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594章 反制

第0594章 反制2017-11-11 22:34:7Ctrl+D 收藏本站

    院内是个大花园,周围点着许多的灯笼,将这院中点缀的像是白日一般。

    四下里分开的小径,鹅卵石铺就,周围全是四季的花朵,一株株鲜艳无比,极尽招摇。

    两名少年引领着许半生走上了回廊,没走几步就来了一个花枝招展的老鸨子,脸上浓妆艳抹,手里的丝帕不断挥舞着迎了过来。

    “哎哟,这是哪家的公子,以前没见过啊!”和许半生从前在电视里看到的那些老鸨一样,这个徐娘半老的女子也是极尽妖娆,一到许半生身边,就将自己丰腴的身子腻了上去。

    许半生眉头一皱,他能够明显感觉到这个女子的体温,以及她胸前那两团丰软在许半生手臂之上的挤压,也让许半生想起自己从前在地球上群美环绕的时刻。

    不由得多看了老鸨子几眼,许半生不敢轻易的释放神识试探,不像是刚才那两个少年,许半生一眼之下就知道这两个少年并非人类,是以直接以神识扫过,确认了那两名少年的身份,那竟然是两截乌木。

    而这个老鸨子,却实实在在的是人,许半生在没有搞清楚这里的状况之前,还不敢轻易的出手。

    “我姓许,我的车夫说你们这儿有望都城最好的美酒,也有最好的美人儿,我便前来见识见识。若真如我那车夫所言也便罢了,若是你这儿尽是些我看不上眼的货色,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哎哟,许公子,瞧您这话说的,来我们这儿的客官啊,保管是个个满意。”

    “我是说。那些寻常货色就不要叫出来了,省的惹本少爷心烦。直接把你这儿最好的姑娘喊出来,我看看。”

    老鸨子陪着笑脸。一路将许半生领进了一扇门内,屋内的灯光就没有外边那么透亮了。周围也都挂着粉红色的轻纱,荡漾着一股****的味道。

    屋内摆放着一张八仙桌,前方有一小块空地,后方则是一张软榻。

    里边还有一道门帘,不用看,也知道那里边是些什么。

    虽然许半生从未逛过青楼,可看到这些,也知道这儿还真是做足了功夫。倒是跟真的青楼毫无二致。

    给许半生斟上了茶,老鸨子简单介绍了两句,许半生假作不耐烦的将钱袋子掏了出来,直接将那沓子银票展开摊在老鸨子的眼前,老鸨子立刻住嘴,说了一句:“许公子您先喝杯茶,我这就去把咱们这儿最好的姑娘给您喊来。”说罢急匆匆的出门而去。

    许半生自然不会去喝那茶,他将银票装回钱袋之中,站起身来,走到窗边撩起轻纱往外看去。

    对面也是一间格局跟这间差不多的屋子。在轻纱灯影之下,能够影影绰绰的看到屋内是一个男子和三个女人。

    其中一个女人正舒展腰肢,翩翩起舞。即便是隔着轻纱也能看见那女子上身已经脱得差不多了。

    而男人和另外两个女人则是躺在软榻之上,动作幅度不算太大,男人似乎也并不急色,只是在轻柔的抚摸着身旁的两名女子,任由她们伺候着自己吃着东西喝着美酒,不时传出几声浪笑。

    许半生又朝另外一个方向看去,屋内人影绰绰,三男六女正在把酒言欢。

    再另外一间房,蜡已经吹了一部分。屋内更显阴暗,可许半生却依旧能够看见。那间屋子里,是一个男人和两个女子。正在行那苟且之事。

    走到另一扇窗前,许半生凝神望去,只见正对着的那间屋中,灯火通明,屋中的男子显然按捺不住身旁女子的挑逗,竟然直接就在八仙桌上,将女子按到,挺腰杀将上去,女子口中很快传出秽不可闻的淫词浪调。

    这若换成常人看了,只怕也就是看了,多半是会被撩拨出心头的邪火,只想赶快找来几个女子*一番。

    可是许半生却不同,他早已看出那些景象的不对头之处,除了最早看见的那间屋子之中,那个男子也和他一样是有血有肉的人类之外,其余屋里,无论男女,都只是些虚影幻象。

    有些,是如门口那俩少年家丁一般,由死物所化,而有些,干脆直接是虚影一道。

    许半生暗暗念动林浅传给他的清心明念咒,灵台清明无比,他知道,这些景象,都是随着自己脑中的幻想所出,不同的人,看到的场面只怕并不相同。

    门外传来脚步声音,环佩叮当乱响,老鸨子在门外大喊一声:“姑娘们,紧着点儿小脚,让我们许公子好好看看咯!”

