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544章 天地重生

第0544章 天地重生2017-11-11 22:27:53Ctrl+D 收藏本站

    林浅张了张嘴唇,似乎已经老得没有气力再去说出任何一个字。

    但是许半生分明能从林浅的嘴唇翕张之间,看出他要说的话。

    林浅是在说:“不要因为其他人的想法改变你的决定,凭你的本心做事。如果你认为毁灭这个文明的社会,回归到从前才是最好的选择,那么,去吧,我就算死了也会支持你。但是你必须弄明白一件事,那就是你的本心。”

    在林浅的身上,每个人都看到了时间的流逝,疯狂的流逝,已经彻底失去反抗之心的修行者们,都知道,这就是林浅的天劫,他在渡劫,如果他能够对抗时间的力量,他就将飞升离开这个世界。而如果他无法战胜时间的力量,他就将死在这里。

    飞升失败的代价是万古同灰,无论这个人曾经拥有什么样的力量,无论他曾经如何威赫彪炳,在绝对的时间面前,他终将化作一捧飞灰。

    包括许半生在内,每一个人也都可以看出,林浅已经彻底放弃了与天劫的对抗,他根本就没打算以自身的实力抗衡这个天劫,对他而言,渡劫成功或者失败,早已失去了全部的意义。

    因此,当林浅终于触动天劫,又或者说是天道绝不会允许他继续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提前降下了天劫,林浅就在迅速的变老。他不曾与时间之力做任何的抗衡,而所有的天劫之中,时间之力也是最为难渡的天劫。

    许半生当然知道这并不是林浅自己触动的天劫,他能够在二百多年前就教会许兔兔控制修为增长的法门,他自己没有道理会在没有足够的准备之下,让自己的修为增长到足以触动天劫的程度。

    天道阻止不了许半生从人变成魔王,他不能改变魔王蚩尤重生在这个世界之上。他无力阻止这个世界退回到洪荒时期,但是,他可以让林浅渡劫。

    每一个修行者到了一定的阶段都必然会遭遇天劫。这是天道对其在人世间最后的阻拦,一旦无法阻止其飞升。天道就要面对与飞升后的修行者决战的命运。谁赢了,谁就是天道,而败者,则是灰飞烟灭永绝宇宙。

    天道很清楚,当新的魔王蚩尤将这个世界重新变作洪荒年代,每一个死去的人都将化作天地间的星点元气,而这些元气正是构建天地灵气的组成,地球上的灵气又将回到当初那个飞升者无数的年代。就算蚩尤自己拒绝飞升。这个世界上也会有许许多多的人,乃至妖兽妖灵飞升。天道又能打败多少飞升者呢?他深知自己也活不了多久了,这个世界一旦被蚩尤接管,他就将成为一个摆设。

    天道不甘心,可也只能认命,十九年前他没能阻止许半生的降生,就已经注定了今天他的结局。

    但是,他还是可以做一点儿什么的,他可以让依旧视林浅为师父的蚩尤感到无助,他要让蚩尤难过。伤心,带着痛苦和悔恨生存在这天与地之间。

    天劫是天地法则所致,当蚩尤的实力不足以改变天地法则的时候。他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放弃了抵抗的林浅飞快的变老,直至死去。

    “师父……”许半生的口中,终于说出了这两个字,他的声音在颤抖,竟然带着少许的哽咽,他无比仇恨的看着天空,想要和天道决一死战,可是,当他还停留在这个世界的时候。就像是天道对他无可奈何一样,他也对天道无可奈何。

    天道和魔王。都要受到天地法则的约束,当天地法则犹在的时候。蚩尤永不可能阻止天道。

    但是,许半生还想试一试,他的眼泪在心脏的位置重构了他的道心,在此之前他的道心已经彻底沦陷,在魔王蚩尤的魔性之下,龟缩成了一个奇点,陷入无尽的沉睡之中。

    可是,那颗眼泪重新唤醒了沉睡的道心,并且给予它强大的养分,致使道心绽放光彩。

    许半生想起了自己跟随林浅上山之后发生的一切,林浅对他呵护有加,教会了他太一派所有的心法,甚至不惜太一派数千年来积聚的紫气,不惜毁掉太一派建派数千年来所倚仗的龙脉,只为了给许半生创造一颗无比强大的道心。

    这道心之强,使之即便是在魔王蚩尤的魔性之下,也依旧可以保持成一个奇点,虽然再也无力对抗蚩尤的魔性,可却并未因此毁灭。

    是该到了让这颗道心反击的时候了,不管怎样,许半生都要保住林浅的性命,要让林浅再入轮回,而不是化作万古飞灰。

    道心重现,并且跟蚩尤占据了同一具魔躯,蚩尤当然不会允许有人跟他分享这具魔躯。但是,如果强行从外部毁掉这颗道心,就会使得魔躯不复存在,这也是为何蚩尤的魔性如此强大,却无法彻底剿灭许半生的道心的缘故。

