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596章 时间还有一会儿

第0596章 时间还有一会儿2017-11-11 22:34:9Ctrl+D 收藏本站

    老鸨子闻言脸色大变,手在腰间一拂,顿时出现一条长鞭,径直奔着那名少年公子卷去。

    那少年公子口喝一声:“来得好!”扬起青虹宝剑便迎向老鸨子。

    长鞭卷在了长剑之上,老鸨子用力往怀中一带,少年公子脚步一晃,不过很快站稳。

    “区区米粒之光,也敢与皓月争辉。”少年公子又是一声清喝,稳住了身形,但是一时间也无法挣脱长鞭的束缚。

    老鸨子连翻手腕,也奈何不得那少年公子,不由怒极对着秋雨骂道:“贼蹄子,你还不上来帮忙?”

    秋雨却是畏惧的看着许半生,老鸨子似有疑惑,但也无暇分神,而那少年公子却是毫无察觉的朗声笑道:“你们二人一起上吧,小爷我今日一并将你二人除去,也好叫尔等这些妖孽知道我们修行者的厉害!”

    许半生在一旁看的好笑,这少年公子一片赤诚之心倒是值得嘉许,只可惜实力实在不行,其实秋雨和老鸨子都比他弱许多,好歹这少年也是到了先天之境的,而老鸨子却不过身之境而已,那秋雨更是只有舌之境巅峰。按说两人加在一起都不是他的对手,可现在只是一个老鸨子,就已经让那少年公子无可奈何。

    他的临敌经验实在是太差了,根本不懂得如何运用自己的力量,否则以他的实力,对付一个身之境绝对是碾压态势,根本无需现在这样的苦苦较劲。

    也就是幸亏许半生已经让秋雨心存忌惮,不敢轻易出手,否则的话,真要是老鸨子和秋雨二人联手,这少年公子空有先天境界。只怕也要遭到这二女的毒手。

    不过以老鸨子一人之力,想要战胜少年公子,暂时也没什么机会。此前既已知道那娘娘要到子时才能出现,许半生也就由得这少年公子和老鸨子形成僵持之态。让这个少年公子吃点儿亏。他才会知道江湖险恶,若是他还有机会去往中神州,以他现在这脾性,只怕不几天就会成为新的亡灵。

    终于,少年公子挣脱了长鞭的束缚,剑光一闪,一道剑气便直奔老鸨子而去。

    老鸨子闪身躲过,长鞭在空中嗡嗡作响。横着抽向少年公子。

    少年公子一个跃身高高而起,半空中人剑合一,直刺向老鸨子。

    半空中余光瞥见许半生依旧“呆立当场”,忍不住开声大喝道:“那位兄台你还不趁机离去,现在这两个小妖实力还差,有我在她们便无暇顾及于你,待会子时老妖怪出来,我也保不得你的安全。速速离去才是正理,今晚你也就是侥幸遇见了我,否则的话。你也会被吸尽元阳而死。”

    许半生听罢又是心中一笑,抬起头看了那少年公子一眼,之间他的剑光暴涨三尺有余。看来在剑术上的造诣还颇为不俗,在先天之中也算的上是一把好手了。只是招式转换之间不够纯熟,衔接太慢,露出了不少破绽。否则三招之内必然能够杀的这个老鸨子人头落地。

    老鸨子也是不慌不忙,后撤一步,避开少年公子剑芒的锋锐,手中长鞭来不及撤回,却用长鞭的手柄迎向那柄长剑。

    “小蹄子,你再不与我一同杀了他。一会儿娘娘出来你便难逃一死!”老鸨子情急之下,大声叫道。

    相比起少年公子。老鸨子显然更了解双方的实力差距,此刻少年公子虽然和她还只在伯仲之间。可实力上的巨大差距却是无法弥补的。现在那少年公子只是战斗经验太少而已,一场战斗的提升虽然有限,可哪怕是一丁点儿的提升,也会让这个老鸨子无能为力。到那时,强弩之末的老鸨子根本就挡不住这少年公子几招。

    可是,秋雨哪有可能去帮老鸨子,她对许半生刚才的话深信不疑,许半生的脉门都已经被她扣住了,却轻轻松松的挣脱了开来,而且渡入她体内的真气更加说明许半生也是炼气期以上的修仙者,那绝对是跟娘娘同一个级别的人,即便许半生并没有什么禁制在她体内,她也毫不怀疑,许半生能够在举手投足之间令其灰飞烟灭。

    娘娘的威胁虽然巨大,可怎么也比不过当下的威胁,进也是死退也是死,贪生怕死如秋雨,自然会选择往后退。至少,往后退的话还能多活片刻,哪怕只是片刻。

    少年公子和老鸨子在院中战成一团,剑光所至,无不碎石纷飞,花瓣更是如同漫天的花雨一般,纷纷坠下。

    老鸨子的长鞭也不是吃素的,每一鞭都有碎石开碑之功,剑光鞭影打在那些虚幻之物上,竟然无法使其呈现原形。许半生就愈发肯定,这院子乃是宝物所幻化,而非那个所谓娘娘之功,这是个幻境,而并非幻术,若是幻术,经此摧残早已显露原形了。

    二人在院中早已过了不下百招,渐渐的,实力上的优势开始有所呈现,少年公子毕竟是先天之境,逐渐的占据了上风。老鸨子也再无暇斥责秋雨,只是全力抵抗,只希望子时一到娘娘破壁而出,到时候便是这个少年公子的死期。

    秋雨却是悄悄的靠近了许半生,悄声问道:“许公子,您为何不助那少年公子一臂之力?”

