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531章 远古之声

第0531章 远古之声2017-11-11 22:27:36Ctrl+D 收藏本站

    一些实力较弱的弟子,几乎就要欢呼出声,此前王重阳的虚影和峨眉派的天兵虽然让张楚阳见了血,可显然并没有对其形成真正的伤害,夏妙然只不过一招而已,就砍断了张楚阳的一条胳膊,这岂非说明张楚阳就要败了?

    夏妙然自己也感到奇怪,她已经见识了张楚阳身体之蛮横,而且那还是人形的时候。现在的张楚阳已经生就魔躯,其结实程度必然超过刚才甚多,光是体表那层黑光油亮的鳞片,就绝非凡兵俗铁可以破开的。

    手中的这把大刀虽然也是神兵利器,可也绝没有如此强大。

    这时候,夏妙然的脑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小姑娘,不要惊讶,某乃赤蛟,如今已是这把刀的刀灵。这把刀原本就是某家的兵器,与某心意相通,由某做这刀灵,此刀上斩碧落下劈黄泉,开山都能做到,何况这一个小小的魔躯。”

    听到这话,夏妙然才知道此刀为何如此锋利,不禁信心大增。当然,夏妙然对赤蛟的话并不完全相信,这明显是赤蛟夸张的说法,什么上斩碧落下劈黄泉,要是这把刀有这种力量,早就在一刀之下就将张楚阳砍死了,岂会只是砍掉他一条手臂而已。

    张楚阳也是一愣,他万万没想到凡间还有兵器能够伤的了他,不由得凝神望向夏妙然,口中连吼,夏妙然这下子把昆仑的仇恨值全都吸引了过来。

    可是奇怪的景象出现了,张楚阳连吼几声之后,声音竟然低了下去,慢慢的变成了呜咽,那已经完全变了一个模样的脸上,竟然出现了几分意外的神情。眼神也不再像从前那么充满了仇恨。那两弯小小的月轮之中,竟然透出几分欣然之情。

    夏妙然却不会去管这些,而是握紧了手中的九环大刀。兜头照着张楚阳又是一刀砍去。

    这一次,张楚阳向旁边闪避了一下。吃了一次苦头,他也知道这把刀其中蕴含着神秘的力量,并非自己的魔躯可以抗衡。

    换做其他人,张楚阳必然早已冲上前去恨不能将对方撕成碎片了,可是面对夏妙然,张楚阳却是犹豫了一下,明显有个停顿,并没有向夏妙然出手。

    龙潜坤见状。心说机不可失,急忙给秦开元使了个眼色,秦开元立刻配合着夏妙然的第三刀,手中鸿钧剑抖出无数剑花,每一朵剑花之中,都有一点寒芒朝着张楚阳****了过去。

    张楚阳躲过了夏妙然的九环大刀,却被秦开元射出的剑光打在身上,虽然并未造成太大的伤害,可是他却猛然回过头来,双眼之中再没有半点欣然之情。而是满满的戾气,只剩下了一条手臂,却依旧不管不顾的朝着秦开元抓了过来。

    秦开元急忙刺去数剑。却都被张楚阳轻易的抵挡下来,一掌推在秦开元的胸口,秦开元顿时像被重锤击中,身体向后倒去。幸而身后全是昆仑弟子,龙潜坤带头,连消带打,将秦开元的身体稳了下来。

    但是秦开元已经口吐鲜血,面如金纸,显然再也无力战之。

    夏妙然砍了一刀又一刀。张楚阳只是尽力的躲避着,却并未有任何还击之举。看的众人尽皆纳闷不已。这张楚阳怎么了?难道看上夏妙然长得漂亮所以舍不得下手了?其他人也有趁空想要偷袭张楚阳的,却都被其无情的拍打回来。

    夏妙然出刀出的多了。张楚阳也露出一丝不耐之色,但却依旧无法下定决心攻击夏妙然,一时间道门诸人的劣势竟然得以扭转。

    朱弦和许兔兔也冲了上来,各自施展自身的绝技,配合着夏妙然的九环大刀,朝着张楚阳攻去。许兔兔倚仗自己极快的速度,张楚阳虽然强横,却根本捕捉不到她的踪迹,而朱弦则是依旧躲在蒋怡的身后,依靠十三宫盘的天然防御能力,不断的施以偷袭。

    一开始,张楚阳暴怒,可是当他探爪攻向朱弦的时候,却又半途犹豫起来,那伸到一般的利爪竟然停顿下来,伸不出去。

    犹豫了一下,又缩了回来,对于朱弦的攻击,他也只是单纯的躲避,并不还击。

    许兔兔似乎也看出张楚阳的异象,便减慢了速度,却是全神戒备着,在张楚阳的身上狠狠的揪下了一块鳞片。说来也怪,张楚阳也是挟怒出手,爪子到了许兔兔的面前,不等许兔兔闪身逃走,他也竟然缩回了手臂。

    而许兔兔也是全然忘记了躲避这一抓,若不是张楚阳收手及时,她就要被张楚阳这一爪击中。死或许不会,可至少也是重伤的下场。

    手中的鳞片,划破了许兔兔的掌心,一丝鲜血流到了那片鳞片之上,许兔兔突然觉得,眼前的张楚阳不再面目可憎,相反,倒是有一种熟悉的亲切感涌上心头,面对张楚阳,许兔兔感觉就好像是见到了曾经的熟人一般。

    可是许兔兔又会有什么熟人?除非是林浅,除了林浅对她还算是没有害她之意,其余去雾岛山找她的人,无一不是为了抓住她甚至杀死她。张楚阳给许兔兔造成的这种熟悉的感觉,又是从何而来呢?

