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586章 虚实互犯

第0586章 虚实互犯2017-11-11 22:33:56Ctrl+D 收藏本站

    在中神州,许半生不知道是否有这样的修仙者存在,但是对于他而言,他必须这样做。否则,即便是结丹化婴甚至化神,他依旧会是同等境界之下最弱的那一个。

    现在的许半生还有一些优势,他的真气转化比远高于普通的修仙者,可到了筑基呢?这个差距就会被击打的缩小,最普通的筑基,其真气留存比也在六七成以上,而灵气转化比也在相当的程度。这也就是说,即便到了筑基期之后,许半生依旧能够百分百的转化灵气,同时百分百的留存纳为己用,他也只能在相同的修炼之下,比其他筑基多留下两三倍的真元。

    那么到了金丹呢?灵气转化高达九成,真气留存也高达九成,他的优势几等于无。

    再至元婴,大家都是百分百,许半生就再无半点优势。到那时,他将彻底成为一个高级别却低实力的废柴。别说同级之间了,就算是低他一个大境界,恐怕也能轻易的战胜他。修仙一途,可不止是纯粹的修炼而已,还伴以大大小小的战斗,一个连普通金丹都打不过的元婴,要来何用?其仙途也必然就此终结,总有一战会让其战死,灰飞烟灭永不超生。

    这意味着,许半生必须在金丹之前,就让自己的气海至少达到最普通的修仙者的程度,最好,是在筑基之前就达到这一点,否则,他的仙途将会异乎常人的坎坷,每天都有身死之忧。

    如今,他清楚的“看”见了自己的气海正在增大,这意味着他即将从炼气一重天进入炼气二重天,可他更加清楚,一旦自己炼气二重天了。他的气海仍旧会是其他的炼气二重天几十分之一的大小。

    有心停止这种提升,许半生无比的想要暂停下来,可是。身体自然的转变,气海稳步的增长。却根本不是他可以使之停下的。

    身体似乎已经进入到了被动的修炼状态,天地灵气的涌入已经完全不需要许半生主动去吸收,他只能凭借自身的意志,去压制真气,不让真气扩散到整个气海之中,而维持在气海中央。

    炼气期境界的提升,在旁人看来,只有一个标准。那就是气海的增大。而在许半生看来,却有另外一个隐藏条件,那就是真气的密度必然会随之降低。也就是说,无论气海的规模大小,真气始终是占据着气海的每一个角落的。

    现在,许半生要做的,就是让真气无法充满气海,保持住真气的密度。如果可以成功,或许能够阻止境界的提升,让许半生的修为依旧停留在炼气一重天。可气海却已经扩大了。

    但是,许半生感觉到自己渐渐的无能为力,一开始他还能勉强保持真气团的大小。可是很快他就承受不住真气强大的力量。这就像是一个人用双手紧压住一根弹簧,短时间内可以使其处于紧紧压缩的状态,但是随着气力的消减,弹簧的力量却始终保持,双手就难以压住弹簧了。

    更何况,真气团的力量是越来越强大的,因为在气海扩张的同时,许半生始终还在吸收天地灵气,并且持续不断的将其转化为真气融入到气海内的真气团中。此消彼长。许半生越来越力不从心,他已经几乎看到真气再度充斥整个气海。到那时,他就将完成从炼气一重天到炼气二重天的升级。

    许半生还在咬牙坚持。不管这种方式是否能够成功,不管这样是否能够最终阻止他的境界提升,他都必须要试一试。

    受到真气力量的影响,许半生浑身的血液都几乎沸腾了起来,经脉扩张,真气不断的鼓荡,许半生简直怀疑,若是自己继续这样下去,他的经脉会先承受不了这巨大的压力,从而爆体而亡。

    许半生想到过放弃,可他又不甘心。

    修炼原本是一件极为舒畅之事,人世间任何一切的快乐都不及修炼带来的快乐,可是,如今的许半生,现在的许半生,却感觉到了修炼带给他的痛苦。这种痛苦,简直比洗经伐髓还要让他难以忍受,他就像是处于真空之中的气球,体内的压强已经远远超过外界施加给他的压强,他即将爆裂。

    即便是在地球上,从前跟林浅修行的时候,许半生也从未感受过这样的痛苦,这种痛苦,就像是堕入十八层地狱之后下油锅上刀山一般的残酷。

    许半生觉得自己的意识都有些模糊了,原本清晰的内视开始变得模糊,他不再看得清自己体内血液的流淌,不再能看到真气循序渐进的运转,也再看不清楚气海内的情况。

    他还在咬牙坚持,这种坚持,已经成为一种本能,完全是一种下意识的状态。

    在许半生看来,他的气海几乎已经变成混沌一团,他已经无法清晰的掌握气海的形状和规模,而自从达到后天眼之境,开启了内视之后,许半生几乎是可以看到自己体内每一个细胞分裂过程的。

