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581章 许如脊,死!

第0581章 许如脊,死!2017-11-11 22:28:48Ctrl+D 收藏本站

    许半谦一声凄厉的惨叫,冲到了早已坍塌的擂台之上,抱住了缓缓倒下的许如脊。

    “爹爹!”许半谦不住的喊叫着,可许如脊已经面如金纸,嘴唇努力的翕张了几回,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短短的时间之内,所有人都想了许多,许半谦悲痛欲绝之余,着实难以明白,自己的父亲明明已经是炼气四重天的境界,怎么可能输给一个连炼气都还没到的许半生。

    刚才的异象他也看到了,可他并不知道那异象意味着什么,隐隐约约虽然猜出许半生可能已经突破到炼气期了,可毕竟尚未证实,他也绝不愿相信这这样的结果。

    满心的不解,许半谦的心中更是充满了仇恨。

    许如脊就更加不解,他正是因为已经看出许半生竟然在如此被动的情况下晋入到了炼气期,如今也算是一名炼气一重天的修仙者了,他终于知道,许半生还是那个天才,而且,这个天才简直就天才到不像话。几十万年来,都还没听说有人在晋入先天之后,可以无需任何修炼心法,就自行突破到炼气期的。

    天地异象明明白白的就在眼前,由不得许如脊不信,当初他也是这么晋入炼气期的,他当然知道许半生那一击之力,再加上那让他感到困惑一度令其动弹不得的阴阳二气,他只能选择反击。否则,他死在许半生的手下,也只能说是白死,在规定的时间之内,他唯有防御不能反击,而现在,距离一个时辰还差最后的一点点。偏偏就是在这个时刻。许半生竟然进入了炼气期,许如脊不想死,他唯有公然违反家规。

    若止于此。倒也罢了,违反家规始终罪不至死。尤其是他现在是许家第一高手,族长无论如何都要考虑这个因素,失去一个炼气四重天的高手,族长无法承担这样的损失。

    处罚可能会很重,但族长必然会设法保全许如脊的安全,可偏偏许如脊不但反击了,而且要置许半生于死地。

    许如脊是当下许家第一高手,而许半生则是大家亲眼所见可以证实的超级天才。这种天才,走到元婴都算是他无能,化神返虚乃至飞升仙界,才是许半生这种天才的目标,这意味着许家未来至少千余年的安全,以及在东神州大唐帝国的地位再一度的提升。

    面对这两人之间可能只能留其一的左右为难,族长的选择可想而知。

    如果事情就到这一步,也还不是无解之局,许如脊选择就此罢手,束手就擒。将自己的行为解释为生死边缘的本能,再做出幡然醒悟的样子,以许如轩之大度。也不至于非要他死。

    偏偏他自恃实力,他知道七大家主是不可能齐心合力的对付他的,至少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不可能完全统一,能够立即出手的无非两人而已。

    族长已经垂垂老矣,哪怕和许如轩联手,自己也可以从容的击杀他们。

    现实跟许如脊想象的差不多,其余六名家主即便是在族长受伤之后,也并未出手。而且,即便他们出手了。许如脊也有把握在他们彻底形成合围之势前逃出去。

    只要能逃离许家,一个炼气四重天的高手。在哪儿都能找得到一个栖身之所。许家虽然家大势大,可九州世界更大。哪怕许家能够影响到整个东神州,也还有其余七个神州可以去。天大地大,许如脊根本就不担心自己今后数十年需要流亡度日。

    当务之急是除掉许半生这个后患,整个许家上下,能让许如脊感到忌惮的也唯有许半生了。许家那些元婴金丹,早已离开许家多年,他们的直系亲人几乎全都化作了黄土,许家这种所谓叛徒的事情,他们是不会关心的。可是,以许半生今天表现出来的天才,二十年内筑基对他几乎没有丝毫难度,甚至,如果他的天才得到某个上门的垂青,十年内就能筑基成功。一旦筑基,许如脊相信许半生是一定会追杀他到天涯海角的,哪怕他能在这段时间里再提升一两个境界,可终究也不可能是一个上门悉心培养的筑基的对手。

    甚至于,以许半生今天的表现,都不用十年,他若是在来年的大比之上能够被上门选中,许如脊想都不用想,就能知道一个还没进入中神州就已经炼气一重天的弟子将会得到如何的重视,到时候许半生重演一次今天的戏码,表示自己道心不够通达,原因就是许如脊这个叛徒,到时候,不管是哪个上门,随随便便派出一名金丹弟子,许如脊还真是无所遁形。关键是引动了上门,许如脊那绝对就是丧家之犬,八大神州都绝不会有人敢收留他。

    这就是许如脊彻底下了杀心的原因。

    可是,谁曾想到,仅仅炼气一重天,根基都还未稳的许半生,竟然能一拳轰碎他的冰锤?这冰锤,许家上下断然不可能有人挡得住,就算是来一个同为炼气四重天的高手,也不敢说能在他的冰锤之下毫发无伤。

    更何况,许半生竟然是用肉拳与其对轰,就这样,他竟然还败了,许如脊只觉得自己的整个世界观都被颠覆了。

    看到自己的冰锤化作碎片的时候,许如脊彻底呆住了,然后,他竟然连闪避都似乎已经忘记,任由许半生那一拳打在他的胸腹之间。

    防御都没有,只是身体的本能让一小部分真气迅速凝结在胸腹处,可此前全力布防的真气,都已经被许半生打散,况乎这仓促之间凝结的真气?

