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537章 决战(上)

第0537章 决战(上)2017-11-11 22:27:44Ctrl+D 收藏本站

    许半生看也不看,直接一招手从夏妙然手里把九环大刀接了过来,凭空一刀斩下,就将脚下那人斩成两截。

    “赤蛟,这也算是你亲手杀了赵元甲了,他的怨灵,就交给你了。”

    众人肉眼可见,从那个将军的尸体上飘起一道虚影,正是赵元甲的怨灵。

    那怨灵拼命的挣扎,想要逃窜离去,可却最终无法挣脱,被那把九环大刀死死的吸住,最终只能被吸入大刀之中。

    许半生又望向林浅,道:“老东西,这可不能怪我,是你自己说我不能离开吴东的,师父有命,做弟子的不敢不听啊。”

    林浅似有懊恼,挠了挠头,道:“好吧好吧,又让你小子找着理了,不过你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听话了?”

    “你们还有完没完!这儿他妈毁灭世界呢!”莫大师终于忍耐不住,怒吼出声,只是,他这句话,竟然让多数的修行者忍不住想要笑出来。

    或许,是因为许半生仿佛不用再去理会魔心的事情了,而林浅这个在几乎所有修行者心中都是最强存在的高手出现了,他们都觉得莫大师必将饮恨,所以心境也变得轻松了起来吧。

    “哦,忘了还有你了,马勒戈壁的,老子昨天就想好好教训教训你了,结果你搞出那个什么迦楼罗和赵元甲来,拖住了老子。幸好老子也留有后手,只可惜,满都拉图那个老和尚终究还是输给了你。尘归尘,土归土,老和尚,你别管那么多了,赶紧转世投胎去吧。下辈子别做和尚了。做个道士,老子让半生这个小子收你为徒,你来给我们太一派继承香火吧。”

    话说的有些俏皮。这也是林浅一贯的姿态,可是。每个人听在耳中,却都能感觉到林浅话语之间那隐隐的悲戚之意。

    满都拉图是藏传佛门的活佛,即便再转世,也不可能成为道士,他必然还要继续他的活佛身份,延续下去。

    林浅也真是着急上火的脾气,说动手就动手,一点儿前奏都没有。直接一个大耳贴子就朝着莫大师抽了过去。

    好歹莫大师也是意之境的强者,当然没有那么容易被林浅一耳光抽到,就算林浅的行为再如何出乎意料,这点儿反应能力还是有的。

    但是,这依旧是一种极大的侮辱,莫大师当即侧身闪开,反手就是一掌,竟然带有无限罡风,许半生能清晰的感觉到这一掌之中蕴含着的五行之力。

    五行相生,五行相克。逆五行相生,逆五行相克,所有的变化都在这一掌之中了。许半生虽然早就彻底明白了五行功的真谛,但是从莫合手中施展出来,五行功的威力还是更加增添了许多。这是一二百年来的经验所致,许半生学到了不少。

    林浅冷冷一笑,扬掌便挡了过去,根本是不闪不避,就打算跟莫大师硬拼。

    “你的五行功还是老子替师父传授给你的,如今你翅膀硬了,敢用五行功跟老子动手?”

    林浅嘴里虽然说得轻松。可手底下却不敢有丝毫怠慢,莫大师。也就是莫合,虽然是林浅的师弟。比林浅入门也晚了足足二十多年,但是原本林浅的师父并没有打算再收第二个弟子,可见到莫合之后,却是忍不住被莫合的天才所吸引,终于还是收下了他。当时,他们的师父就知道自己只有十来年的阳寿了,根本就不可能在这些时间里将太一派所有的绝学都传给莫合,是以,后来莫合所学到的很多功法,都是由林浅代为传授的。

    事实上,从莫合入门之后,他们的师父悉心教导了莫合五年时间,老人家就已经彻底进入闭关阶段,希望可以走出后天,进入先天,飞升离去。只可惜最后他也没能飞升,而莫合之后的修行,就都是林浅所指导的了。

    本就比莫合大了二十多岁,又是代师传艺,林浅和莫合之间实为师兄弟,但却有着师徒之情。

    这也是为何后来林浅对莫合恨不能生啖其肉的原因,林浅嫉恶如仇,但却也有他仁慈的一面,就唯有对自己这个师弟,那是一定要杀之而后快。莫合太叫林浅伤心和失望了。

    莫合也的确天才,他虽然比林浅小了二十多岁,修行也晚了二十多年,当他开始修行的时候,林浅都已经是舌之境的修为了。

    可是,还没等林浅迈入身之境,莫合就已经同样达到了舌之境,之后林浅受到刺激,很快顿悟,成为身之境的强者,莫合的修行速度才减缓了下来。

    林浅在身之境一耽搁就是百余年,而莫合也在这些年里达到了和林浅几乎相同的实力。

    后发先至,莫合甚至比林浅稍早了一小段时间迈入意之境。

    他跟张楚阳说十几年前才迈入意之境当然是扯淡的,他也是二百多岁的年纪了,若只是身之境,十几年前根本就不可能还活着。他是在五十年前迈入的意之境,十几年前达到的是意之境的大圆满,距离先天一步之遥。

