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543章 一滴泪

第0543章 一滴泪2017-11-11 22:27:52Ctrl+D 收藏本站

    此刻的依菩提,骑在天禄背上,浑身上下散发出圣洁的光辉。

    彼得二世看见这样的场景,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即便是在魔王无尽的威压之下,即便是在这血色粘稠的世界之中,彼得二世依旧可以感觉到来自于依菩提身上那曾经令其顶礼膜拜的神使气息。

    这气息如此的熟悉,以往的彼得二世只愿为了这种气息而奉献一生,他曾经以为这是上帝的召唤,可是现在,他对依菩提身上所散发出来的这种神使的气息只有深深的痛恨。

    就是这股气息,麻痹了彼得二世,让他带着亲近的手下前来送死。

    而前方,那个曾经说动他,让他彻底相信依菩提就是神使,并且带来大量援军的小姑娘,如今却成为了要将他们全部消灭的敌人。

    强大的敌人,强大到他们根本无力反抗,就像是婴儿无力对抗的成年人。

    曾经自诩为这个世界最顶尖的存在,现在面对真正的魔王,他们发现自己竟然是如此渺小,甚至在魔王的气势威压之下,动弹不得。

    彼得二世目眦欲裂,心中只剩下对于依菩提和曾文的所有仇恨。

    曾文的强大让他完全无力反抗,但是,他却可以集最后的力量杀掉那个曾被他视为神使的依菩提。

    彼得二世再度举起了权杖,将自身化作圣力,融入到权杖之中。甚至于,在他竭力要发出最后一击之前,他彻底的背叛了他信仰一生的上帝,而转投黑暗教廷的怀抱,动用禁法,彻彻底底的成为了一名黑暗骑士。

    化身黑暗骑士。让彼得二世获得了空前的力量,即便是在他实力最巅峰的时刻,也没有感受到如此强大的力量。

    既然不能阻止。那就用你们自己的力量来给你们造成最后的一点伤害吧!

    彼得二世消失在这个世界之中,他完完全全的成为了天地之间游走的力量。注入到权杖之中,激发出权杖最大的威能。

    一道白色的光芒从权杖顶端的宝石之中****出来,方向是正前,目标是骑在天禄背上飞在半空之中意图阻止曾文对修行者杀戮的依菩提。

    依菩提正在大喊:“半生哥哥,曾文妹妹,这个世界不该是这个样子,你们也不该是现在这个样子……”

    她还有话没说完,只是。从教皇权杖之中射出的那道白光,轰然落在了她的身上,击打在她的背后。

    白光彻底将依菩提笼罩其中,使得她最后的话语化作一声痛苦的哀嚎,天地之间只剩下凄厉的惨叫,就连正在攻向那些修行者的曾文,也在半空中停顿了下来,她的双手,霍然展开,双手之间原本蕴含的无尽力量。消失无形。

    修行者们躲过了月神的最强一击,可是依菩提却在白光散尽之后,从空中无力的坠落下来。

    她胯下的天禄消失不见。依菩提的身体仿佛一片羽毛一般飘飘摇摇的落下,在她的胸口之间,一朵血红色的大花缓缓绽开,只在须臾之间,就染透了她全部的身躯。

    可是,依菩提并没有死亡,她的身体表面,那些殷红的鲜血迅速变成了薄薄的鳞片,她迅速的蜕变着。容貌开始狰狞,身躯开始暴涨。

    彼得二世将自己化作天地间最原始力量的一击。不但没能杀死依菩提,相反。将原本保护着依菩提的身体,使其不会入魔的天禄杀死,从而再也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依菩提的魔化,她的魔化速度,远远超过了蒋怡等人。

    落在地上的时候,依菩提已经睁开了双眼,只是,她的双眼之中已经一片血红,瞳孔也彻底变成了血色弯月的形状。

    这意味着,又一个大巫彻底入魔。

    成为月神的曾文,满面寒霜,她口中发出瘆人的声响:“伤我家将者,死!”

    可是,彼得二世早已死亡,就连月神也无法将已经变作天地元气的他抓回来。

    变得像是一只小猪般大小的许兔兔,双腿猛力一蹬,直奔月神。

    月神抱住了许兔兔,脸色这才稍稍缓和,但依旧是生杀予夺的模样,在她的眼中,那些修行者都是罪该万死的存在。

    修行者们再也无力攻击,天地也早已恢复血色般的粘稠,蒋怡等人得以继续化魔,可是,他们的主人,他们的日神,此刻却仿佛陷入了沉思之中。

    修行者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蒋怡等人逐一站起,每站起一人,就意味着又一个魔将彻底复活。

    他们走向陷入沉思的蚩尤,团结在他的身边,这一幕,仿佛回到了数千年前,蚩尤率领月神玉兔以及九大家将征战天下的岁月。

    只是,略微有些不够协调的,是北斗九星缺少了一个,右弼背叛了魔王蚩尤,也已经被蚩尤彻底斩杀在龙虎山上。

    林浅有意无意的仿佛站在了右弼原本应该站立的位置上,他看着沉思中的许半生,也若有所思。

    “末将禄存,见过主上!”蒋怡缓缓跪倒在许半生的面前,仰脸虔诚。

    李小语随之跪下,口中说道:“末将武曲,参见主上!”