    许如脊倒下去之前,就知道自己的内脏已经完全碎裂,之所以没立刻死去,是因为他最后的那口真气护住了心脉,看到许半谦抱着自己声嘶力竭的大喊,许如脊很想嘱咐自己的儿子千万不要逞一时之勇,这短短一个小时之内发生的事情已经彻底奠定了许半生在许家的地位,无论是谁都不会允许他再受到任何伤害的。并且。哪怕没有人护着许半生,许半谦也绝不可能是许半生的对手。

    唯一的机会,就是通过来年的大比之后。去到中神州,勤奋修炼。争取凌驾于许半生之上,然后堂堂正正的将其击杀。哪怕许如脊也知道这样的希望极其渺茫,可这也是他能给儿子最后的忠告了。

    只是,伤势过重的他,根本就吐不出半个字来,只能看着自己的儿子,希望他不要犯傻。

    而其他人,除了震惊也就只剩下震惊了。

    即便许半生是个天才。即便他在一日之内生出了真气,即便他在生出真气之后不过一个时辰就进入到了炼气期,可他一拳击溃一名炼气四重天的事实,还是让他们难以接受。

    而且,许如脊已经只剩下最后一口游丝般的呼吸,眼见就要魂飞魄散再入轮回,许半生两拳就击杀一名炼气四重天,这完全颠覆了所有人的常识。

    以弱胜强,以炼气一重天打败一个炼气四重天乃至更高境界的修仙者,并不是没有。可一来那需要强大的积累。还需要有各种法宝的相助,二来即便胜出也是惨胜,像是许半生这样如同打压一般的胜利。难以想象。许半生这两拳简直是打出了筑基的场面,这不由得其他人不为之惊掉下巴颏。

    天才,就是天才,除了用天才二字,没有人知道该如何解释眼前这一刻。

    很短的时间,大家望向依旧站在擂台之中,白衣飘飘仿佛再度进入入定状态沟通天地的许半生的眼神,已经彻底的化作了崇敬。他们似乎看到的不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站在那里,而是看到一个活了数千年正准备破空飞升的返虚真一。众人一时间都有些恍惚了。

    也正是这样的恍惚,使得他们竟然没有注意到抱着许如脊痛哭失声的许半谦已经悄悄的站了起来。他正带着满腔的怒火,完全昏了头的朝着许半生走了过去。

    此刻。许半谦的心中,只有彻底的愤怒,以往对于许半生的那丝胆怯已经悄然不见,他现在只想要杀了许半生,替父报仇。

    许半谦走到了许半生的面前,少年的脸庞已经完全扭曲,他想要挥出一拳,他甚至可以看到自己这一拳之后,正处于出神状态的许半生根本无从抵挡,直接就会被自己的一拳打断心脉,让他步了自己父亲的后尘。

    可是,许半谦却迟迟的不能下手,就在他提拳的一刹那,许半谦却突然想到了自己这一拳的后果。

    能不能杀了许半生替许如脊报仇,暂且不说,即便真能做到,恐怕许半谦此生也就交待在这儿了。

    许半生如今已经是炼气一重天,这样的天才对于许家意味着什么,许半谦非常清楚。就算没有这一点,今天也是自己触犯了家规在先,自己的父亲又一次违背了家规,死在许半生的手里,只能说是他咎由自取。

    回头看了一眼计时的装置,一个时辰已经到了,但谁都知道,当许如脊出招的时候,时间还剩下一点儿。无论如何,那都是许如脊的错,许半谦这一拳只要打下去,他就已经注定是死路一条。

    死在许如轩的手里,或者死于家规,甚至,他根本伤不了如今已经炼气一重天的许半生,直接被他的护体真气反震而亡。许半谦毕竟只是一个后天意之境大圆满的少年而已!

    最终,指甲都已经深深陷入掌心,将掌心刺得鲜血淋漓的许半谦,还是放下了自己的拳头。

    许如脊已经死了,他若是再死了,这一脉就算是彻底断绝,再没有人会为他们报仇,许如轩和许半生将会逍遥自在的活下去。

    深深的看了许半生一眼,许半谦将此刻许半生的模样牢牢的记在了心中,他永不会忘记这一刻,以后,他一定会成为一名超级强者,然后,将今日所受到的屈辱,将今日所有的一切,都还在许半生身上。

    许半谦放下了拳头,转身走向族长,噗通一声跪倒在族长面前。(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