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580章 杀机

第0580章 杀机2017-11-11 22:28:43Ctrl+D 收藏本站

    护体真气完全溃散,许如脊再也顾不得什么家规,若只是此前的许半生,这一掌顶多给他打断几根肋骨,可他现在竟然已经炼气一重天了啊!

    还有真气护体的时候,许半生也还只是一个先天的时候,一掌就能打的许如脊胸口发疼,如今没了护体的真气,许半生竟然还突破了炼气一重天,这一掌若是被他打中,可就不是几根肋骨的事情了。

    一时间,许如脊也再不去想许半生为何能在这个时刻突破炼气一重天,这种简直就像是大罗金仙转世一般的奇迹,完全被其抛在脑后,许如脊要做的,就是简单的一句话,活下去!

    仓促之间出手,可那也是炼气四重天。炼气期每一重天之间,力量对比就算到不了翻倍的程度,可至少也是超过五成以上。

    这也就意味着许如脊的力量,至少也是许半生的三倍往上,在如此巨大的实力差距面前,仓促出手又如何?许半生的拳法很是诡异又如何?一力降十会,许如脊只想用自己炼气四重天的绝对力量,彻底击垮许半生。

    至于杀死了一个绝顶天才之后,他会怎样,许如脊根本没有考虑,他若是现在就死了,这一切又跟他有什么关系?大不了,离开许家,杀出一条血路,许如脊还是有这样的自信的。至少,眼前的这些人加在一起,肯定挡不住要逃离许家的许如脊。

    那么,就先从这个许半生开始吧!你父亲犯下的所有错误,就都由你先来替他偿还。等杀了你儿子之后,我再杀了你,许如轩!

    此刻的许如脊,已经宛若疯魔。一出手就是一片遮天蔽日的汹涌气浪,气浪之间满是利刃,根根闪烁着寒光。笼罩了整个擂台的大小,兜天盖地的朝着许半生袭来。

    一看到这一幕。族长和许如轩顿时知道大事不好,许如脊已经起了杀心。此前他不事抵抗,可没想到自己的护体真气竟然会被离奇突破炼气一重天的许半生击破,紧急之下,他竟然使出全力,这绝对是奔着要杀了许半生而去的。

    族长毫不犹豫的出手了,虽然已是百岁高龄,可毕竟也是炼气三重天的实力。狂风顿起,向着擂台涌去。

    许如轩也是陡然暴起,他绝不能容忍许如脊杀了他的儿子。别说现在才知道许半生是个不世天才,就算许半生依旧是这八年中的废柴,他也绝不会允许任何人欺负他的儿子。

    以前一切的宽厚,对许如脊一再冒犯的不计较,此刻都化为满腔怒火,许如轩双掌猛然前推,一片火光顿时燃起在擂台之上。

    许如脊最强的就是冰系的法术,这是由五行之中水系变化而来。低温凝聚的无数冰箭,却比水系更加暴戾。

    族长是风系法术,其实也是由水系变化而来。只不过运用的是空间之力,将水雾化作狂风,席卷一切。

    只有许如项是中规中矩的火系法术,不过刚好对水系法术有着天然的克制之效,哪怕变化为冰系的法术,也依旧会被火系法术牢牢克制。

    但是,他们二人都只是炼气三重天而已,而许如脊已经达到了炼气四重天,在对元素的运用之上。在对绝对力量的领悟和掌握之上,都远胜他们二人。许如脊可不是那种刚刚晋级根基未稳之人。他虽然的确是今晨才升至炼气四重天,可他在炼气三重天已经盘踞十余年。回到许家时大家都以为他是炼气一重天,实际上他早就炼气二重天了。等到他宣布自己升至炼气二重天的时候,他已经几乎到了炼气三重天的地步。

    十余年的时间,许如脊终于升至炼气四重天,他从未担任过家主,也少了许多旁骛,拥有更多的时间闭关修炼,此番也可谓是厚积薄发,他的实力,绝对比族长和许如轩加起来还要强悍。

    狂风席卷着擂台上的一切,仿佛要将许如脊和许半生一同带走一般,可无论狂风如何呼啸,吹走的也只是擂台边的那些护栏。

    狂风卷动起来,仿佛受到了阴阳二气的引领,竟然变成了龙卷风。

    看到那巨大如龙尾一般的卷风袭来,许如脊的脸上才终于微微变色。老族长什么时候修成了卷风术了?

    可是,就连族长自己也并不是十分了解,自己匆忙出手,怎么好像实力大进一般。要搁在以往,他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将狂风的呼啸转为高速旋转的卷风的。

    龙卷风显然加强了这一击之威,族长也就不去多想,他此刻只有一个心思,哪怕就地格杀了许如脊,也绝不能允许他伤害许半生。

    炼气四重天的确是八大神州顶尖的存在,可,这无论如何也比不过一个进入先天不过半年就已经达到炼气一重天的超级天才!

