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598章 葡萄成精

第0598章 葡萄成精2017-11-11 22:34:12Ctrl+D 收藏本站

    捉云手!

    许半生这如拈花般的一掌,正是捉云手。

    连云都能捉,何况一个小小的绵里藏针。

    手掌不过轻轻一抹,便沿着那喷溅的水箭边缘滑落下去,浑黄的水箭中央,那点绿色的光芒瞬间暴涨,扭曲着想要缠住许半生的手腕,可是许半生的拈花指微微一动,竟然将那犹如长藤一般的绿色捏在两指之间。

    顺势在手腕上绕了两圈,许半生轻轻一拉,杏黄衫女子便直朝着许半生的怀中飞来,满脸惊骇之色,她本以为对付一个许半生绝对是手到擒来,万万没想到第一个杀招就被许半生如此轻易的破解,并且还让她陷入如此被动的境地。

    仓促之间,她只得取出一件土灵法宝,名为不息壤,投掷在自己和许半生之间。

    不息壤落地,霎时间便疯狂的生长起来,短短时间内,就形成了一面土墙,将许半生和娘娘完全隔绝开来,并且将娘娘整个身躯完全包括其间。

    许半生用力一扯,扯断了绿色的藤蔓,那藤蔓刚刚断开,就变成了枯灰的颜色,仿若枯死许久一般。

    扔掉了那截藤蔓,许半生看着眼前终于停止生长的小土山,冷冷一笑,道:“好一个娘娘,不过是树木成精而已,你不在中神州好生修炼,却跑来中神州行此妖法。”说话之间,许半生双手将寒铁软剑举过头顶,重重的向前劈下。

    劈下的同时,他的身体缓缓的倒飞出去,可剑尖之上,却凝聚出一道长达两丈有余的剑气,浑厚如实质。当头一剑重重的劈了下去。

    那剑光直劈在土山之上,竟然一剑将那土山从中间劈为两半,就像是劈柴一般。这场面,倒是颇有点儿传说中二郎真君劈山救母的意思了。

    土山之中发出一声哀嚎。杏黄衫女子化作一道黄光就要逃走,许半生仗剑跨出两步,每一步都有数丈之遥,轻轻松松的挡在娘娘身前,仗剑所指,娘娘不得重新化作人形,落在地上。

    “你是何人?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何来找我的晦头?”

    看那杏黄衫女子已经是气喘吁吁。身上血迹森然,但却看不出哪里受了伤,但肯定是许半生刚才那一剑所致。

    许半生哼了一声,道:“那埋骨在你这里的那些男子,又与你有何仇何怨?你不光杀了他们,还吸尽他们的精血,让他们神魂俱灭,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了。”

    女子瞪着双眼,道:“这些凡人死不足惜,我等修仙者。欲练神功,谁还顾得上这些凡人的性命。”

    许半生再度哼了一声,道:“这话你敢在中神州说么?的确。相比起修仙者,凡人就如草芥又如虫蚁一般,可即便是化神返虚,尚不敢如此视人命如草芥,你又怎敢放此厥词?!更何况,你一介修仙者,虽是草木成精,可也进入了炼气期,你难道不知中神州数十万年来的规矩么?修仙者未经许可是绝不允许回到其余八大神州的。”

    杏黄衫女子对许半生怒目而视。道:“你凭什么说我?我不能来这里,难道你就可以了?你少想骗我是专门为了擒我而来。如果真是那样,他们绝不会派一个区区炼气期的外门弟子来找我的麻烦。最少也要派个筑基期来。”

    许半生微微颔首道:“我的确没有得到任何人的允许。那是因为我不需要。我从未去过中神州,我是在这里领悟修仙之道进入炼气期的,现在,我有资格了么?”

    杏黄衫女子顿时呆住了,随即放浪的大笑起来,笑得胸前那抹白色几乎要跳出衣衫,在一旁早已目瞪口呆的少年公子,更是恨不得将双眼附到女子胸前好看个仔细,小腹之中更是升腾起熊熊的烈火,恨不能现在就跟那杏黄衫女子行秦晋之好,哪怕为此放弃生命也觉得并不可惜。

    “你胡说!你以为你是谁?在东神州领悟炼气期的,几十万年了,九州世界之中从未听说。你定是个散修,听说了我这里的事情,知道老娘身上法宝众多,所以想来捡个便宜是吧?老娘告诉你,就凭你的修为,若不是老娘此前轻敌,你以为你真的能伤的了我?”

    许半生手中寒铁软剑一抖,沉声道:“你没听过不代表没有,无需多言,今日我定要斩你于剑下,我倒是要看看你的法宝究竟能否奈何的了我!”

