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536章 北斗九星

第0536章 北斗九星2017-11-11 22:27:43Ctrl+D 收藏本站

    一时间,修行者们都下意识的围向受伤的蒋怡等人,如果她们真的有可能也变成张楚阳,那就抢先杀了她们。

    许半生继续说道:“诸位,不要着急,除了曾文之外,其余的人都还没有觉醒半点魔心,我不入魔,她们暂时安全。”

    听到这话,修行者们虽然略感放心,但还是紧紧抓住了自己的兵器,以防有变。

    许半生又道:“右弼,看来是以北斗九星命名。竟然会是个叛徒,看来我这个大魔王也着实有些识人不察啊。”许半生竟然调笑了一句,多少缓和了一点儿紧张的气氛。

    “哼!既然你已经猜到了,我也就不再藏着掖着。不过你知道了又能如何?即便加上你,你以为就能抵挡住我和右弼联手?”

    “我刚才好像听到张楚阳喊过小语,他喊得是武曲。谁是文曲?”最后这四个字,许半生却是用了一种极其古怪的音节说出来的,跟刚才张楚阳发出的那些音节如出一辙,许半生的这句话,原本就是在问张楚阳,莫大师可能也并不能准确的知道蒋怡等人的身份。

    张楚阳明显犹豫了一下,但或许是他已经很久都没有听到过这种语言了,交流的*暂时的战胜了他对蚩尤的仇恨,他也发出一串古怪的音节。

    “原来是妙然。不要让我再问了,右弼,你干脆把其他人的身份都告诉我吧。”

    许半生说的很平静,可是这一句右弼喊出来,却让张楚阳浑身打了个哆嗦,不管是否曾经背叛了大魔王蚩尤,这种天然的气势上的压制,是让张楚阳永远记忆犹新的。即便现在的许半生。依旧只是许半生,他还没有成为那个曾经统帅他们战遍天下的大魔王蚩尤,身上那股天然的气势。却依旧让张楚阳感觉到了压抑。

    一长串古怪的音节之后,许半生脸上的笑容更甚。他回头满是爱怜的看着那些为了阻止张楚阳而受伤的女子们,嘴里说道:“怡姐,你是禄存。朱弦,你是破军。菩提,你是贪狼。只是没想到啊,柔柔你竟然是廉贞,我没想到你也是我曾经的部下。还有小方,你竟然是原本应该身躯最为庞大的巨门。史先生。你更是出乎我意料之外,你居然会是左辅。加上张楚阳,七现二隐,北斗九星俱在。倒也是在情理之中,史先生,你和张楚阳隐藏的真是够深的,我怎么也没想到过你们俩都和曾经的我有关联。”

    每一个修行者的脸色都很古怪,竟然还有史一航。不过,这跟今日所发生的一切比较起来,实在也不是什么太离奇的事情了。

    魔王蚩尤。以及魔王九将,在此地聚齐了。其中只有一人完全觉醒,剩下的一王八将却都还陷于懵懂之中。

    “小曾文。你可知道你的身份?”许半生的笑容突然变得很奇怪,他望向曾文的眼神之中,陡然变得柔情似水。

    曾文擦去了嘴角的血迹,点点头站起身来,道:“我是月神。”说罢,她招了招手,一直藏在朱弦怀中的许兔兔跳了出来,就以兔子的形态跃入了曾文的掌心之间,曾文爱怜的抚摸着许兔兔红色的容貌。道:“小兔子,你也该知道自己的身份了。”

    许兔兔乖巧的点了点头。从口中吐出她在张楚阳身上揭下的那块鳞片,口吐人言道:“我是月兔。”

    众人惊愕的看到。张楚阳竟然缓缓跪倒下来,那庞大的身躯跪下去的时候,不免一阵地动山摇。

    咚咚咚,连着三个响头,张楚阳磕的是曾文的方向。

    他口中所言,其他人当然听不懂,不过许半生和曾文,以及许兔兔却都听明白了。李小语也大概能判断出其中的意思。

    “主母,右弼有罪,但不得不……”

    曾文一摆手打断了张楚阳的话,用人言说道:“不要再叫我主母了,从你叛离日神的那一刻起,你就不再是我们的家将。而且,你魔躯已成,我们却还只是凡人,我们也无意回到从前。你若还念及我当年心软放你离开的情分,就不要再助纣为虐,杀了你旁边的道人,在这天地间做你的逍遥大巫多好?”

