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563章 霸气侧漏

第0563章 霸气侧漏2017-11-11 22:28:18Ctrl+D 收藏本站

    祖先祠堂之内,早已没了那三名修仙者的气息,此刻族长脸上的愠怒才终于展现出来。

    许如轩也是满脸怒意,大声斥道:“逆子,你给我跪下!”

    许半生当然知道一定会有这么一出,他缓缓跪倒在自己的父亲和族长的面前,口中说道:“孩儿知道自己的行为很是不孝,可是,族长爷爷,爹爹,那金丹仙长已经说过,孩儿的灵根太过弱小,即便是进入中神州,未来也只怕没什么前程。既是如此,孩儿又何苦入那太一派?倒是不如孩儿自在家中自行修行,或许明年情况会有所改观。毕竟,孩儿道心破碎八年,昨夜一梦,才堪堪修复,这或许就是孩儿今日灵根表现不佳的缘故。太一派明年不会再来,但咱们许家和方寸山有千古约定,他们是每年都会派来接引者的。若是孩儿的灵根明年有所成长,想必方寸山对孩儿的态度也会有所改变。如若孩儿的灵根真的与仙途无缘,即便是去了太一派,也不过像那金丹仙长所言,徒修十五年不得寸进。今年拒绝,明年还有机会再入上门,即便不成,孩儿也不过就是耽误一年的时间。族长爷爷和爹爹见多识广,不会看不出那万良仙长只不过是心存侥幸,一旦孩儿没有潜力,入他太一派也必然与一介散修无异。族长爷爷,爹爹,您二位认为孩儿是不是该赌一赌?”

    听到许半生这条理鲜明的话语,倒是让组长和许如轩都愣住了。

    他们只是希望许半生可以踏上仙途,却并没有想这么多,相反,许半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反倒已经有了决断,而且。听他的分析,似乎还很有道理。

    族长看了看许如轩,许如轩也正好在看着族长。二人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他们其实都已经被许半生说服了。

    仔细考虑一番。许半生说的也是不错,他的灵根如果真的可以成长,去一个区区太一派,肯定是亏了,哪怕成长不到现在虚影的程度,只要能够看到其成长,说不定明年就会引起方寸山的注意。差一点儿也或许会有左道或者旁门将许半生选走,毕竟前途可期。

    而若是许半生的灵根就是如此。真的就是天底下最差的灵根,他即便去了太一派,恐怕一二年之后太一派也就放弃了他,届时不过费些灵石灵谷,许半生只怕真与散修无异了。这太一派去不去也无甚分别。

    这一年的时间,留在许家也好。

    族长轻轻颔首,许如轩也长吁了一口气。

    相比起族长,许如轩其实并没有表现出的那么愤怒,那可是他的亲生骨肉啊,就连发现他道心破裂。许如轩也没打算再生一个,可见他对许半生是如何的疼爱。

    能够迈入仙途固然好,可自此他也就等于失去了这个儿子。现在既然许半生仙途并不明朗,让他在许家多留一年,许如轩也可以****见到自己的儿子,这其实也是不错的选择。而到来年若是许半生依旧如此,那中神州不去也罢,终究是个无果的事情,又何必让许半生去吃那个苦。

    修仙本身虽然是件很快乐的事情,但那是到了炼气之后,从先天到炼气。只是枯燥和乏味,身体发肤更是要经受万种折磨。明知没有结果的事情。许如轩其实也并不希望许半生去吃那个苦。许家家大业大,哪怕许如轩不再担任家主一职。白养一个儿子那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使其逍遥半生,总也好过到那中神州受尽屈辱。

    “半生言之有理,仙长也已经走了,那便如此吧。”族长终于开了口,也就算是为这件事下了定论。

    许如轩道:“多谢族长宽恕半生忤逆之罪。”

    族长摆了摆手,又道:“不过如轩呐,这件事还是不要让家族中人知道的好,若是让他们知道,只怕又生波澜。但有问起,只说上仙有云,半生道心刚刚恢复,灵根还有成长空间,令其留在东神州再修行一年,以观后效。”

    许如轩当即跪倒,他知道这是族长爱护之意,连连拜谢:“多谢族长,如轩省得。半生,还不跪下叩谢族长大恩?”

    许半生无奈的摊开手道:“孩儿一直跪着,还从未站起呢!”

    族长不禁也乐了,笑着说道:“就这样吧,不管如何,半生也是先天之躯了,今后享受族中最高级别的资源供给。”

    许如轩大喜过望,可却又有些担忧的说道:“这会否引来族人不满?”

    “你好歹也是个家主,以我之下七人之一,怎地这点儿独断都做不到?”