    而林浅当时还是身之境巅峰,莫合成为了意之境的强者之后,竟然陡生邪念,想要杀了林浅取而代之。林浅几乎就遭了他的毒手,侥幸逃过一劫,也正因如此,激发了林浅的潜力,他迅速突破了屏障,同样成为了意之境的强者。

    莫合也知道自己暂时不可能杀了林浅,便远遁他乡销声匿迹了,而林浅受到莫合的威胁,也是留在大青山的太一观中,将全部的心思都用在了修行之上,直到他心念所致,发现了莫合竟然试图复活大魔王蚩尤,他这才现身拦阻。当时莫合已经谋划了超过二十年,林浅无法从根子上解决此事,也只能拦在莫合之前,将许半生带走,希望可以以大青山龙脉之气,以及太一派积攒数千年的东来紫气。消除许半生的魔心,让莫合的布局流产。

    二人现在基本上都该是那种随时要面临天劫之人,实力实在是在伯仲之间。否则,莫合也不会千方百计的找来迦楼罗。还复活了赵元甲来阻挡林浅,只是他没算到当年应死却没死成的满都拉图,因祸得福也迈入了意之境,成功的帮助林浅拖住了他。若不是满都拉图以死挡之,莫合早就到了龙虎山,也就不会是现在这个局面了。

    从天才的角度说,莫合已经是顶尖之选,许半生乃是魔王转世。顶多也只能算是跟莫合在伯仲之间。

    许半生之所以可以在十九岁的时候就迈入意之境,天才固然占了很大一部分,可是大青山的整条龙脉,再加上消耗一空的太一观东来紫气,才是决定性的因素。没有这些外因,许半生即使再如何天才,也绝不可能拥有如今的实力。

    从这一点上来说,林浅才是真正胸怀大如世界之人,他几乎用尽了可用的所有资源,终于打造出了一个不世天才。让这个天才仅仅用了十九年,就已经可以跟他以及莫合这两个二百多岁的老妖怪并驾齐驱。而莫合,虽然数十年布一局。可这已经只能算是小道。

    “你们都还愣着干嘛,该撤就撤了吧,回头再受到老子的波及横死当场,老道我可不负责啊!”

    林浅一边和莫合对着掌,一边冲着其余门派剩下的那些修行者大喊。

    许半生也走向了张楚阳,平静的对他说:“几千年前的事情,我完全记不得了,或许当我也入魔的时候我会想起来。不过这不重要,我有一个印象。你的确是我曾经的部下,你为什么背叛我。这也不重要了,即便明明是你背叛了我。却竟然还是你心怀如此仇恨,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不会给你杀死我的机会,因为如果我死在你的手里,你就是新的魔王,你就将接管这个可爱的世界。这个世界多么的可爱啊,你看,山下行走的可都是活生生的人呢,他们有自己的生活,有家庭,有儿女,有爱有恨,你又怎么忍心让这一切都不复存在呢?”

    张楚阳死死的盯着许半生,一双爆出来的双眼之中满满的只有仇恨,几千年的时间都过去了,可这份仇恨却没有减少半分,相反,与日俱增,在张楚阳入魔的那一刻,他也曾有过不甘心,可是他很快就适应了自己的新身份。

    一个小小的天师算什么,相比起上古时期的大巫们,不过是爬虫一般的存在。拥有了这身魔躯,拥有了上古大巫的力量,以张楚阳这个身份所活过的数十年,想起来尽是屈辱。

    他没有因为莫合欺骗了他,使他入魔而心怀忿恨,相反,他很感激莫合,是莫合让他重新拥有了这种力量。

    浑身上下,都充满了仿佛随时可以碎天裂地的力量,没有什么比这更加美好了。

    “不管你是许半生,还是蚩尤,都给我去死吧!”张楚阳口吐人言,这还是他化身魔躯之后第一次说出人类的语言。

    众人看见张楚阳竟然将利爪插进了自己的胸膛之中,然后抓出了一颗血淋淋的人心,顺手就丢进嘴里,嚼了两口就吞咽下去。

    此时,张楚阳身体周围黑气环绕,他再也没有了一点儿人类的气息,将身体里最后一点儿属于人类的东西都彻底抛弃了。

    现在的他,已经不能被称之为张楚阳,而应该称呼其为右弼。

    被自己抓开的胸口,很快愈合了起来,就像是从未被抓破一般。

    右弼一步步的走向许半生,双眼之中甚至连仇恨都再看不见了,他的瞳孔依旧是两轮血月的模样,此刻无比深邃,血色的月轮之间,仿佛拥有另一个世界。

    许半生毫不畏惧的取出一柄拂尘,朗声说道:“你还有一个身份,是龙虎山张天师,那么,我就用你祖辈的拂尘,来送你离开这个世界。”

    说罢,许半生一扬拂尘,扫向右弼,同时丢下一句话给所有其他的修行者:“诸位还是退下吧,你们太过虚弱,不适合留在这里。他们就交给诸位救治了,希望你们可以善待他们。”

    这个他们,说的当然是蒋怡等人,许半生的话,是好意,同时,也是警告。(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