    莫大师闻言,冷笑连连:“你以为这样就可以让右弼与我为敌?数千上万年的仇恨,早已成为了他此生唯一的执念,不达成这个执念,他是绝对不会结束这一切的。好了,你们拖延时间也拖延的够了,策反也已经尝试过了,不要再妄图抵抗了,等到你们魔心破茧,魔躯重生的时候,你们就会知道,我是那个真正对你们死心塌地之人。”

    而张楚阳,也的确如同莫大师所言,缓缓站起身来,再也不发一言,显然不会因为曾文的一句话就放弃他这数千上万年来的仇恨。

    “右弼,去,杀了他们,然后,你有一个跟蚩尤公平决战的机会。你若杀了他,你就是新的魔王,你若败给了他,也休要怪我没给你这个机会。”

    莫大师话音刚落,张楚阳就立刻吼声连连的向前迈出一步,这一步,重若千钧,竟然直接将天师府殿前的花岗岩台阶完全踏碎,他的实力,比起之前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众人大骇,不由都将目光投向许半生,莫大师却又说道:“你们还指望许半生么?我会拦住他。”说罢,莫大师纵身一跃,直朝着许半生飞去。

    如今的张楚阳,已经恢复了完全的战力,即便他的身躯缩小了许多,可是他的实力却好似比之前更强。当然,这也可能只是错觉,因为此刻的修行者们,却是耗尽了全部的气力,别说是张楚阳这样的远古大巫了,就算是一个普通的修行者,都能轻易的收割他们的性命。

    还活着的修行者们几乎已经看到了世界末日的样子,可就在莫大师即将站在许半生面前的时候,却又有一道青灰色的身影飘然来到,生生插在了许半生和莫大师之间。接下了莫大师的第一招。

    两人一招一触即分,许半生却是平静无比的喊道:“师父,你恢复了就早点儿出现么。非要搞到这种危急关头来体现你救世主的气概,有意思么?你竟然还有空洗澡换衣服。你是不是还吃了顿饭打扮了一番?”

    众人循声望去,出现在莫大师身前的,岂不正是林浅真人?

    有些人也曾见过林浅,多数都还是他们很年轻很年轻的时候,和数十年前比较起来,林浅几乎没有一点儿的改变。

    身上的青色道袍簇新簇新,连一丝褶子都没有,一看就是刚换上的。脸上身上也绝不像是莫大师那样满是血污。肌肤白里透红,简直就像是来散步的一般。

    可是每个人都知道,林浅能够来到这里,也必然是打败了一个强大的对手,并且绝不像他现在表现的这么轻松。只怕不久之前他也跟莫大师一个德行,只是既然许半生替他拖住了莫大师,他也就抽了个空清洗打扮了一番,这个林浅真人,还真是有一颗游戏人间的心啊,哪怕面临世界毁灭这么大的事情。他也依旧从容的好像是要去阻止隔壁老王打孩子一样。

    “林浅真人!”绝大多数的修行者,都出声跟林浅打着招呼。

    林浅十分骚包的环顾四周,不住的挥手。就好像他不是来跟莫大师决一死战的,而是来开演唱会一样。

    “对不住对不住,来晚了,刚才到了之后,发现半生这小东西挺有能耐,忽悠我那个不成器的师弟忽悠的很好,老道我就到后院洗了个澡,找了套新的衣服换上。这么多年跟诸位也是久别重逢,总不能一副邋遢样子出场。”

    “真人来的不晚。刚刚好!”立刻有人喊道。

    林浅嘻嘻一笑,又道:“原本早就该过来了。只是没想到多年前一念之善,没有赶尽杀绝。结果是放虎归山,那家伙竟然也步入意之境,实力还真是强劲的很。搞得老道我跟他打了好久,才终于收拾了那个家伙。最讨厌的是他还有个帮手,马勒戈壁的,不然的话,老子早就杀了那个不成器的东西,再来收拾老子这个瞎他妈搞的师弟了。”

    说完这些,林浅才懒洋洋的看了一眼莫大师,也不管他脸都气绿了,开口说道:“小师弟,你个狗东西东躲西藏这么多年,见到师兄,还不赶紧跪下来给老子磕个头?而且,你刚才一口一个许半生一口一个许半生,马勒戈壁的,许半生这三个字也是你能叫的?他要不是老子的徒弟,老子现在都不能直呼其名你知道吧?他妈|了个|巴子的,他是太一派掌教真人,你就算是他的师叔见到他也该跪下来磕个头啊,你还有没有一点儿尊师重道的品性了,看来真是老子当年打你打少了,家教太他妈差了。就算是你认定他是蚩尤转世,你连做他的家将都不配,更该跪下来给他磕头,省的他变身大魔王之后弄死你啊!傻|逼兮兮的,真是气死老子了!”

    莫大师的脸,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许半生却是问道:“师父,迦楼罗也来了?”

    林浅点点头,道:“当年老子嫌麻烦啊,他妈|的,早知道掘地三尺也得把这个小爬虫挖出来弄死,没想到竟然挡了老子半天的路。”

    “他还有个帮手?谁啊?”

    “还说呢,跟你这小子也有关系,你弄死了那个金日旬之后,就该跟着他那个徒弟去一趟棒子国,刨了那个叫什么赵元甲的家伙的坟,把他给超度了么。搞得老子今天要以一敌二,真有点灰头土脸的,幸好你师父我实力超强啊,终于是杀了那个迦楼罗……”说话之间,林浅凭空扔出一个人来,落在许半生的脚下。

    众人定睛看去,那却是一个古代将军模样的人,只是手脚都被打断,蜷缩在地上,动也不能动。(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