许半生左右的李小语也一言不发,倒是夏妙然不肯,她说要留下来跟许半生一同。

    许半生并未多做犹豫,就同意了夏妙然的要求,于是二人留下,其他人坐着车子离开,直奔龙虎山而去。

    “我们就在这里等着么?”夏妙然牵起了许半生的手,柔声问到。

    许半生笑着摇摇头,道:“对方是高人,我们在哪里并不重要,他都能找得到我们。随意走走吧,这里丘陵丛生,山清水秀的,景致也算不错。说起来你才是我有过婚约的女人,就借此山水,权当你我蜜月了如何?”

    夏妙然自然不会反对,二人便牵着手偏离了大路,走向那无尽的丘陵之间。

    上山,下山,有路之处二人走过了,无路之处对二人来说也不算难事,足足游逛了一个多小时,也没见到任何人迹。

    夏妙然却也并不去多问任何。只是享受着跟许半生的“蜜月”,甚至于,她小小的心中。还盼望着那个神秘莫测的高人能够来的晚一些,不要打搅二人最后的闲暇时光。

    不过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就当二人携手登上了又一座小小山巅的时候,在一旁密林之中,突然有人口宣佛号,一道身影从密林之间闪现出来。

    “阿弥陀佛,许真人风采翩然,老僧恭候多时。”

    只见开口之人,是一名枯干瘦小的老和尚,身上一袭灰色陈旧的僧衣。但是气势沉稳,一看就知道实力非凡。

    “还望大师恕罪,吾妻妙然不肯离去,半生只能携之同来。”

    老和尚淡淡的笑着,道:“这位女施主与许真人一样,都是心中有魔之人,她与许真人一同前来,与许真人独自前来并无区别。”

    说话间,老和尚对夏妙然施了个佛礼,道:“女施主。老僧有礼了。”

    夏妙然并不认识这名老和尚,甚至于许半生也不认识他,但是。许半生早就知道老和尚的身份,夏妙然之前还有些迷糊,此刻却突然福至心灵,还了老和尚一个稽首,道:“活佛您好。”

    老和尚哈哈大笑起来,他正是正牌的满都拉图活佛,缓缓颔首,道:“女施主不必循那世俗之礼,若真有活佛转世。这世间又怎有如此之多的苦楚,更加不会有今日之变了。”

    夏妙然笑了笑。退后半步,站在许半生身后。

    许半生道:“大师已然珠玑于心了吧?”

    “老僧朽朽。何谈珠玑。许真人能够察觉自身心魔,才是珠玑于心。”

    “不知大师有何吩咐?”

    满都拉图随意的就在山路之上坐下,虚指身旁,许半生也便席地而坐。

    “许真人如今可知那莫大师究竟是何许人也了?”虽然是第一次见面,可满都拉图的语气,就好像和许半生相交甚笃,两人会面无数次了一般。

    许半生严峻的点点头,道:“大致可知。”

    可是满都拉图却是摇了摇头,道:“许真人所知不确,莫大师,确和你太一派渊源甚深,但却并非尊师林浅真人。”

    虽然知道满都拉图之后还有许许多多的话要说,可是许半生听到这句话,却忍不住的欣喜万分。这段时间以来,他一直认定林浅就是莫大师,也认定林浅抚养自己,传授自己这一身修为,完全就是为了今日令其入魔。其最终的目的是彻底改变这个世界。如今听说林浅竟然不是莫大师,许半生也觉得胸中一口闷气彻底消散,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莫大师本名莫合,道号千幻,与尊师林浅真人,乃是嫡亲的师兄弟。莫合乃是师弟,尊师林浅真人实为师兄。”

    许半生微微皱眉,千幻这个道号,着实有些像是魔门中人。

    满都拉图似乎知道许半生心中所想,道:“林浅真人道号是千迷,他师兄弟二人在太一派恰好落在千字辈上,尊师祖乃是与尊师相同的游戏人间的性子,当年只是为了好玩,才会给自己的两名弟子取了迷幻这两个道号。却不曾想,千迷只是迷而不乱,可千幻却真如其名,一生幻化无数身份,何止千数而已。”

    关于太一派往上的祖师,林浅几乎没有跟许半生说过,只是偶有酒醉意气风发之时,才会唏嘘一番太一派曾经的辉煌以及历史。原先许半生对林浅之言多有不信,说什么太一派创派之时比周文王还要早,毕竟许半生都只是第三十七代掌教真人,这太一派又能久长到什么时候去了?

