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597章 娘娘现身

第0597章 娘娘现身2017-11-11 22:34:10Ctrl+D 收藏本站

    少年公子完全没有预料到这个结果,他早已预判自己这一剑会落空,可万万没想到一直帮着老鸨子打自己的秋雨会突然将老鸨子撞向自己。

    这一剑,与其说是少年公子一剑刺死了老鸨子,还不如说是老鸨子自己撞在了他的剑上。

    不管怎么样,老鸨子一剑毙命,临死之前,她指着秋雨怒道:“你果然是要背叛娘娘,你不得好死……”而后,一命呜呼。

    少年公子愣了一下,这就给了秋雨最好的逃跑机会,这也是秋雨这一撞的目的,她将老鸨子撞向少年公子的时候,根本连停顿都没有,老鸨子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她已经在围墙之上了。

    眼前是一片黑暗,可秋雨却是心中猛如打鼓,她知道,只要自己能走出这个幻境,她基本上就算是逃亡成功了,娘娘即便破壁而出,也只能先应付许半生这个劲敌。

    可是,就在她纵身就要一跃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漂浮在半空中,身后仿佛有一股巨大的吸力一般,将其拽着向后跌倒在院中的草丛之中。

    秋雨知道,这是娘娘出现了,她几乎在落地的同时向后连续击出两拳,双拳如泥牛入海,没有半点作用。反倒是秋雨只觉得自己的头发一紧,她整个人就被拖着飞速朝着影壁墙而去。

    “娘娘,我错了,放过我吧……”秋雨的口中发出哀嚎,很快,她就意识到娘娘已经不可能放过她了,于是她的哀求改变了对象,“许公子,您说过会放过我的。您救救我啊!”

    许半生当然不为所动,只是淡淡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而那名少年公子则是目瞪口呆的看着那面影壁墙。影壁墙上,就仿佛皮影戏一般。凹凸不平,起伏不定。

    雪白的墙壁仿佛只是一张薄薄的牛皮,里边不时凸起一块,又凹陷下去,就好像里边藏着一个人,想要冲破墙壁的束缚,却又不得其门而出。

    虽然从修行开始就已经听说过中神州修仙者的种种神奇,可少年公子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夸张的场面。此前分明是知道这里根本就是一个幻境。在幻境之中,出现任何情况也是正常的,可现在,少年公子似乎已经早已忘记了这一切,他只是震惊于眼前的这一切,浑然没有注意秋雨口中说的是些什么。

    秋雨在地面上被拖动着,速度很快,几乎转眼间就到了影壁墙前。

    影壁墙内,仿佛有一只手想要破壁而出,秋雨也就像是被那只手抓着。苦苦挣扎,却始终无法挣脱。

    少年公子突然意识到,那影壁墙内便是这里的那位娘娘。他当即一提宝剑,身体如离弦之箭般刺向那道影壁。

    一直以来都显得无动于衷的许半生,终于断喝了一声:“快快退开,你不是她的对手!”

    少年公子的身形在半空之中一顿,他扭脸望向许半生,可却依旧不停,一剑朝着那几乎探出影壁已经可以看出五指形状的手臂斩去。

    许半生摇摇头,他本不想救那秋雨,这等心志不坚的修行者。无论是否受到这个所谓娘娘的胁迫也是死不足惜。她若能自行逃了去,那是她命大福缘厚。可若是逃不掉,也只是她的命理如此。

    但是这个少年公子。本是宅心仁厚之士,也有急公好义之举,虽然莽撞了些,可心是好的,许半生断然没有旁观之理。

    而只要许半生出手,就必然会同时救下秋雨,哪怕是许半生救下少年公子之后再不去管秋雨的生死,秋雨的缘法之中也必然存在了许半生的痕迹。

    此时此刻,唯有凭心而行,许半生修的本就是无为法,一切顺其自然,事态走到哪一步,许半生并不会去刻意的控制。

    如今既已出手,那就依据形势而言,秋雨能不能活,依旧是看她自身的运势。

    许半生扬起一掌,五行功凝成一道剑气直奔那只几乎伸出影壁墙的手而去。

    后发先至,抢在少年公子的一剑之前,堪堪斩在那只手臂之上。

    影壁墙内突然爆出一声极为惨烈的呼痛声,那只手迅速的缩了回去,可是,在剑气斩落之处,依旧是一片鲜红,许半生这一道剑气,让那娘娘受了不轻的伤。

    秋雨起身便逃,她深知许半生并不是在救她,只是为了少年公子不得不连她一并救了下来,是以一有机会,她便是全力意图逃将出去。这是一种生命的本能,想要活下去,就不能有半点的犹豫。

    许半生这道剑气,终究是斩在影壁墙之上,伤了娘娘的手臂的同时,也让影壁墙爆出一个大窟窿,一道黄烟从那窟窿之中飘逸出来,随即慢慢凝成实体,许半生也快步上前,一把拉住早已被惊傻的少年公子,急急向后撤去。许半生自己虽不惧那娘娘,可这少年公子若是在一旁蠢蠢欲动,许半生还真没有把握护得他的安全。

    “不想死的话,就赶紧离开,这个娘娘绝非你能对付。”许半生说完之后,立刻转身,取出了来到九州世界之后他还从未用过的寒铁软剑。

    软剑绽放出森森寒意,许半生轻轻一抖,那剑便挺的笔直。

    看着手中的软剑,许半生不由想起李小语的点点滴滴,从自己跟她第一次见面的那个地铁站,到最后一次李小语被收入他的太一洞天之中,所有的记忆在一瞬间仿佛潮水一般涌入许半生的脑海,这竟然使得许半生产生了一种幻觉,就仿佛李小语就站在他的面前,正对着他微微笑着,娇俏可人,栩栩如生。

    许半生不由得呆住了,口中忍不住喊道:“小语?”

