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539章 决战(下)

第0539章 决战(下)2017-11-11 22:27:47Ctrl+D 收藏本站

    魔,之所以称之为魔,就是他们都有不死不灭的特性,除非魔性已经绝望,否则没有人可以真正的杀死他们。

    右弼的魔性还在,他不甘心就此死去,即便是死,他也要死在魔王蚩尤的手中,而不是一个渺小的人类。

    他吃掉了自己所有损坏的部位,让它们又重新生长出来,只是,这并非万能,跟刚才一样,治好身体全部伤势的代价,是他的身躯又缩小了一圈。

    原本足有两米四五的身高现在已经只比常人略高,大约在一米九的样子,而体重,也从五百来斤降到三百以内。

    戾气仍在,但是实力再度降了一些,右弼的实力,与其身躯大小有着直接的关系。

    在上古时代,他还是蚩尤麾下排名最末的那名家将的时候,他的身高足足达到了五米多高,体重也达到了接近一吨,那时的右弼,才是他的全盛时期。

    沉睡了数千年,右弼彻底恢复魔身的时候,也只能达到当初一半多一点儿的水准,若非如此,那几百个修行者还真是不够他瞧得。

    蚩尤当年,手下的每一个家将,都拥有和仙神战斗的实力,蚩尤本人,更是拥有无上战力,哪怕是大罗金仙下凡,在他面前也不敢说稳操胜券。

    如今不到两米的身高,右弼的实力也降至上古时期的两成左右,可是,许半生已经完全无法动弹,现在的他,别说是右弼的实力依旧和一名意之境的强者仿佛,就算是只有一个鼻之境的修行者,也可以轻易的夺走许半生的生命。

    右弼满眼仇恨,一步步的朝着许半生走了过去。许半生看着右弼,脸上竟然还挂着平静的微笑。

    “现在的你,还能如何抵抗于我?杀了你。我就可以获得你的血脉和魔心,我就会成为天上地下最为强大的那个人。我就是魔王。”

    右弼停下了脚步,站在许半生的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地上的许半生。

    许半生抬起头,平静的笑着,那笑容让右弼心中竟然有些发毛。

    “师父,如果我入魔了,你就先杀了我吧。”

    许半生突然说了这样一句,看来。许半生也知道,自己是已经无法阻止右弼了。

    他并不认为自己会被右弼杀死,现在的右弼实力已经很弱了,而魔王蚩尤的魔心虽然还未觉醒,可又怎么可能死在一个曾经背叛自己的部下,而且还是实力被无限削弱的部下之手?当右弼全力一击的时候,蚩尤的魔心必然会完全觉醒,占据许半生的身体,将其化作魔躯来抵抗右弼的攻击。只要渡过最初那个困难的时刻,魔心成长。魔躯哪怕成就百分之一,也足以轻易的达成反击,将右弼彻底消灭。

    许半生知道。在魔心尚未完全掌控自己的身体,魔躯未能完全完成的情况下,蚩尤的反击是要付出极大的代价的。那就是彻底的虚弱,他将会有至少一瞬间,虚弱的如同一个凡人。

    在这个瞬间,哪怕是一个手里握着一把刀的孩童,都可以轻易的杀死他,让蚩尤的魔心彻底失去成就魔躯的可能,消散在这个大千世界之中。等待下一次重生的机会。这样虽然依旧无法真正的让蚩尤被杀死,但却至少可以使得这个世界获得数千年的平静。

    而许半生。也就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林浅听到许半生的话,心中暗自叹了一声。口中却是破口大骂:“马勒戈壁的,小兔崽子,老子把你养到十八岁,可不是让你今天来等死的。你给老子站起来,像个男人一样站起来,这一年来,你也尝到了做一个男人是何等美妙的滋味,那他妈比修行还要美妙。就算是为了你的那些女人,你他妈也要给老子站起来,干掉你面前这个傻|逼。妈|的,一个叛徒,也想弑主。半生,你个小狗东西快点给老子站起来,老子现在忙得很,莫合这个小王八蛋还真他妈|的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老子脱不开身去教训你啊!”

    许半生知道,这不过是林浅一贯的口不择言而已,他只是希望自己不要放弃抵抗,甚至于,言辞之中,隐约向许半生透露,哪怕你让蚩尤的魔心彻底觉醒,你的身体变成了魔躯也要活下去。

    许半生也不是没有想过,即便自己成为了蚩尤,也未必就一定会按照莫合设计的剧本走下去,毕竟经历了十九年的人类生活,或许,当自己成为蚩尤之后,依旧会对这个充满了爱的世界拥有无限的眷恋,舍不得毁灭这样美好的世界,从而颠覆莫合的安排,将莫合击杀之后,自己则在这片天地之间做一个自由自在的大巫。

    可是,那毕竟只是许半生一念之间的幻想,剧本究竟会如何走下去,没有人知道。

    这不是一部电影,也不是一本小说,电影和小说的故事开了头,很多人都可以预计到结尾是怎样的,可是这是生与死之间的交汇,没有人可以预料到下一步将走向何方。

    许半生不能冒那样的险,他只能再次含笑说道:“师父,一切就拜托你了,这个世界,存乎你一念之间。”

