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582章 洞天虚影

第0582章 洞天虚影2017-11-11 22:28:49Ctrl+D 收藏本站

    无数个响头磕下,许半谦抬起头的时候,额头上早已是鲜血淋漓。

    族长看着眼前的许半谦,眼神格外的平静。

    “族长爷爷,我爹爹错了,他违背了家规,不但在限定时间之内进行了反击,竟然还大胆的伤了族长爷爷。爹爹犯了死罪,今日之事又是因我而起,半谦请求族长爷爷的惩罚,无论怎样,半谦都绝无怨言。”

    除了依旧入定之中的许半生,其余人的脸上都露出微妙的表情。

    刚才他们是被许半生所震惊,现在,许半谦给他们带来的震惊犹在许半生之上。

    许半谦的心眼之小,完全继承了其父的风范,并且有过之而无不及,要说他现在是诚心诚意自请家法,是没有人会相信的。况且,犯错的是许如脊,在许家之内,是绝对没有株连这一说的,这也是为了避免族人之间的相互报复,是以许半谦的所谓请罪,只是一个姿态而已。

    若是彻底被许半生慑服了,许半谦此刻的表现应该是呆若木鸡,甚至道心都会受到影响。

    可他却偏偏自请其罪,表现出极度的后悔,这显然不正常。这只能是许半谦已经分析清楚了眼前的情势,他这是在忍辱负重,他明知道自己只有如此,才能按部就班的去往中神州,以期日后在修仙途中,有机会能将许半生格杀在手下。

    他只是一个十三岁还不到的少年啊,竟然有如此心性,着实让所有人都震惊了。

    要是许如脊能有此忍劲,他又怎么可能落得今天这样的下场?

    在这一点上,许半谦是比其父强了不知道多少倍的。

    可是,偏也是在这一点上。众人尽皆感到了许半谦的可怕。

    杀父之仇就在眼前,他竟然能够忍得住,设非此子今后仙途多舛。否则,真让他成为绝世强者。打杀许半生还在其次,闹不好迁怒于整个许家都有可能。

    但是家规就在眼前,众人也不可能再对许半谦做些什么,他们只能静待族长的决定。

    族长苍老的面孔之上,满是平静,他的双眼之中,只剩下了老人的浑浊,半点信息都没有透露出来。

    可这并不意味着族长没有洞察许半谦的动机。他比谁都清楚许半谦想的究竟是什么,但是在许家十多万年前就定下的家规面前,族长也不可能再对许半谦下手。

    许半谦当时如果对许半生出了手,族长一定会将其同样灭杀,可现在,族长也只能点点头,拖着受伤带来的痛苦说道:“此前你的过错是兄弟阋墙,你父已经代你受过。如今你父咎由自取,你却并无过错。此前之过,虽由你父代为受过。可你依旧要时刻反省。我罚你半载闭户,自行面壁思过,你可有怨言?”

    许半谦咬着牙。摇摇头道:“半谦没有怨言。”

    族长看了一眼残破的擂台之上,许如脊的尸体,道:“你父死于许半生之手,你可会因此憎恨于他。”

    许半谦毫不犹豫的回答说:“半谦不敢,此乃爹爹他咎由自取,家规面前,人人平等。半生哥哥他只是为求自保,当时爹爹只怕已经走火入魔。”

    这话,说的简直是忤逆不孝。但是,偏偏任何人都挑不出理来。

    族长望向许半谦的眼神。越发的冷漠。

    “好了,你回去吧。告诉你的娘亲,让她前来收尸。”

    许半谦咚咚咚又磕了三个响头,道:“多谢族长爷爷宽宏大量。”说罢,他站起身来,拖着脚步朝自己家的方向走去,临走的时候,他看了一眼在擂台之中一动不动的许半生,眼神之中是无限的怨毒之意。

    这满眼的怨毒,在场所有人都感受到了,甚至于,他们能够感觉到,在许半谦的心里,这份怨毒只怕是针对许家的每一个人,而绝非许半生一人。

    众人各自心下懔然,但却都默不作声。

    直到许半谦走后,其余六名家主才急忙围到族长的身边,七手八脚的将族长扶起身来。

    族长扫了这六人一眼,沉声说道:“你们刚才的表现,让我很是失望。唉,也罢也罢,你们都回去吧,闭门思过,好好想一想你们今日的过错。通知全族,庆典取消,今日之事,谁也不许吐露半字。”

    六人心中一凛,纷纷垂首,不敢有任何话语,满怀心事的离开。

    许如轩这才走到族长身边,扶着他找到一块大石头坐下,许如轩知道,族长必然是有话要对自己说。

    首先是关于今日之事,许如脊的死,总归是不能传扬出去的,否则,许家在大唐帝国岂不是成了一个笑话。即便此事被传扬出去,也要等到许半生被上门选走并作为核心弟子培养之后,只要有许半生这样的超级天才在,别说一个大唐帝国,就算是整个八大神州,也断然没有人敢笑话许家。

