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590章 寸步不让

第0590章 寸步不让2017-11-11 22:34:2Ctrl+D 收藏本站

    无法拒绝,并不代表许半生会答应姚瑶的要求。

    他和姚瑶素昧平生,只不过萍水相逢,只凭这个小姑娘一句机缘,就将这样一个小姑娘带在身边,这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的事情。

    看着汉子,许半生说:“我以为你会阻止的。”

    汉子摇摇头,道:“既然姚瑶说机缘在于你,那就一定不会错。”

    “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卖到大户人家,肯定很抢手的。”来到九州世界半年多,许半生早就知道这里跟地球上的古代一样,人口买卖基本上是半合法的,很多穷人都会将自己的儿女卖到大户人家做丫鬟或者杂役。

    汉子不屑的说道:“你敢这么做,你们许家就该消失了。谁敢买了她,那家也该消失了。”

    许半生轻笑着,说:“这世上不止你们剑气宗一派,实力再强也总有惹得起你们的人。”

    汉子哈哈大笑起来,道:“小娃娃,你不想让姚瑶跟着便直说就是,何必拐弯抹角。不过,这可由不得你,既然我家侄女儿说了机缘就在你身上,你是愿意也得带着她,不愿也得带着她。”

    许半生看了看怀里的姚瑶,伸出手捏捏她柔软的脸蛋,道:“姚瑶,我要远行,我要培养灵根,不能带着你到处走。你可能明白?”

    汉子啼笑皆非的看着许半生,心道你跟姚瑶这小丫头商量,怎么可能得到满意的答案。

    可是,意外出现了,姚瑶居然点点头道:“那我就去你家等着大哥哥,你过些日子总是要回家的。”

    许半生也大笑起来,点点头道:“好。那你就让这个神憎鬼厌的家伙送你去我家吧。很好找,你们就朝着那个方向去,我爹爹叫许如轩。”

    姚瑶开心的抚掌道:“好的呀。姚瑶就在大哥哥家里等着大哥哥回来。”

    汉子彻底无言了,他怎么也想不到事情会是这样的一个发展过程。他不由看着姚瑶,正色道:“姚瑶,你确定了?”

    姚瑶笑得一双眼睛都眯成了缝,她使劲儿点着头说道:“钟叔,你就把我送到大哥哥家里就好了。”

    汉子犹豫再三,最终点点头,道:“那也只好如此。娃娃,你记住。我叫钟含风,明年东神州大比之日,我会再去你家接走姚瑶。若是姚瑶真在你身上得到机缘,我说话算数,会给你一场前程。”

    许半生却是摇了摇头,轻轻的将怀中的姚瑶放在地上,摸摸她的头顶,道:“我有我的前程,何须你给我。也只是姚瑶可爱而已,若纯为你的要求。我断然是不会同意的。”

    汉子表情扭曲,显然心中愤怒不已,姚瑶却是笑着直拍小手。似乎看到这个钟含风吃瘪,她就很愉快一样。

    恶狠狠的瞪了许半生一眼,钟含风突然一伸手,这一次,许半生没能闪躲过去,此前之所以能够逃开,不过是钟含风手下留情的结果。

    被钟含风扣住了脉门,许半生只感觉到一股浑厚的真气在体内游走,很快就搜遍了自己的所有经脉。钟含风的脸上也露出匪夷所思的神情。

    “你的灵根怎会如此弱小?”毫不意外的,钟含风说出了和那名金丹真人相同的话语。他甚至比那名金丹真人更加惊奇。

    金丹真人只知许半生曾有神魔气息,当时许半生还只是堪堪达到先天而已。其灵根弱小虽出乎意料,可那八年似乎可以解释很多东西。

    钟含风对此一无所知,不过他很轻易的就感觉到了许半生体内的“神魔气息”。

    这显然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许半生身上的神魔气息,而是来自于沉睡的蚩尤之力蕴含的气息,即便是到了这样的一个世界,蚩尤似乎也是作为神魔出现的。至少,他所拥有的气息,跟九州世界的神魔如出一辙。

    沉睡中的蚩尤之力,已经弱不可及,无论是当初那个金丹真人,还是今天的钟含风,都感觉到蚩尤之力的存在,但却都对其感到惋惜,认为这残存的一丁点儿神魔气息早已不堪大用。

    灵根是钟含风的主要目的,一个连基本的修炼心法都不具备的少年,竟然可以凭借一己之力突破到炼气期,这简直就是骇人听闻,尤其是许半生的步法精妙,出手之间有一种五行俱全的感觉,这让钟含风直接怀疑此子是十二仙身之一,甚至有可能是圣灵根,否则无法解释在许半生身上发生的一切。

    即便是并未对许半生生出任何的歹心,一个仙身,乃至是一个圣灵根,对于钟含风这样的修仙者来说,也是极其少见的,他单纯的只是想要见识一下许半生的灵根究竟强大到如何地步。

    谁知一探之下,竟然发现许半生的灵根弱小到简直不值一提的地步,就算是资质最差的先天,其灵根也要比许半生的茁壮许多。

    钟含风当然难以相信许半生以如此劣质的灵根就能够自行突破炼气期,他仔细查探之余,也便发现了许半生的灵根着实古怪。

    “咦,灵根之外尚有一层虚影?这虚影倒是强大到恐怖的境地,若是你的灵根真如虚影一般大小,这甚至是超出圣灵根的存在。可是,虚影毕竟只是虚影,小娃娃,你未来很难有什么大成就啊!”