    就连龙虎山,众所周知的不过两千年的历史,到张楚阳都已经是第六十四代天师了,周文王距今都已经三千多年,没理由太一派的代数比龙虎山还要少。

    不过这个观念随着许半生知道林浅的真实年龄,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按照许兔兔的说法,林浅二百年前就去过雾岛山,还教会了她遮蔽天机控制修为的法门,这意味着林浅至少也是二百多岁的年纪了。真要是如此,哪怕每一代的掌教都只有林浅一半以上的寿命,三千多年,只有三十多代倒也不足为奇。

    许半生也曾感到奇怪,对自己的弟子,历数往代的祖师几乎是最为必须的功课之一。甚至是在将弟子列入门墙之时,都要先讲述一番关于本派的历史。可林浅却连他的师父是何许人也都没告诉过许半生,以前许半生是觉得林浅为了骗他说太一派源远流长才无法自圆其说。而现在,许半生终于明白。林浅之所以对师门的列祖列宗闭口不提,完全就是因为莫大师的存在。

    毫无疑问,莫大师只能是叛出太一派的孽徒,而林浅这么多年来,对自己这个师弟只是束手无措,无法替师门清理门户,导致了他愧对列祖列宗,因此无颜在许半生面前提及各代祖师的名讳。

    “是为了太一派的掌教身份?”许半生大致已经知道缘由了。其间的经过,对他来说并不重要。

    满都拉图摇了摇头道:“掌教身份对于两个如此高人来说,绝不是什么值得执念的事情。莫合一心想要重现当初洪荒时期的辉煌,让这个地球恢复到灵气充裕,修行者统治世界,而凡人只是修行者的奴隶,附庸的时代。尊师林浅真人有大慈悲,他认为修行者的责任是维护这个世界的安宁,而不是试图凌驾于凡人之上。林浅真人从来都不相信所谓飞升,他认为。根本就没有什么飞升之后的世界,所谓飞升,只不过是天道的一个骗局。天道并不允许人间出现过于强大,足以威胁到他的存在,是以设置了所谓飞升。实力到了一定的阶段,就会飞升,而飞升,只是送死罢了。天道会毫不留情的将飞升者杀死,而现在这个世界,灵气在不足以支持修行者飞升,对于修行者。对于这个世界上的凡人,反倒是一件好事。”

    许半生点了点头。这一年多来,关于飞升这件事。他也考虑了很多。

    不得不说,无论是和星云大师的交流,还是许半生自身所想,都跟林浅不谋而合。

    “这不止是尊师林浅真人,很多实力达到意之境的前辈高人,都是如此之想。只是修行到了一定的程度,就必然会引发天劫,从而渡劫飞升,这已经不是修行者可以控制的了。”

    许半生附和道:“真要是有飞升以后的所谓仙界,这数万年,仙界即便不是人满为患,也已经济济一堂了。可谁也没见过真正的仙神降世,他们总不可能成为仙界的神仙之后,就忘记了还有我们所在的这样一个世界。太上忘情,可又有哪一个修行者,能够真正的忘记自己的亲人和朋友呢?即便飞升之前经历百年,父母乃至子女都已经去世,可总还有子孙后代,还有一同修行的道友师长,难道这些人也都会被那些飞升了的神仙们遗忘?”

    满都拉图笑道:“可你那师叔莫合却并不这么想。”

    许半生问道:“莫合如何认为?”

    “他认为,在我们这个世界之上,还有一个更高级的世界。或许并非自古以来传闻的仙界,只是比我们这里更高级而已。在那个世界里,人人都是修行者,飞升就是为了离开这个凡人充斥的世界。在那个更高级的世界里,飞升上去的人,会发现自己成为了最底层的存在,在那里,先天如走狗,而传说中比先天更高级的境界,如筑基如金丹,乃至元婴,都是存在的。飞升只是获得进入那个世界的门票而已。”

    许半生皱眉,道:“既然如此,他安心修行便可,有朝一日得以飞升,他不就可以去到那个他认为的,更高级的世界之中么?”

    满都拉图摇了摇头,缓缓说道:“可是,他并不想到那个世界去充当最微不足道的一份子,他想留在这个世界里,永远做一个最强者。”

    许半生哂笑道:“永远?莫合不该如此天真吧?哪有什么永远?修行者也不过拥有比凡人更长的寿命,意之境达到极致,也不过二百年左右的寿命。他与师父已经是这个世界的异类了,就算他成为这个世界最强的那个人,就算他让凡人都成为他的奴仆,也不过几百年而已。又怎么可能永远?”(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