    “既是你不知死活,就别怪老娘心狠手辣了。娃娃,虽然你满口胡说八道,不过这一身皮肉真是不错,娘娘我今天一定让你尝尝*的滋味儿。”说罢,她甚至看了一眼在一旁仍旧呆若木鸡的少年公子,抛了个媚眼过去,道:“小公子别急,娘娘我一会儿先采了这个小公子,然后就来宠幸与你。”

    说罢,杏黄衫女子双手一晃,手里顿时多了一件形状古怪的兵刃。

    这东西与其说是兵刃,倒不如说是一串葡萄,一根小小的藤枝之上,结着数十颗葡萄一般的圆球,只是颗颗都是杏黄眼色,跟一般的葡萄多有不同,个头儿也大了许多,每一颗葡萄都足有乒乓球大小。

    手腕一摆,杏黄衫女子便摇晃着那奇门兵刃朝着许半生冲了过去,双脚早已离地,完完全全就是飞行的状态。

    那葡萄般的兵刃在空中发出叮当声响,竟然有些魅惑人心之意,本就已经失魂落魄的少年公子,此刻更是双眼冒出火光,嘴角都忍不住淌下了涎液。他只觉得浑身上下都是火在燃烧,眼中杏黄衫女子就像是不着寸缕露出一身大白肉等待着他莅临一般,若不是双脚不受控制无法走动,他现在就能扑上前去向杏黄衫女子求欢。

    一开始,许半生也受到葡萄之间撞击的蛊惑,可是很快,他的脑中就恢复了清明。这女子也就是炼气期初期的修为,迷惑一下先天后天还可以。想要这么简单的就魅惑了许半生,那是绝无可能。

    挺剑迎上前去,许半生这一剑直接插进了杏黄衫女子手中的奇门兵刃之中。许半生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剑尖就像是没有碰到任何一颗葡萄。长驱直入,根本就没有半点阻力。

    整串葡萄也有接近一尺多长,比长剑短的有限,许半生这一剑直接就将那葡萄串刺了个通透,剑尖在葡萄串的柄端露出少许。

    杏黄衫女子生生娇笑,口中之言变得淫hui不堪,她说:“哎哟我说公子,你还挺着急的么。这样就直捣奴家的花心了?哎哟哟,奴家好舒爽呢!”

    许半生俊面一红,饶是他也可算是阅女无数了,遇到如此露骨的言辞,终究还是有些羞意。

    手中寒铁软剑一拧,可是,那剑显然被那些葡萄锁住了,以许半生的力量竟然没能抽回来。

    “哼!”口中发出一声清喝,许半生手腕翻转,寒铁软剑顿时变得柔软如绵。许半生轻轻往回一带,那寒铁软剑便从葡萄之间被抽了出来。

    真气再度灌注入内,寒铁软剑重又变得坚硬起来。

    “哎哟。娃娃你看来不是童男子了呢,道理懂得通透,知道硬邦邦的是出不去的,只有变软了才能出去,咯咯咯……”口中连声的荡笑,更是让许半生的双颊开始变得滚烫。

    许半生当然知道这女子不过是故意用这些话来刺激他,希望他会心乱,从而可以用她的魅惑之术不费吹灰之力的拿下自己,许半生立刻在心中默念明性诀。脑中再度清醒下来,此前发烫的双颊也恢复如常。

    再度挺起手中长剑。许半生依旧朝着杏黄衫女子刺去,女子娇笑两声。故意挺起了高耸的胸脯,同时将手中的葡萄串送上前来。

    看上去,和之前那次没有任何区别,许半生一剑刺在葡萄串之中,可是,女子却是感觉到了从寒铁软剑上传来的庞大力量。

    这一次,许半生在软剑刺入葡萄的一瞬间就撤消了真气,让软件变得绵软如蛇,这样,无论女子如何改变那串葡萄兵刃的内部结构,也不可能让软剑像是刚才那样仿佛刺在了一个空洞之中。那些葡萄不管怎么改变位置,软剑都会沿着其球形的边缘滑落下去,刺向下一个葡萄。

    寒铁软剑在葡萄之中发出了不绝于耳的叮当声响,等到许半生再度灌注真气入内,重新使得寒铁软剑变得无比刚硬的时候,在葡萄之间扭曲不成形的寒铁软剑,立时绷直,其周边的葡萄都遭到极为强大力量的轰击。

    其间震动迸裂,几乎让杏黄衫女子握不住手中的葡萄柄。

    “是你逼我的!”杏黄衫女子见许半生完全不受自己的魅惑,顿时俏脸一寒,手腕翻转,张口叱道:“给我松手吧!”

    她这边手腕轻轻翻动,那葡萄串在她手里转了何止数圈?

    可是,许半生却是凌空而起,身体跟随着寒铁软剑也转了相同的圈数,轻松的破了杏黄衫女子这一招。

    体内真气蜂拥而出,齐齐轰向女子手中的葡萄串,那力量,如同江河,如同海啸一般,杏黄衫女子口中闷哼一声,她意识到,许半生的真气极为浑厚,力量也绝非自己可以硬憾,可这兵刃也是她身体的一部分所化,绝不能松手,她双眼一虚,顿时做出了一个决定。

    葡萄串瞬间分解,数十颗硬如钢铁的葡萄齐刷刷的射向许半生,许半生急忙后撤,同时在身前将五行功布成一个圆盾,手中的寒铁软剑也是朝着那些葡萄削去。

    剑尖刚刚触碰到一颗葡萄,那颗葡萄就像是火炮一般爆炸开来。

    一颗既爆,周围其余的葡萄也瞬间爆裂开来,轰隆隆的爆炸之声不绝于耳,空中顿时一片火海,就像是雷暴一般。

    许半生顿时陷入一片火海之中,巨大的爆炸力,推动着本就后撤着的身体向后飞去,许半生只觉得侥幸,幸亏用五行功化作圆盾挡在胸前,否则,自己真有可能着了那杏黄衫女子的道儿。(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