    许半生奋力试图挣脱,可钟含风的修为深不可测,又岂会被他挣脱。

    “小娃娃,别动!我说你未来成就有限,只是根据你目前的状况。不过,既然你能在东神州这种烂地方自行成就炼气期,想来你这灵根也有其独特之处,绝不会像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的弱小。不过,也绝无可能像是外层的虚影那样强大。你这娃娃,果然是透着古怪。哈哈,这倒也正应了天数,若非如此古怪的灵根,你怎能成为姚瑶的机缘所在。应当不错了。姚瑶的机缘正落在你的身上。娃娃,我劝你还是带着姚瑶行走,机缘这种东西。总是相辅相成。你是姚瑶的机缘不假,姚瑶或许也会成为你的机缘。到时候。姚瑶凝聚道心,成就仙身,你则凝实灵根。”

    许半生坚决的摇摇头,心道你只知我灵根有异,却发现不了我气海极其弱小,这段时间我是要增大气海的,岂能带着这么一个四五岁的小姑娘在身边,那真是什么都不用做了。

    见许半生仍自坚持。钟含风终于有些不悦的一甩手,许半生站之不稳,摔倒在地。

    “你这娃娃,听不懂我的话么?”

    许半生从地上爬起,钟含风这一甩手,也令其受了些轻伤,许半生不由对这个世界的弱肉强食又有了更多的认识。

    钟含风并无恶意,也绝没有什么歹心,按照姚瑶的话来说,他是个好人。只是修炼了所谓的蛮剑意,导致面容狰狞。可即便是这样的一个“好人”,也尽显喜怒无常。一个不顺心竟然就将许半生打伤。那么,真到了中神州,那里有数不清的修仙者,可不是人人都怀有善念,若是不足够强大,随时都可能丧命。也难怪族长爷爷对许半生一再的叮嘱,今后必须格外的小心,修仙之途最重要的是留下性命。

    轻轻的掸了掸身上的灰尘,许半生昂首道:“你的话我自然是听得懂的。可我凭什么要按照你说的去做?你仗着修为高深,自然可以对我予杀予夺。要让我带着姚瑶行走是不可能的。你要么杀了我,要么按照我的话带着她去许家。等我回来。”

    许半生静静的看着钟含风,丝毫不畏惧。

    钟含风双眼一虚,显然怒极,他道:“小娃娃,你莫非以为我家侄女说你是她的机缘,老子就不敢杀了你么?”

    “杀了我你自然是敢的,总之我不是你的对手,你便杀了我就是。”

    许半生的平静让钟含风越发的震怒,他可是堂堂一介元婴真君,许半生一个小小的炼气期,竟然没有在他的威压之下屈服,甚至还敢叫板,纵然钟含风心性其实仁厚,也不禁起了些许杀心。

    杀心一起,这四周之下便是狂风大作,那风无声,却蕴含强大的破坏之力。丝丝风刃,仿若漫天的刀子一般,划过许半生的身体,直叫他瞬间就遍体鳞伤,满身皆是血痕,皮开肉绽转眼间就像是个血人儿一般了。

    姚瑶急了,急忙喊着:“钟叔,快些住手,不要伤了大哥哥。”

    听到姚瑶的声音,钟含风也是心中一凛,许半生死不足惜,可姚瑶的道心还寄希望于许半生的身上,真要是杀了他,也不知姚瑶下一个机缘还有没有。

    手掌一摆,那狂风立止,许半生虽然已经浑身沐血,却依旧站立当场,眼神中甚至还有少许的蔑意。

    钟含风看着许半生坚定的眼神,又看看姚瑶焦急担心的神色,不由得内心暗叹一声,道:“今日便先饶了你,但若来年接引之时,姚瑶依旧尚未凝聚道心,便是你的死期。小娃娃,好好珍惜这段时日吧,这有可能是你最后的几个月了。”

    说罢,钟含风从怀中取出一枚赤红的丹药,扔在了许半生的脚边,又道:“此丹可治你伤势。”

    原以为许半生会扭捏作态,不取这枚丹药,可许半生却是极为平静的蹲下身来,用滴着鲜血的手指将地上的红色丹药捡了起来,放在嘴边轻轻吹去丹药之上的灰尘,毫不犹豫的便纳入口中。

    看着许半生的姿态,钟含风双目不由微微一冷,许半生的心性之坚忍,远超他的想象。这样的一个少年,日后若是真的在仙途上飞黄腾达,必然是个极为难以对付的对手。

    丹药入口即化,许半生几乎可以感觉到自己浑身的伤势迅速的复原,不光皮肉重新长合,就连体内失去的那些血肉,似乎也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恢复如初。这种丹药,完全超出了许半生对丹药的认知,要知道,在地球上,他也是个炼丹的高手。可像是这样不但可以治疗伤势还能令血肉恢复如初,并且如此迅捷的丹药,着实生平未见。(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