    “如脊他……”许如轩欲言又止。

    “半生从前是个废人,如脊都没能夺走你的家主之位,你觉得如今他又拿什么与你争?此刻投票该已结束,只差你这最后一票,就算是因为半生没能去往中神州之事有所影响,至少这四年的家主依旧是你。如轩呐,你在七支的家主之中,其实是我最看好的,你性格宽厚,秉性纯良,私心不重。我是最看好你接替我的位置的,可是你自己也要拿出些家主的霸气来,总不能事事都瞻前顾后。一家之主,一族之长,兼听固然重要,可该当决断之时,也要有专行固执的勇气。你好好想想吧!”说罢,族长摆了摆袍袖,离开了祖先祠堂。

    许如轩呆立半晌,仔细的回味着族长的话,抬起头时,眼中已经多了几分清明之色。

    脸上带着含蓄的笑意,许如轩也走向祖先祠堂的大门。

    刚出去,就有交好的几家人围聚上来,只是口中那句“半生被何门选中”的话还没问出口,就看到许半生竟然跟着许如轩走了出来,众人不禁大惊失色,不明白何以如此,难道许半生的资质差到没有任何门派愿意收其为徒?可即便如此,许半生也可以跟随那些仙长去往中神州。期待有其他门派会选中他啊。

    许如轩看出众人的错愕,便道:“半生今日表现,我也出乎意料。大家都知道。他六岁那年,道心就出了问题。是以一直停留在舌之境中期不得寸进。昨夜半生一场大梦,道心竟然修复如初,这八年来的积累总算是让他堪堪迈入先天之境。可毕竟是道心刚刚修复,有仙长说了,半生的道体还有成长的可能,现在他们也对半生的道体莫衷一是,是以认为半生最好在东神州多留一年,继续修行。好让他的先天达到最强地步,到那时,道体完全,就可以更进一步。以他如今的道体,只怕会耽误了他的将来。我与族长商议再三,决定听从仙长的安排,让半生多修一年。”

    众人哗然,这种事从未遇过,谁不是一到先天,就立刻火急火燎的想要离开东神州。去那令人神往的中神州开始修炼?

    不过许如轩的话丝丝入扣,似乎也很合理,而且这似乎是中神州仙长的意思。听许如轩的口吻,还像是方寸山的意思,众人纵然惊愕不已,却也都接受了这样的解释。

    关键他们不可能想得到许半生的灵根会出现异象,更加想不到许半生竟然有勇气拒绝一个修仙门派,自然就对许如轩的话深信不疑。但是不管怎样,他们看向许半生的眼神之中,还是多了几分惋惜。他们之中,多数人的想法是认为许半生可能仙途无望。那仙长也不过是安慰之言,其实就是说许半生不适合修仙而已。

    先天对于凡人来说或许已经很强大。可是哪怕在许家这样的修行家族之中,几乎也是每年都会有些子弟达到先天的。十多万年来,许家也不知道诞生了多少先天,一年平均就算只有一个,那也有十万之数,不敢说是如过江之鲫,也是极为庞大的基数了。可这其中,别说飞升了,返虚化神都没多少,能够筑基的,全都算上,十万年来也不过数千之数,由此可见,并不是达到先天就真的仙途坦荡的,能够步入修仙正途也就是筑基的,一成都不到,剩下,都只是炼气甚至连炼气都达不到。

    许半生今年能够晋入先天,这已经是个极大的意外,落在那几乎连半数都不到能够进入炼气期的行列之中,似乎也并不是什么太奇怪的事情。

    众人皆有惋惜之意,纷纷散去。

    许如轩让许半生自行回家,他则朝着他这一支的议事堂走去。

    正如族长所言,其他人都已经投出了自己的选票,就等着许如轩最后这一票就该揭晓以后四年家主的人选了。

    在许如轩赶往议事堂的时候,很多人就已经得到了关于许半生的消息,众人愕然,都不明白为何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许如脊懊恼不已,心道若是早知如此,恐怕很多人的选票都不会这么投,自己虽然没有此前那么有把握,但还是有一搏的。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票都已经投出去了,十多万年来,从第一位飞升的老祖那里开始,就还从未听说过家族里有可以改票的事情发生,这也不合规矩。

    竟然被许如轩捡了这样的一个便宜,许如脊原本已经认命的心,又再度恼火起来。

    许如轩到了之后,并没有立刻签下自己的选票,而是走到了象征家主的位置上,环顾四周,然后说道:“想必大家也都知道了适才发生之事,半生他……”许如轩又将走出祠堂的时候所说的话对这里的所有人说了一遍,然后,他重重一顿,说道:“按照许家家规,诸位的选票一经投出便已生效,我并不知诸位所选之人为何,但是,由于此前的小小意外,若是因此我继续担任家主,想必也总有人不服。所以,我决定,诸位若是有想要更改选票的,那么现在所投之票作废,重投一次。家主之职,乃是我许家七大分支之一今后的领袖之人,我不希望有人对此心怀不满。同为许家人,就要同一条心。现在,诸位可以告诉我,有没有人想要更改你们的选票?”

    一时间,所有人都愣住了,许如轩这是自毁长城,还是霸气侧漏?(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