    蚩尤只能从内部进行压迫,他与许半生之间的战争,只能在魔躯之内,以魔心和道心的对抗来进行。

    魔心气势汹汹,道心寸步不让。

    魔心张开了它仿佛可以吞噬天地的巨口,而道心却是半步都不曾退却,直至魔心将其吞噬了进去,魔心彻底将道心包容而入。

    蚩尤并未感到任何的喜悦,因为他感觉到,被自己吞噬进去的道心并没有因此消亡,甚至没有像是从前那样龟缩成为一个奇点。相反,道心仿佛敞开了怀抱,彻彻底底的向蚩尤坦陈了自己的一切,不事抵抗,哪怕被吞噬,也依旧以一种接纳的姿态,迎接着魔心的全部攻击。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了,所有的修行者都僵住了躯体,他们再也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感觉不到这个世界的存在,他们就像是站在某一个时间点上,一动不动。

    魔王蚩尤想要让自己的家将和配偶帮忙,可一次次的命令下达,月神和北斗九星都无动于衷。他们也像是停留在了某个时间的节点之上,没有过去,没有未来。

    林浅也停止了他的老化。他脸上的苍老定格在临死前的一刹那,如果时间继续流逝。不出几个呼吸,林浅就会苍老到死去的程度。

    天道被惊呆了,他看到了一个强大到连他都无力抗拒的存在,许半生的道心,怎么可能如此强大,竟然可以令得时间都被暂停。

    时间的流逝是天地法则最基本的规则之一,绝对不受任何事物的影响,是一个完全超然的存在。哪怕是天道,也绝不可能让时间为之有哪怕一丁点儿的暂停。以时间之力为天劫,从未有过任何修行者成功过,若不是为了让蚩尤后悔终生,天道也绝不会以他的生命为赌注,强行启动时间之力的天劫。

    可是现在,天劫暂停了,许半生的道心竟然打破了天地之间的规则,甚至于,他让整个世界的时间都已经暂时的停止了下来。

    在宇宙之中。只有许半生的道心和魔王蚩尤的魔心还能够活动,它们似乎并不受到天地伟力的影响,它们的时间依旧在飞快的流逝着。

    转眼千年。许半生的道心被蚩尤的魔心吞噬,但却一直没能消亡,它与魔心僵持了千年,一直都以一种大无畏的姿态,接纳着魔心的一切。它仿佛无所不在,它仿佛就是这片天地,它无限的包容着蚩尤的魔心,无论蚩尤的震怒,还是悲伤。又或是歇斯底里,道心只是以它阴阳调和的完美姿态。包容着魔心的一起。

    善良与丑恶,欢笑与愤怒。爱与恨,白和黑。

    这一切的一切,都在道心的包容之下。

    道心半白半黑,阴阳二鱼仿似就是天地。

    许半生的善良,不断的滋养着道心的阳鱼,而蚩尤的愤怒,却不断的让道心的阴鱼成长。

    又是千年过去,蚩尤开始感到惊慌,在这个宇宙之中,除了他和许半生,再也没有人知道时间曾经有过流逝,每个人,都还停留在两千年前的那个时间节点。

    时间不断的行走着,马不停蹄,而蚩尤的力量已经开始削减,他所有的仇恨,都只能让道心的阴鱼变得更加强大。而他每增加一点仇恨,许半生的爱就会更多一些,同样使得道心的阳鱼也变得同样强大。

    究竟过去了三千年,还是五千年,蚩尤已经无从计算,他开始感到绝望,他知道自己已经永不可能战胜许半生的道心。

    无私的包容,最为博大的爱意,成为了许半生唯一的武器。

    而在这真正的无私和爱面前,蚩尤的暴戾一点点的在被化解,他惊愕的发现,他们所在的这个世界,也在一天天的被改变,天地间的血色越来越淡,天空中的血月也黯淡无光。空气里似乎又开始有清新的气味,那令人感到压抑的桎梏感,也已经无法再让任何人感觉到半点仇恨。

    虽然那些人依旧停留在数千年前的时间节点之上,可是,他们脸上的表情,却在变得缓和。没有了恐惧,没有了仇恨,没有了悲伤,没有了惊慌。他们的脸上都开始呈现微笑,那是真正发自心底的微笑,世界仿佛又回到了蚩尤重生之前的模样。

    蚩尤感到迷惑,他突然对自己所有的一切产生了怀疑,而时间,依旧在马不停蹄的飞奔。

    千年万年都已经过去了,蚩尤觉得很累,他突然对那无限包容的道心产生了归属感,他控制不了自己的魔心,魔心逐渐被改变了颜色。

    由黑而白,魔心渐渐成为了道心的一部分,包容着道心,却让道心从所未有的强大。

    许半生又恢复了从前丰神俊朗的模样,仍自有些孱弱,可却强大到连整个宇宙都为之心悸。

    蚩尤再没有丝毫的怨恨,他已经消失在这天地之间,彻彻底底的成为了许半生的一部分。

    许半生睁开了双眼,双手一挥,时间恢复了流逝。

    对于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而言,他们延续了刚才的一切,没有人知道时间早已过去了千年万年,他们所能看见的,只是这个世界恢复了原样。(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