    有许半生在,就算他无法飞升,少说也是化神以上的存在,那意味着许家千年之内尽可无忧,这可比一个区区炼气四重天强多了。

    更何况,这是许家家规,绝对不允许任何人违背。许半生已经算是放了许如脊父子一马,就算是他有能力在擂台上杀了许如脊,按理说许如脊也应该受着。可许如脊竟然敢对许半生进行反击,这已经是家规之中的死罪!

    许如轩则想不了那么多,他只有一个单纯的念头,那就是许半生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欺负,谁想动许半生,就必须经过他这一关。

    熊熊的烈火将许半生包围其中,却不伤许半生分毫,只是不断的融化着那从天而降无穷无尽的冰刃。

    龙卷风朝着许如脊攻去,而无尽的火焰却死死守卫着许半生,许如脊也感到了一丝压力。

    可那也只是一丝压力而已,他如今的实力,哪怕面对族长和许如轩的合攻,也能从容应对,更何况。现在的情况其实是只有族长一个人在对付他。

    手中赫然多了一把冰雪打造的巨剑,许如脊双手紧握,自上而下。斜斜的斩向族长发出的龙卷风。

    冰剑所至,漫天冰霜。就连龙卷风仿佛也被凝固在冰霜之间,被那把巨剑轻易的剖成了两段。

    老族长一声闷哼,法术被破,龙卷风瞬间消失,被卷上天的无数碎片纷纷坠落下来,他本人也向后仰天倒了下去,嘴角满是鲜血。

    许如脊手中的冰剑消失不见,不过他此刻也是狼狈不堪。天地之间的阴阳二气依旧在不断的爆裂着,就仿佛刚才许半生那无数拳脚一样,每一次爆裂似乎都对他没什么影响,可是多了,加在一起,却也让许如脊感觉到难以承受。

    衣衫早已化作碎片,许如脊如今就像是一个野人一般,赤身裸|体的站在擂台之上。

    他本人虽然还不惧阴阳二气的爆裂,可护体真气却是刚刚凝聚就会被一次爆裂炸碎,干脆。许如脊也不去管什么护体真气了。

    他此刻的眼中,唯有许半生。

    许半生被包裹在无尽的火焰之下,可许如轩却明显吃力异常。这已经到了他的极限。即便如此,火焰的范围也越来越小,只能勉强护住许半生,天空中的冰刃却还在如雨一般下着,不断的穿透进那些火焰之间,瞬间化作雾气,蒸腾不见。

    许如轩知道,自己坚持不了多久了。

    他目眦欲裂,大声喝道:“你们还愣着干嘛?许如脊无视家规。甚至还打伤了族长,你们快出手。拿下他!”

    到底是宅心仁厚之人,直到现在。许如轩也还没说出要杀了许如脊,只是希望其余六名家主可以出手相助,救下自己的儿子,并且擒住许如脊。

    可那六名家主却有些不知所措,毕竟这是族人之间的战斗,一方是这个家族最强大之人,另一方却是族长。

    罪魁祸首是许半生,他此刻就想进入沉睡了一般,悄无声息,仿佛擂台之上所有的战斗都跟他无关。

    到底帮谁?或是两不相帮?这让那六名家主很是犹豫。

    在这种等级的战斗面前,稍微的犹豫就会让战斗的结果出现差别,六人不约而同的犹豫,则是给了许如脊全力抢攻的机会。

    他大步朝着许半生走去,那如山的火焰对他而言根本没有半点作用,他只是让身体表面覆盖上一层冰雪,仿佛穿上了一件冰雪铠甲一般,就直接生生的闯入了火焰之中。

    许如轩大吼一声,眼角都沁出鲜血,他将所有的真气都注入到火焰之中,可却依旧无法伤及许如脊。

    许如脊手中幻化出一把巨锤,通体晶莹,冰雪打造。

    他扬起巨锤,就要朝着许半生的头顶砸落。

    就在此刻,许半生陡然睁开了双眼,他竟然毫不知危险般的,举起了右拳,拳头之外满是鼓荡的真气,他竟然想以肉拳对抗许如脊的冰锤!

    天地间轰然一声巨响,许半生的拳头和许如脊的巨锤重重的接触在一起,一股巨大的震荡波四散开来,扩散至擂台的每一个角落。

    整块花岗岩打造的,无比坚实的擂台,瞬间四分五裂,土崩瓦解。

    许如轩也受到重创,跌跌撞撞的倒退了几步,口中涌出一口鲜血,左手抚胸,心头却是一片绝望。

    擂台上的火焰早已熄灭,众人所见只是许如脊站立当场,手中巨锤和举手向天的许半生对面而立。

    许半生也依旧是那副举拳击向巨锤的模样,在他们周围,时间都仿佛凝固了。

    那只是一瞬间。

    下一个瞬间,冰锤碎成无数碎片,扩散开来,空气中充满了细小的微芒,****向围观却不知所措的其余六名家主。

    而许半生,也在又下一个瞬间,缩回了拳头,可许如脊依旧不动,许半生一拳重重的捣在他的胸腹之间。(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