    意识彻底模糊了,许半生只觉得自己身处一个白茫茫的世界,周围虽然光亮无比,可却好像是陷入无尽的黑暗中一样,他无法辨明方向,无论上下,无谓左右。他仿佛置身一个混沌的世界之中,漂浮于这个世界的某一个角落,但却完全无法感知这个世界的任何。

    脑海中不断有一个浅唱低吟的意念,在呼喊着让许半生选择放弃,老老实实的晋升到炼气二重天,这所有的痛苦都将为之消散。

    可许半生的内心深处,却又一个更加顽固的意念,这个意念让他即便失去了知觉却还在依旧坚持着。

    地球上的许半生,只是为了活下去而已,他所有的生命,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让自己可以在那片天地之间存活下去。

    而现在的许半生,从他战胜了蚩尤的力量晋入先天的那一刻开始,他所承担的。就不再是他一个人的生死,而是包括林浅在内的十个人的生死。

    许半生活,十人活!

    许半生死。十人亦灰飞烟灭!

    为了那与他休戚与共的十个人,许半生绝不能死。不但不能死,他还要使得自己变得无比强大,只有足够强大,他才能将那十人从他的太一洞天之中带出来,重新与他共舞于同一片天地之间。

    在茫茫的混沌之间,许半生几近迷失,他一切的举动都是无意识之中进行的。

    原本在他体内沉睡的蚩尤之力,似乎也感觉到许半生此刻所承受的压力。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可即便是蚩尤之力,在这浑然的混沌之下,在许半生早已失去了自主意识的情况下,也发挥不出丝毫的效用,任凭其在许半生的体内横冲直撞,也根本找不到任何可以打破这种桎梏的出口。

    就连承接着天地法则的蚩尤之力,面对许半生现在的情况,也是束手无措。

    蚩尤之力不断的尝试着冲击,可却一直徒劳无功。再如何强大的力量,也必须有施力者的主导。失去了主导的力量,只能像是地震狂风海啸一样,毫无目标的无差别攻击。

    蚩尤之力原本就是天地本身的力量。只是得到了许半生这个承载而已,当许半生也不具备指挥这股力量的能力之时,蚩尤之力对许半生身体的破坏甚至要强于他现在所面对的混沌对其的伤害。

    幸好蚩尤之力早已和许半生融为一体,否则,任凭如此庞大的一股力量在这片混沌之间横冲直撞,许半生只怕还未死于全身精血的爆裂,就已经死在了蚩尤之力之下。

    就在蚩尤之力都一筹莫展之下,太一洞天却突然绽放出些微的光华。

    光华非常之黯淡,只有极其些微的一丁点儿。比起夏夜之中的萤火虫的微光还有所不如。

    可太一洞天之中的世界是许半生最为关注的,其关注程度甚至于超乎许半生本身。这极其微弱的光华,却仿佛在许半生身处的混沌之间打开了他的双眼。开辟出一条前所未有的通道,使得许半生的意志逐渐的开始回到他的身体之内。

    那只是近乎于本能的一点点意志,可却指引着许半生开始了特殊的布局。

    太一洞天原本就跟许半生的气海有重合之处,只不过一虚一实互不干扰。

    可现在,在那一丁点儿意志的影响之下,太一洞天却开始逐渐实化,竟然跟气海争抢起地盘来了。

    这种争抢并非有你无我的争夺,而是相互侵占,就像是在相互融合一样,气海和太一洞天重叠的那部分,竟然完完全全的结合到了一起。在重叠的部分,真气完全无法进入,虽然依旧是气海的一部分,但同时也是太一洞天的地盘。

    而在太一洞天之中,也发生了如同地震一般的动荡,山峦开始崩塌,河海开始呼啸,洪水滔天,山崩地裂。生活于那部分的人类和鸟兽,都在飞快的迁移着。有些逃到了安全地带,劫后余生,但有些却彻底消融在世界的振荡之间。

    对此,许半生是一无所知的,他只是凭借着那近乎本能的一丁点儿意志在行事,他知道唯有如此才能确保自己不进入炼气二重天。

    太一洞天最终牢牢占据了气海的一部分,仅仅一成不到,可却足以保证真气不再彻底充满整个气海,在气海之中留下了一小块微不足道但却实实在在的空白地带。

    气海不再扩张,它已经到了增大的极限,逐渐的稳定下来,而气海中的真气也稳稳的保持住了原先的密度,虽然许半生再也无力控制其规模和大小,但真气也已经稳定下来。

    经脉之中的真气不再翻腾,许半生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客栈的房间之内,已经是一片狼藉,到处都是家具的碎片,就好像是经历了一场旋风之后的混乱场面。(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