    其次,则是许半生的事情,类如伤仲永的故事,在九州世界也有流传,故事的主角当然不会是伤仲永,可这类如同寓言一般的故事,总是在任何地方都不乏见到。

    许半生的天才,族长是已经见识到了,以此天才,若是没有上门看上许半生,这个上门的接引者绝对是瞎了眼,回到门中被处死都不嫌多。可是,那毕竟是五个多月之后的事情,现在就让许家上下疯传许半生的天才,并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许半生已经经历过一次天才到废柴的陨落,现在的族长,也还真是没有完全的把握,在来年的大比之后,方寸山的接引者就一定会把许半生接走。过去八年多的经历,早已让许家上下都深知天才有可能如同一个奇迹一般的出现,但也会以另一个奇迹的方式消失,没有人能够确保这个天才就一定能在修仙途上大放异彩。

    是以关于许半生的炼气一重天,也是要隐瞒下去的。

    果然,族长对许如轩所说的。正是这些,另外,他告诉许如轩。今后整个家族的资源,对许半生无条件敞开。只要许半生有需求,甚至无需通过族长,许如轩就有权直接取用。

    许如轩摇了摇头,道:“这恐怕不妥,半生已经饱受争议,若是在情况不明的前提下对其敞开一切资源,只怕族中上下难以信服啊。”

    “哼!那又如何?你我二人,就算经受任何质疑。这五个多月,我们还抗不过去么?待到大比之日,方寸山的接引者将半生接走,所有人自然就闭嘴了。我为何让许半谦闭户,就是为了避免他在其中挑唆。许半谦这个孩子……”族长轻轻的摇了摇头,许如轩愕然看出,若不是顾虑家规,若刚才不是还有六大家主都在此地,只怕族长会亲手杀了许半谦,好替许半生扫清一切障碍。

    “我知道你一向宽宏。可修仙一途本就残酷无比,这也是功在我许家千秋的大事,你切不可在这件事上心慈手软。你说的好听些叫做大度。说的不好听就是窝囊,你若是一直如此下去,叫我以后如何将族长之位传给你?这五个月里,你督促半生勤加修炼,你所学的心法,若是半生需要,尽可传授于他。包括我的心法在内。你一定要不断告诫半生,去了中神州之后,只要有机会。就杀了许半谦,切不可让他学你的心慈手软。即便是个天才中的天才。可修仙一途残酷无情,任何的仁慈都有可能造成修仙之途的断绝。你可记住了?”

    许如轩心下懔然。点点头道:“如轩记住了。”

    同时,他也得到了一个堪称确定的信息,那就是族长已经决意将族长之位传给自己了。

    不过这也是许如轩意料之中的事情,只要许半生被上门选走,族长之位就非他莫属。许如脊若还活着,作为凡人界的顶尖高手,他或许还有一丝机会跟自己争夺族长之位,这还要看许半谦的门派如何。既然现在许如脊已经死了,族长之位就绝无旁落的可能了。

    此时,许半生也已经松弛下来,刚才,在他一拳将许如脊击杀前后,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太一洞天似有松动,他看到了包括他师父林浅在内,十人这一世竟然都过的凄惨无比,太一洞天那方天地之中的领域之力似乎重归他的身上,也就是在这领域之中,天地规则都由他而定,他才能一拳破了许如脊的冰锤,又一拳将其格杀当场。

    可是,许如脊内腑尽碎,许半生也似乎断绝了和自己的太一洞天的联系。他拼了命的想要抓住那太一洞天,彻底收敛了心神,完全进入到自己的世界之中。

    在那个世界里,太一洞天和气海并存而立,似乎有些重叠,但却又格格不入。

    气海已经成型,切切实实是许半生随时可以触摸的到的,可太一洞天却虚幻无比,许半生竭尽全力也无法让太一洞天像是从前那样成为他的一部分。

    太一洞天明明就在眼前,可却又遥不可及,许半生想要抓住它,始终不可得。

    几经努力,太一洞天终究还是消散在他的世界之中,再度隐匿起来,许半生知道,想要恢复太一洞天,只能等到自己的实力持续提升之后。

    在太一洞天再度消失的一瞬间,他看到了林浅又经历了一次转世,这一世,他更加苦不堪言。许半生又看到其他人也尽皆如此,似乎当自己无比强盛的时刻,这十人在太一洞天里也过的顺风顺水,不管是什么身份,都是人上人。可当自己无法沟通太一洞天的时候,他们就过的凄苦无比,为奴为仆,连下九流都不如。

    许半生知道,自己就是太一洞天那个次元世界的神,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他掌控着太一洞天,哪怕没有刻意的去安排,心中始终挂系着那十人。是以他们在潜移默化的影响之下,自然是人上之人。可若失去了太一洞天的联系,也就意味着许半生再无力影响那个次元世界,那么他们的转世也就依照基本的天地法则而行,投到什么胎,纯凭前几世的功德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