    许半生平静的看着秋雨,笑道:“怎么,想试探我?”

    秋雨连忙跪下,口中言道:“奴婢不敢,奴婢只是奇怪,以许公子之能,若想杀了老鸨子绝对是手到擒来,又何必让那少年公子苦苦而战。奴婢绝不敢有半点试探许公子的心思,许公子乃是和娘娘一样的……不,许公子乃是比娘娘还要强大的多的仙长,奴婢断不敢有半点违逆之心。”

    许半生这才点点头,道:“你休要问那么多,只管静静看着便是。”说罢,看了看天空之中,因为十五刚过不久,月儿还算圆。现在还不到中天,距离子时大约还有一刻左右。

    秋雨再不敢多言,讷讷退下。站在一旁,心里最大的想法其实是如果她现在逃走。许半生会不会当场杀了她。

    本想鼓起勇气再问问许半生,可终究还是不敢,只得想着,一会儿娘娘出现之后,恐怕第一时间也顾不上她,等到这许公子跟娘娘动手之时,便是她逃走之际。

    少年公子和老鸨子还在激战,院中已经几乎没有完好的地方了。假山流水尽皆损毁,那些四季不败之花也是支离破碎片片凋落,院内已经是一片狼藉。

    此刻的老鸨子基本上只有招架之功,已经完全没有还手之力了,而少年公子却是越战越勇,现在的场面才略微有些像是先天打后天了。

    这时候,许半生突然转过头,对秋雨说道:“上去帮忙吧。”

    秋雨一愣,根本就没明白许半生的意思,怔怔的向前走了两步。心里还在想着,那少年公子如今已经占尽优势,老鸨子再撑不过几招了。这会儿让我上去帮个什么忙?

    随即她便听到许半生在她身后说:“我让你帮老鸨子。”

    秋雨彻底愣住了,转过身不解的看着许半生,许半生笑着说道:“时间还有一会儿,快去。”

    纵是满心疑惑,秋雨也不得不朝着院中走去,一咬牙,双脚踩在地上,纵身扑向少年公子,粉拳重重的朝着少年公子的面庞袭去。

    老鸨子几乎已经绝望了。她在少年公子一招急似一招的攻势之下,已经彻底没了还手之力。眼看着就要挡不住少年公子这一剑,却不想横刺里冲出一个秋雨。一拳攻向少年公子,倒是逼得少年公子不得不侧移了半步,那剑光也失去了准头,只是在老鸨子的面门之上拉出一道血痕,横着将她的脸切成了两块。

    满面鲜血,血流如注,老鸨子暗道好险,只要秋雨那一拳晚来那么一刹那,这一剑恐怕就要从她脸上刺进去,从脑袋后边穿出来了。

    秋雨及时的一拳,虽然让老鸨子的脸被划断,可只是伤及表面,老鸨子早已满身是伤,也不知道流了多少血,也不在乎多这一点儿了。

    “贼蹄子,现在才来?”老鸨子怒骂,趁机反手就是两鞭,二人联手倒是逼得少年公子不得不退了两步。

    秋雨冷冷的哼了一声,没有理会老鸨子,心里却是渐渐明白了许半生为何要让她上来帮老鸨子。

    少年公子虽说实力远胜她们二人,可几乎完全没有对战的经验,今天对他来说,是一次极好的磨练的机会。就像现在,少年公子明明有着极好的机会,刚才若是能用左拳与秋雨硬碰硬一次,现在的老鸨子就已经是个死人了。老鸨子都不是少年公子的敌手,秋雨就更加不是了。

    可是,他却放过了这么好的机会,反倒是被联手的二人逼退了数步,剑法顿时凌乱起来,甚至忘记了在剑招之中注入精气,剑芒都已经消失了。

    子时还差一点儿,许半生就是想在子时来临之前给少年公子多一点儿的磨练,他也实在懒得亲自对付老鸨子和秋雨这样的人,所以他才会说出“时间还有一会儿”的话。

    眼看着少年公子很快调整了节奏,剑招又开始凌厉起来,秋雨一边抵挡着,一边思索着自己的退路。

    抬头看了看天,月亮已经快到中天了,这意味着子时就将到来。娘娘一出,那就是许半生和她的战局,不管是老鸨子,还是少年公子,包括秋雨自己,都只能做壁上观,根本插不上手。

    秋雨唯一的逃离之机就是娘娘出现的时候,但是,有个前提是老鸨子必须死,而少年公子也不能追击于她。

    后一点很容易,这个少年公子不知天高地厚,娘娘出现了他肯定是要去找娘娘的,可是老鸨子……

    秋雨的眼中不由闪过一丝杀机。

    正犹豫着,秋雨只听到一声熟悉的呼啸声,这是娘娘每晚破壁之时的动静,她熟悉无比。

    当机立断,秋雨猛然后撤,少年公子也正好一剑攻向老鸨子,老鸨子急急闪身,可秋雨却撞在了她的背上,直将她直接撞向了少年公子的长剑。

    噗嗤一声,老鸨子被刺了个透心凉。(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