    眼前的李小语对他发出灿烂的笑容,伸出了双臂,就好像在等待许半生投入她的怀中一般。

    许半生突然意识到不对劲,李小语一贯冷若冰霜,这与她修行的功法有关。也使得她的性子变得越来越冷。即便是面对许半生的时候,她也想展现出自己温柔的一面,也曾有过微微的笑容。可却从来也不曾绽放出如此灿烂的笑容。

    眼前的李小语虽然跟记忆中的李小语长的一模一样,可是。许半生知道,这绝不是李小语,李小语绝不会笑得如同春日的阳光,这个李小语是假的。

    当即手中寒铁软剑一振,许半生当头就是一剑挥下,五行功再度凝成一道剑气,这次比刚才更加凌厉,还带有寒铁软剑的冰寒属性。直奔眼前的“李小语”而去。

    李小语的笑容陡然收敛,拧身急转,滴溜溜转了几个圈,脸上再没有丝毫笑意,取而代之的是狰狞到极致的扭曲。

    “嘿嘿,你竟然能看穿本娘娘的幻术,的确是有点儿水平,难怪敢来娘娘这里放肆!”

    只见眼前的身影已然变化,再不是李小语的模样,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身穿杏黄色衣裙的女子。看模样大约二十出头,正是女人最美妙的年纪,身材********。胸前衣领极低,露出一抹饱满的胸脯,那净白的肌肤以及那深不见底的沟壑,挑起男人最为原始的欲|望。

    此前对那些幻影不为所动的少年公子,看到这个女人,也不禁感觉到喉头发干,不自觉的就产生了强烈的*,只想要跟这个女人一夜欢愉,哪怕是为此葬送了自己的性命也是在所不惜。

    许半生当然不为所动。倒不是这个杏黄衫的女子不够有吸引力,只是许半生从前身边尽是绝色女子。若论美貌,几乎个个都不输于她。身材也自有朱弦和许兔兔比她更好,对此,许半生可谓是已经习以为常,并不觉得眼前这个妖娆的女子多有吸引力了。

    女子娇笑着,不断的抖动着她那对诱人心魂的巨|乳,她对少年公子已经开始呈现沉迷的表现十分满意,但却发现许半生竟然不为所动,只是又一剑刺了过来。

    剑锋不过二尺有余,可剑芒却足足暴涨至一丈有余,就像是许半生手中拿着一把大刀朝着女子刺了过去一样。

    女子急忙躲开,手一挥,一条杏黄色的丝带朝着许半生飘飘悠悠的卷了过去,许半生冷哼一声,翻腕就是一剑,此前直刺的剑光瞬间消失,又变成足有两尺宽的大刀斩向那软软的丝绦。

    剑锋过处,丝绦立断,落在地上就变成了一截枯藤。

    只是,若是仔细观察,那枯藤之中,竟然好似有些许汁液流出,就像是女子被砍下了身体的一部分,血液流出一般。

    女子明显皱了皱眉,身体疾向许半生冲来,双掌之间多了一把小弓。

    女子身形极快,手上丝毫不慢,张弓搭箭,五指一松,一道赤红的光芒便朝着许半生射来。

    许半生右手负剑在背,左手呈拈花状向前拍去。

    剑光转瞬即至,许半生那拈花般的一掌迎着箭锋一滑,拇食二指便叼住了箭尾,而后手腕轻摆,也不知道怎么就将那赤红的箭光调转了方向,手掌微微发力,便使那箭光朝着女子反射了回去。

    女子手中小弓一晃,那赤红的箭光便消散不见,女子此刻也到了许半生身前,一掌拍来,掌心之间隐约有水光流转,又有几分绿色隐约晃动。

    许半生好似不察,背负之剑来不及前刺,他便用左掌朝着女子的双掌迎了过去。

    女子的眼中闪过狡黠的光芒,心中想到,任你如何终究还是上了老娘的当,这一掌你若是用剑来挡也就罢了,敢用肉掌跟我硬拼,除非你已经筑基,哪怕是炼气九重天之巅,老娘也管保叫你掌心穿透,直轰在你胸膛之上。

    就在许半生的单掌即将触碰在女子双掌之间的时候,女子掌间猛然激流涌出,浑黄的水箭直喷在许半生的掌心之间,这还不是最后的杀招,那浑黄的水箭之间,还有一道绿色的光芒瞬间闪现。(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