    门帘被挑起,老鸨子当先钻了进来,身后那些女子便鱼贯而入,小小的屋子里,很快就挤满了各式年轻貌美的小姑娘。

    许半生略扫了一眼,这些女子看上去都是十七八岁的模样,一个个不敢说沉鱼落雁之姿,也绝对是搁在其他地方都能成为头牌的了。一个个都热情奔放的冲着许半生抛着媚眼,似乎都很希望许半生选她们一样,老鸨子又走到许半生的身边,双手抱住了许半生的胳膊,将她那对巨|乳死死的贴在许半生的胳膊上。

    “许公子,您看看,咱们这儿的姑娘您还满意么?这可都是咱们这儿最好的姑娘了,您看那个……”老鸨子拿手一指,就要开始介绍,许半生摆摆手,打断了她。

    指向其中一个身材略显单薄的女子,许半生道:“就她吧。”

    老鸨子望向那个女子,微微一愣,再看向许半生的眼神不禁就带着几分疑惑,不过很快她还是娇笑着说道:“公子您怎么就选了一个呢?这么多漂亮姑娘,您也不多选两个?”

    许半生含笑说道:“我不喜丝竹,不爱舞蹈,就想抱着个佳人儿说会儿话。人多了嘴杂,我听谁说去?你放心,只要伺候的好,本少爷照着十个人给钱都行。”许半生这也纯粹是在装佯。他之所以只选了这个女子,是因为他看出来在这所有的女子之中,只有这个是个真人。其他的,若非虚影就是死物所化。留下那些女子,毫无益处。

    老鸨子见状,也只得站起身来,一边张罗着让其他的女子离开,一边走到被许半生选中的女子身边,小声对她说道:“这小子可能有些古怪,你小心着点儿。”

    那女子不易察觉的点点头,她们以为这对话许半生不可能听得见。可许半生不但听到了她们之间的对话,连所有的小动作都看的清清楚楚。

    “秋雨,你可要好好伺候许公子哦!”老鸨子临走之前,丢了个眼色给那个女子。

    门帘儿落下,被称作秋雨的女子也便走向许半生,款款的施了个万福,道:“奴家秋雨,承蒙公子看得起,今晚就由奴家来伺候公子了。”

    许半生点了点头,一指身旁的凳子。道:“坐吧。”

    秋雨坐下之后又道:“公子,您用过晚饭没有?想吃点儿什么,交待给奴家。奴家这就吩咐下人去做去。”

    “来一桌上等酒席吧,酒要快些,你我先说说话儿。”

    秋雨立刻站起身来,走到外边似乎是吩咐了几句,不大会儿便有人送进来两壶酒,许半生却以走到软榻边,半躺了上去。

    秋雨也便端着酒壶,拿了酒杯,走到软榻边。道:“公子,让奴家来伺候您喝杯酒。”说罢。十指纤纤,拿起了酒壶。在酒杯之中倒满了琼浆玉液。

    “你也上来。”许半生翘着腿,眯着双眼冲秋雨勾了勾手指。

    秋雨略微含羞,除去了绣花鞋,爬上软榻,然后双手举着酒杯,凑到许半生的嘴边。

    许半生轻嗅一下,确定了这酒没什么问题,就是真正的酒,便任由秋雨将酒杯中的酒液倒进了自己的口中。

    暗运真气,将落入腹中的酒液团团裹住,虽然确认是真正的酒液,可也要防着这酒里被下了什么东西。按说许半生是百毒不侵的,可这里不是地球,地球上的百毒不侵,到了这儿未必好使。

    “公子您只怕比我还小些吧?您是哪家的少爷?奴家以前怎么没听说过咱们望都城里还有一个姓许的大户人家?”秋雨将身体靠在了许半生的怀里,仰着小脸问到,许半生能够感觉到,这女子看似是在抚摸自己的手腕,实际上纤纤素指从不离开他的脉门,稍有异变就会扣住他的脉门。

    许半生轻轻的抚摸着秋雨的肩膀,沿着一路向下,抚在了她的腰肢之上,然后用手指轻轻的拨弄了一下秋雨的肚脐,秋雨微微一个哆嗦,娇嗔道:“讨厌。”

    许半生微微一笑,撩起秋雨的衣服下摆,将手探了进去,直接抚摸在秋雨平坦光滑的腹部皮肤之上。

    “我不是望都城的人,只是途经此地。大概是财露了白,被歹人盯上了,今日倒是第一次来到你们这儿。不曾想得缘见到姑娘你,这也是我的造化。”

    秋雨一愣,许半生这话有点儿没头没脑,什么叫做被歹人盯上了就来到了这儿?难不成他已经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可若如此,他怎么还能如此从容,竟然还行此猥亵之事?

    秋雨一时间倒是有些糊涂了,她不明白许半生的话中所指,倒是能够感觉到许半生的手掌越发不老实的从她的裙腰之间缓缓向下滑去,正朝着她最隐秘的地方摸着。

    这倒是无关紧要,秋雨虽然不是真正的妓|女,可也绝不会介意被一个男人如此,甚至她此前看到许半生,就觉得哪怕是要弄死许半生,也得等到她跟许半生一场欢好之后。

    让秋雨迷糊的,是许半生刚才那句话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手指突然发力,秋雨就扣住了许半生的脉门。

    按理说,被她扣住脉门之后,许半生必然半身麻痹动弹不得,可是,秋雨依旧能够感觉到许半生的手掌在自己的小腹之上轻轻的抚摸着,那酥麻的感觉,竟然让秋雨也生出了几分情|欲。

    突然,秋雨发现自己才是那个无法动弹的,许半生的手掌就像是泰山压顶一般,压在了她的丹田之处,她只要再有半点动静,必将落得一个丹田尽碎的下场。(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