    林浅再度暗叹,他明白许半生的意思,许半生是说,即便是拼着被莫合击杀,林浅也绝对有能力把握住那稍纵即逝的一瞬间,彻底结束许半生的生命,阻止魔王蚩尤的再生。只要蚩尤不出现,莫合凭一己之力,是绝不可能将整个世界带入洪荒时期的。他就算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那个人,终究也只是一个人类而已,他无法使这个世界生灵涂炭,也无法使这个世界血流成河。并且,他最终也逃脱不了天道降下的天劫。

    只要没有蚩尤,天道完全可以强令莫合渡劫飞升,飞升之后的世界究竟如何,真的就只有天道自己才知道了。

    难道,真的一切就必须以这样的方式结束?!

    右弼已经失去了全部的耐心。他现在的心里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彻底击杀许半生。并且抵挡住蚩尤魔心的反击,这样他就可以得到蚩尤的魔性。继承他的血脉,成为顶天立地万古长存的魔王蚩尤!

    右弼要取而代之,他高高的举起了自己的手臂,五指握拳,重重的朝着许半生的胸口击打了过去。

    碗口大的拳头,落在了许半生的胸口,许半生的身体高高的飞了起来,在那一瞬间。他看到了许许多多的东西,他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被这一拳击成了无数的碎块,也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血液从心房之中喷涌而出,甚至,他看到了自己的道心,那沉在丹田处的道心,晶莹剔透,如同一个婴儿的拳头大小,熠熠生辉,闪闪发亮。

    许半生知道自己就要死了。而蚩尤的魔心终将占据自己的身体,自己的身体也将变成魔躯。如果没有人在蚩尤击杀右弼的那个瞬间将自己彻底杀死的话,自己就将成为蚩尤。成为那个曾经令人闻风丧胆的大魔王!

    蚩尤的魔心终于出现了,它一直藏在许半生的心脏之中,接受许半生全身血脉的供给,深深的埋藏其间,等待唯一的一个机会破茧重生,夺取许半生的身体,重塑自己的魔躯。

    魔心漆黑,却又像是红到了极致,许半生飞在半空中的身体变得赤红。他的双眼,再一次变成了两弯血月。鲜艳的仿佛要滴下血来。

    而空气之中,已经充满弥漫着属于魔王的气息。魔王的血脉一旦重生,就将影响天地。

    整个世界都仿佛暗淡了下来,但是抬头望去,就会发现,那只是天空变成了血一般的颜色而已。

    原本天空中明亮的太阳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轮红色的月亮,红的如此妖异,红的如此黑暗。

    空气里,再也不是从前那令人心怡的味道,没有花香,没有草香,整个世界失去了颜色,有的只是一片血色笼罩的大地。

    魔王即将重生,魔心正在占据许半生的身体。

    山下,远远躲开却还没有离去,想要知道最终的结果的修行者们,仰脸望着天空,心中满是绝望,他们终究还是没能让魔王灭绝,血战的结果也只是等到了魔王的重生。

    他们的鼻端,闻到的只是鲜血的味道,那浓烈的腥气,那如同铁锈一般的气息,牢牢占据着每一个人的心扉。

    就连林浅和莫合,都也停下了攻击,呆呆的仰脸望向天空,心肺之间,充斥着血色大地带来的血腥气息。

    所不同的是,林浅的脸上满是悲戚,而莫合的脸上,却是异乎寻常的欣喜。

    山下,一条身影悄然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山上飞来,头顶血月所到之处,那条身影就一路疾飞,不过两三个呼吸之间,那道身影就已经站在了原先天师府的位置,如今,天师府早已成为了齑粉。

    那道身影仰起头来,伸出了双手,满脸都是浓浓的爱意,还有对于这个世界的眷恋。

    “蚩尤,我是你的妻子啊,我是月神啊。但是,我不能让你重新出现在这个世界上,我宁愿做曾文,我不想再成为那个月神,所以,我自私的希望你永远只是许半生,而不是战神蚩尤!”

    莫合看清楚了曾文,口中发出怒吼,他知道曾文想要做什么,他伸手就放出了一道光芒,直奔曾文而去。

    林浅急忙拦阻,可是他只能拦下莫合,却无力阻止莫合放出的那道光芒奔向曾文。

    曾文不躲不避,只是伸出双手,看着自天而降的许半生。

    此刻的许半生,已经被蚩尤的魔心彻底占据,他不再是那个永远带着淡淡笑意从容平静的许半生,而已经散发出君临天下的气势。

    “想杀我?找死!”许半生的口中发出佶屈聱牙的声音,他就以摔落的姿势,反手一掌推向正在疾奔而来意欲和他最后一搏,夺取他的魔性取蚩尤而代之的右弼。

    一股洪荒的气息扑面而来,这一掌带有蚩尤全部的力量,右弼迎上了这一掌,空中只剩下一道虚影,右弼的魔躯化作无数黑气。

    他终于明白,自己永不可能是魔王蚩尤的对手。(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