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578章 丹田尽碎

第0578章 丹田尽碎2017-11-11 22:28:39Ctrl+D 收藏本站

    众人完全被震惊了,许如脊竟然受伤了?

    许半生只是一个先天啊,哪怕是已经凝练出了真气,哪怕他甚至掌握了真气运转的法门,可他又怎么可能打伤一个炼气四重天的高手呢?

    不过,许半生似乎也付出了极为惨痛的代价,他的身体终于承受不住那强大的反震之力,一头栽倒在距离许如脊足有十丈之远的地方,半个身子都落在擂台之外,面如金纸,仿佛气若游丝。

    许如轩一见大急,他立刻就想冲上去将许半生抱下擂台,这比试无法再进行了,许半生也再无遗力,可不管如何,他都已经足够骄傲,因为他竟然可以重伤一名炼气四重天的修仙者。

    可是,许如轩刚刚迈出半步,耳旁就传来许半生熟悉的声音:“爹爹,不要,时间还剩下一点点,我要坚持到最后。”

    也不知为何,原本许如轩根本就不该再听许半生的话了,可他偏偏就停下了脚步。

    再看族长,族长似乎也有一丝冲动去结束这场比试,可是,他也站住了,甚至于,他回头看了许如轩一眼,见许如轩没动,他就彻底的放松了全身。

    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空中洒下的血雨之上,都集中到倒地不起的许半生那里,却似乎忽略了擂台之上,位于中央位置的许如脊,他竟然还在悠悠的转动着,即便没有许半生对其施加力量,他也在不由自主的转动着。

    而许半生在几个呼吸之后,终于缓缓的动了动胳膊,双手撑在地面之上,竟然还想站起身来。

    许半生已经遭受重创,他还是低估了许如脊的实力。或者说,他还是没能对这个世界的力量体系有更加清晰的认知。

    他看到许如脊信心终于动摇的时刻,毫不犹豫的就出了手。他担心这个机会稍纵即逝,也等不及许如脊的信心被削弱的更狠。

    可是。这一掌,不光耗尽了许半生的力量,也让许如脊的反震之力达到最强,尤其是当他受伤的那一刻,真气原本像是一堵墙一般的反震之力,竟然凝成了一个拳头一番,反击在许半生的胸口,哪怕许半生做好了充足的准备。立刻就引着那股力量转动许如脊的身体,他也无法承受那巨大力量一瞬间的爆发。

    他成功了,他成功的让许如脊在失去了力量维系之后依旧旋转,这意味着许如脊已经完全成为了阴鱼,可是,他也失败了,失败在于许半生已经没有余力再将自己的力量化身阳鱼,然后给予许如脊重创。

    他还能够站起身来,完全是意志所致,就如当初他和金日旬那一战之中。他明明已经油尽灯枯,却依旧可以站起来与金日旬发动最后的战斗。也仿佛他与蚩尤争夺这具身体的时候,明明道心都不见了。却又重新凝聚,最后关头竟然将蚩尤融入到自己的道心之内,使得他变得无比强大。

    这是许半生的意志,是他自记事开始,林浅就不断的告诉他,他本该早就是个死人了,他能活着,都是瞒天偷命的结果,偷来的性命当然就更要好好珍惜。每多活一天,每多活一个时辰。都是占了莫大的便宜。许半生从来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被天道抹杀,无时不刻的危机感。使得他的意志力甚至比蚩尤还要强大,这也是他最终能战胜蚩尤的唯一原因。

    而现在,这股意志力依旧存在于他的身上,他缓缓站起,只是目光模糊,就连眼前转动的许如脊,似乎都看不清楚了。

    他还能勉强传音给自己的父亲,让他不要干涉,无论如何,今天一定要让许如脊得到一个教训,否则,以他炼气四重天的实力,今后整个家族将会无人能够制衡于他,许半生就是要打到他怕,让他从此对许如轩心存畏惧,再也不敢有违逆之心。

    可是,现在这种状况,就连许半生自己也产生了怀疑,他究竟是否还能坚持下去,他是否还能达到最初的目标。

    其实许半谦也没说错,许半生今日的话,隐隐约约的确是有引诱的意图,只是他做的十分含蓄,含蓄到只有对他恨之入骨,同时又有很大的恐惧的许半谦才能感受到。那些话,听在其他人的耳中并无过深的含义,可只要许半谦被嫉恨冲昏了头脑,他就一定会钻进许半生预设的牛角尖之中去。

    而许半生做这一切的目的,就是许如脊,当他得知许如脊步入炼气四重天的那一刻开始,他就无比渴望要给许如脊一个沉重的教训。这个教训,一定要沉重到令得许如脊永不敢对许如轩放肆。否则,半年之后许半生就将离开,以许如轩的实力,虽然有个家主的身份,可在家族第一高手的面前,族长也不可能做到真正的一碗水端平。