    “末将文曲,见过主上!”夏妙然第三个跪下。

    “主人,我回来了。破军!”这是朱弦。

    “主上,有没有什么好吃的!我是贪狼!”这次,是依菩提。

    “末将廉贞……”张柔柔也终于跪倒在许半生的面前。

    还有石予方,他开口之前似乎有些犹豫,作为巨门的他,似乎还一时难以改口,毕竟从前一直喊的是小师叔。

    终于,石予方说道:“末将巨门,参见主上。”

    史一航是最后一个跪下的,原本在他之后应该还有一个右弼,可是,右弼张楚阳,已经被许半生这个大魔王亲自斩杀了。

    “左辅见过主上。”

    许半生仍在沉思。闭口不言,月神曾文却是缓缓说道:“都起来吧,除了那个背叛者右弼。我们终于又在一起了。”

    她怀中的兔子,似乎也极其赞同她的话语。拼命的点着大脑袋,头顶的两只长耳朵不断的颤动着。

    没有人再认为自己可以对抗魔王蚩尤了,所有人都已经紧紧的闭上了双眼,引颈待割。

    在如此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的抵抗都只是徒劳无功。

    等死的时候,时间会被无限延长,原本只是极为短暂的几个呼吸,所有人却产生了一种仿佛经历了几个世纪一般的感觉。

    一直以来。都仿佛从来感受不到魔王的威压,也不会因为这个血色世界而产生桎梏感的林浅,终于抬起了头。

    他的双眼之中浑浊一片,此刻完全的成为了一个耄耋老者。

    只有在这一刻,林浅才像是一个二百多岁的老人,他已经老得连走一步都做不到,脸上瞬间刻满了岁月描画的皱纹,满口的白牙也纷纷掉落,挺拔的身体开始委顿,苍老几乎在瞬间写满了他整个身体。

    林浅用上个世纪的声音。缓缓说道:“半生,又或者,我现在应该称呼你为蚩尤了。谢谢你。还记得我这个师父,即便你知道我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希望可以帮助你不成为现在这个人,你也依旧愿意称呼我为师父。老道我知道,你现在已经恢复了来自远古所有的记忆,不止一世,你也曾数次回到这个世界,只是,那一切都比不过这一次,你这次是真正的站在了你曾经生活过。征战过,但却已经天翻地覆变化的让你感到陌生的世界。除了你脚下的这片土地。或许只有这片土地依旧可以让你感受到来自于数千年前并非虚妄。我已经老了,老的再也无法去找李寡妇睡个觉。也无法回到大青山,看一看那个大盖王八。不过,半生啊,我还是愿意喊你这个名字,现在的这一切,真的是你所想要的么?”

    许半生,蚩尤,缓缓的抬起了头,血色双瞳之中,竟然带着少许的迷茫。

    他看着这个做了他十九年师父的人,熟悉却又如此陌生,触手可及却又遥远亘古。

    林浅已经变得他快要不认识了,他从未见过林浅如此苍老的模样,在他的眼中,在他的心里,林浅应该是永远都不会老的那个人。

    “在山上和你师叔……嗯,就是那个莫合,那个成功的改变了这个世界却遭到了报应的小王八蛋。他虽然很王八蛋,但始终是你的师叔,你既然承认我这个师父,他就只能是你的师叔。在山上,和你师叔交手的时候,我说过,我就快灰飞烟灭了,再也不会存在这个世界之中,永绝轮回,无论是这具躯壳,还是魂魄,都将化为天地间的零散元气。他们,也都一样,终将成为这个天地之间的元气,重新补充给这个世界,将自己彻底还给这个世界,以换来一个灵气充沛的地球。在我死后,世界究竟变成什么样子,真的不重要了,和我有关系么?反正我永远也不可能看到这个世界将来的模样。是如同千万年前,洪荒凶猛,还是像现在这样,人类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对我而言,没有任何的意义,我已经化为元气了,没有思维,没有身体,真正的与天地同在,与日月同辉。可是我希望你能活着,哪怕是成为大魔王,哪怕是你终将毁灭我曾经无比眷恋视为美好的一切。你终究是我的徒儿,我自私的只希望你能够永恒千古的活下去。但是,老道我还要问你一句,这一切,真的是你所想要的么?”

    许半生为之动容,血色的双瞳之中,竟然出现了些微的湿润,暴戾无双的大魔王,竟然也会哭泣,竟然也会流下眼泪。

    一滴眼泪,顺着许半生那铜铃般的眼角,缓缓落下,经过他满是细鳞的脸庞,从他的下巴,落在了他满是厚鳞和毛发的胸膛之上。

    眼泪沁入了胸膛的鳞甲之间,终于归于无形。

    没有人会看到,那滴眼泪在许半生的鳞甲之下,逐渐形成了一颗透明的道心。(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