    李小语飞身上前,一把将呆住的许兔兔拉了回来,张楚阳看到她,猛然向前一冲,竟然又在半路上停顿了下来,眼神也开始变得有些迷茫。

    在这几个女人身上,张楚阳都感觉到了一种极其熟悉的气息,这种气息,就像是他们昨天还在一起并肩作战,笑而杀敌,渴饮敌血,又有一起放声大笑喝酒庆祝的时刻。

    这种熟悉的感觉,让张楚阳再也无法对这几个女人下手,这才导致了现在这种古怪的局面。

    李小语将许兔兔推到朱弦身边,自己则是反手一剑,寒铁软剑也算是神兵利器了,可却也只是从张楚阳的身上削落了几片鳞片而已。

    “兔兔,你怎么了?”朱弦使劲儿推了推仍在发呆的许兔兔。

    许兔兔茫然的看着她。说:“我怎么觉得他是我们的亲人?朱弦姐姐,你也是我的亲人。”

    朱弦反手就是一个耳光抽在许兔兔的脸上,骂道:“废话。老娘当然是你的亲人,可是那个是张楚阳。是已经入魔的张楚阳,怎么可能是你的亲人。”

    许兔兔挨了一耳光,却没有丝毫的反应,只是怔怔的看着朱弦,又看了看蒋怡说道:“蒋怡姐姐也是亲人,小语姐姐也是,妙然姐姐……你们都是我的亲人。”

    朱弦完全不知道许兔兔为何会是这样的状态,她只能一把抓住许兔兔。喝道:“你先恢复兽形。”

    许兔兔这次倒是很听话,立刻变回成一只小兔子的模样,躲进了朱弦的胸口。

    张楚阳显得进退维谷,想冲向前方跟那些道门中的修行者战斗,可却被这几名女子死死拦住。有心将她们拍死,可心头总有一种古怪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像是有人在告诉他,不要伤害这几个女人,这让张楚阳完全出不了手,只能被动的闪躲着几个女人的进攻。

    脚尖碰到了自己刚才被砍断的那截手臂。张楚阳猛然低下身躯,这让李小语的一剑直接刺在了他的背上。

    剧烈的疼痛让张楚阳嗷的叫了一声,下意识的挥起地上那条断掉的手臂。就打在了李小语的身上,竟然将李小语拍的横飞了出去。

    看到李小语在空中喷出一口鲜血,张楚阳也愣住了,他口中像是说话一样,发出了几个古怪的音节。

    没样人能听懂张楚阳说的是什么,他说的,像是一种远古的,佶屈聱牙晦涩难懂的语言。

    原本极为陌生的语言,听在众女耳中。却竟然让她们产生了一种略有熟悉的感觉。

    尤其是藏在朱弦胸口处的许兔兔,更是觉得这种语言亲切无比。她似乎能够听出张楚阳说的是什么意思。

    张楚阳好像是在说:“武曲,我不想打伤你的。可是你为什么变得这么弱了?”话语之中,竟然还带着几分委屈的成分。

    李小语重重的摔落在地上,体内气血翻滚,她知道自己已经被震伤了内腑,刚想爬起来,耳中也听到了张楚阳的这句话。

    她和许兔兔一样,竟然都有一种似乎听懂了的感觉,只是,她怎么也无法理解张楚阳这句话究竟是个什么意思。武曲是什么?是个人么?他这话好像是在对我说,可他为什么称呼我为武曲?

    夏妙然和朱弦的攻势更紧,其他门派的修行者,已经没有人再敢尝试偷袭了,因为偷袭张楚阳的人,无一例外的都受了伤,没有一个人能够获得夏妙然和朱弦的待遇。

    张楚阳变得无比的烦躁起来,口中不断发出各种古怪的声调,这些声调,绝对是一种语言,但是现场,除了许兔兔和李小语莫名其妙的仿佛理解了其中的意思,其他人根本就一点儿都听不懂。

    “你们为什么要打我,为什么要杀我?你们又为何都变得这么弱小了,我们的主人在哪里?”

    李小语内腑受伤,坐在地上运气,而许兔兔却一直缩在朱弦的胸前不敢出现,张楚阳的双眼之中,此前的欣然之情,渐渐的变得充满了仇恨。

    “你们不要再打我了,就算我是最小的一个,你们也不能这样欺负我。你们再打我,我就要还手了!可是,为什么只有你们几个,还有其他人呢?其他的人都去了哪里?”

    张楚阳陷入癫狂,夏妙然趁机又是一刀劈下,正中他另一条手臂。

    这一次,又是干净利索的将其手臂砍断,只是,在手臂被砍断之前,张楚阳竟然将之前那条手臂塞进了嘴里,三嚼两咽就吞了下去。

    嚼的满嘴是骨头渣子,看的众人心胆俱丧,但是张楚阳却是毫不在意一般,而在他之前被砍断的肩膀之处,竟然又缓缓生长出一只手臂来。

    这一次,张楚阳再不迟疑,直接用新生的手臂捞起了被砍断的另一只手,依旧塞进嘴里,三嚼两咽吞了下去,刚被砍断的手臂,也再一次的生长了出来。(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