    尤其是刚才,族长的表现已经充分说明了这一点,许半生就更要让许如脊接受这个教训。

    脚下沉重的仿佛拖着两座山,但是许半生还是一步步的朝着许如脊走了过去。

    每迈出一步,仿佛都要经历过整整一个世纪的时间,许半生不知道在没有他的力量构成阳鱼的情况下,许如脊的阴鱼状态还能维持多久,天地阴阳都是对立而存在的,没有阳,便是至阴也无法永远存在下去,终有一刻会消散。

    而许如脊之所以能够构成阴鱼,完全是许半生所致,这就更加维持不了多长时间。

    可是无论如何,许半生都要尝试,他咬碎了满口银牙,一步步坚持着走向许如脊。

    在台下众人看来,许半生这是真的念头堵塞了,否则,他绝不会如此执念,明明已经强弩之末,却还要坚持向前。而此前,几乎没有人把许半生所谓念头堵塞的话放在心上。

    念头是一定要通达的,所以,即便是每个人都想要阻止比试的继续进行。可却没有任何人出手。

    最关键的,是许如脊的身体还在莫名的转动,大家都明白。这大概就是许半生唯一的机会。

    许半生终于走到了许如脊的面前,他无比缓慢的抬起了自己如今已经虚弱无力。骨骼都仿佛寸寸断裂的手臂。

    他握紧了拳头,收了回来,想要将最后的力量击打向许如脊,这样就可以构成阳鱼,太极那包含一切的力量必然会绞碎许如脊,让他从今以后一想到这股庞然如天地的力量就为之恐惧。

    许半生的拳头落在了许如脊的胸前,可是,许半生的耳中却仿佛听到咔嚓一声。就像是有什么东西碎裂了的声音。

    他大惊,因为这个声音他从前也听到过,那是他和蚩尤争夺身体控制权的时候,道心破裂发出的声响。

    可是很快,许半生就意识到,自己现在已经构成道体,道心早就没了,已经没有了的东西,又怎么可能再次破裂呢?

    那会是什么?许半生此刻却没有答案,他已经完全无力去查探自己的身体。他的眼前,只剩下一片茫茫的虚无。

    那片虚无在逐渐扩大,其中有淡淡的红光闪耀。就像是无数碎片一般,点缀在这无尽的虚无之间。

    许半生努力的想要看清楚每一个碎片的形状,将其印在自己的脑海之中,然后重组,然后构成。

    他愕然发现,那竟然是他的丹田。

    那些红色的碎片,组合起来之后是他丹田的形状。

    这时候,许半生才感觉到自己丹田处已经空空荡荡,失去了丹田。岂不是自绝了修炼?不可能,我还有任务没有完成。我怎么可能断绝修炼之途?

    丹田碎片发出的红光越见微小,逐渐隐没在那片虚无之间。许半生在绝望之际,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太一洞天。

    太一洞天之中,林浅唯唯诺诺,这一世他为人奴仆。

    蒋怡本是高官之后,可皇上突然下令满门抄斩,蒋怡逃了出去,成为了一名乞丐。

    李小语杀人越货,竟然是个莽匪,可却遭到官兵日夜追杀。

    夏妙然身染重病,奄奄一息。

    朱弦身为女子,却极其厌恶男子,只对女人感兴趣,在太一洞天里的社会之中,遭到万千唾弃。

    依菩提遭到奸人迫害,家破人亡,正站在滔滔江水之上,随时可能纵身一跃。

    张柔柔饱受欺凌,这一世是个私生子。

    石予方是一名将军,身陷重围,眼看就要死在敌军的刀下。

    史一航这一世成了一个女子,沦落风尘,卖笑为生。

    只有许兔兔,似乎情况好一些,可也只是个市井小贩,整天被人欺负。

    看到这一切,许半生的心底发出呐喊,他不能死,他为了这十个人,也必须要活下去。

    许半生又看见了许如轩的脸,旁边站着的是秦楠楠,地球上的许如轩和秦楠楠已经跟这个世界的许如轩和秦楠楠重叠到了一起,他们就是许半生的父母,以前是,现在也还是。

    我怎么能够就此撒手,这么多的人,都还要我去拯救,他们都会希望我能够继续活下去。我若死了倒是没什么,可太一洞天就会不复存在,那些自己至亲之人也会消散于弥形,彻彻底底的化作天地间微不足道的一丝元气。

    对了,还有真气,丹田虽毁,可真气还在。

    许半生陡然抓住了最后的一点希望,他感觉到真气已经自行在他的体内游走,经过了任脉,经过了督脉,然后进入十二正经,走遍全身,再度进入奇经八脉,最后归于督脉,又回到任脉之中,落在那已经空无一物的丹田之处。

    真气还在鼓荡,许半生守意下沉,将全部的意志集中到丹田之处。

    不就是丹田破碎么?我要重造一个丹田!

    许半生集中全部的精神,那空荡荡的丹田之处,竟然真的有一个空间正在缓缓生成。

    成功了!丹田回来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