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603章 兄妹相称

第0603章 兄妹相称2017-11-11 22:34:18Ctrl+D 收藏本站

    朱宛清这才缓缓坐到许半生的对面,点了点头,道:“那好,小妹就高攀许兄了。”

    许半生笑笑点头,道:“你无需担心,那晚我一见到你就知道你是女儿身,所以应当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你睡着了的这三日,我并未占你丝毫便宜,这两晚我都是在地上打坐的。主要是不知道你何时会醒,白天尚无所谓,若是半夜之中,你醒来必定有些惊慌,所以我才没有另开一间房。”

    听到这话,朱宛清的心是彻底放下了,像是许半生这样的人,自然不会有半句谎言,他既说如此,便定是如此。

    可是,也不知为何,朱宛清的心里竟然生出小小的失望,就好像许半生既然知道她是个姑娘家,竟然丝毫不动心,这简直就是一种罪过一般。

    “你是从皇宫里偷偷跑出来的吧?前两****也不知道你的身份,不过我想你家里人一定很担心了,你突然这么失踪,闹不好已经搞得满城风雨,我想,你还是差人回去禀报一番吧,也好让你家里人放心。”

    朱宛清摇摇头道:“皇家之事,虽然不在修仙者的眼内,可是也绝非平常过日子那样。我私离皇宫,父皇和母后只会竭力隐瞒,并派出心腹私下寻找,绝不敢张扬出去。一国公主都跑掉了,这也太有失皇家威仪了。”

    许半生哑然失笑,想想也是,古代的凡人等级森严犹胜后世,许半生这是习惯了地球上的思维了,那些国家元首的儿女虽然尊贵,可也绝没有古代的皇族甚至一个大官的儿女尊贵,他们是绝不会允许这样的消息流传到市井之中的,那也太荒谬了。

    点了点头。许半生又道:“即是如此,你自己决定就好。如今你也醒了,今日时候太晚。我不劝你。不过明日,我还是劝你尽快回去。我想,你父母一定很担心。这一点,天底下所有的父母都是一样的,不会因为身份的不同而改变。”

    朱宛清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许兄,那晚我还以为自己能够降魔卫道,没想到只是一个笑话,多亏你救了我。否则我现在只怕……我刚才让伙计准备了一桌酒席,想与许兄畅饮一番,还希望许兄能给我这个面子。”

    许半生微笑颔首,道:“那晚即便没有我,只怕那个老妖也会在你身上吃个大亏。它定然看不出你女子的身份,若是先意图与你*一番倒还好,可我想它应该是不会有如此念想的。直接吸取你的精血,它自己也会因此前功尽弃,甚至为此付出极大的代价。你是纯阴之体,它修炼需要的是男子的元阳。纯阴的精血对它不啻于毒药。只不过,你只能是与它两败俱伤而已。”

    朱宛清张大了嘴,她哪里懂得这些。默默的点头:“我实在是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以为自己突破了先天就已经无敌了,没想到……”

    许半生呵呵笑着,又道:“所以此前你与那老鸨子交手的时候我并未插手,就是希望通过她让你明白,你的实力,即便是在这中神州之下,也依旧微不足道。以你的战斗经验,一个身之境就足以让你吃亏了。你既已明白这个道理。这对你以后的修炼也有很大的好处,这反倒是好事。”

    伙计送来了酒菜。朱宛清拿起酒壶,给许半生满满的斟上了一杯酒。

    “许兄。无论如何,我都要感谢你的救命之恩。小妹不才,敬你一杯酒。”

    许半生端起酒杯,跟朱宛清一饮而尽。

    “许兄,那晚后来怎样了?那个葡萄精好像还没死呢!”

    许半生笑着取出几件东西,三个玉玦,一堆石头一般却看得出来其中藏着丝丝云雾状的东西,以及一支风幡和一根手掌大小上边刻满了古怪文字紫金打造的法杵,另外还有一支不知道什么材质,但是却色彩纷呈极为漂亮的发簪。

    “你当时精气透支太严重了,如果不帮你护住心脉,我肯定无法让你复原如初。我只能以强力护住你的心脉,这就是你晕过去的原因。然后我剪断了那个葡萄精的根,把它给烧了,它已经彻彻底底的离开了这个世界,重新化作天地间的元气。那个幻境我也破掉了,这就是构成幻境的法宝,葡萄精利用这几件法宝,构建了一个法阵,才会出现那样一个幻境。这个发簪是它头上所戴之物,以我目前的修为尚不知这个发簪有何妙用,但是其中阵法结构精妙犹在这几件法宝之上,想来也是不可多得之物。另外还有这个……”许半生又取出一根腰带,腰带之上有四个腰囊。

    “这跟腰带也是法宝,应该是储物所用,这四个腰囊俱是次元空间,可是目前我的修为无法打开它,并不知道这里边有哪些东西。你也算是那晚出了不少力,葡萄精也算是死在你的手里,这些法宝你随便挑一些吧,就算是咱俩分赃了。”

    朱宛清也知道这些东西都是极好的法宝,可是她却觉得自己没有理由拿取这些东西。若不是许半生,那晚她无论如何都是个死字,现在许半生打败了那个葡萄精,即便最后那几剑是由朱宛清完成的,她也绝不好意思拿取这些东西。

    “我能活下来,就已经是许兄之功了,小妹我又怎么能够再拿取这些战利品。这些东西还是许兄收起来吧。”

    许半生笑了笑,道:“其实现在我也不知道这些东西有何妙用,这些东西在那个法阵之中自然可以发挥其功,但是到了我手里就像是死物一样。但是可以肯定,这些东西都是很不错的法宝,你想清楚了,确定不要?”

    朱宛清坚定的摇摇头,道:“我能捡回一条命就已经很庆幸了,又岂敢跟许兄分享这些宝物。”

    许半生倒是也不矫情,只是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过了年。就是修行家族的大比之日,先天以上都将会去中神州。中神州虽大,不过我想只要有缘。你我应当还有重聚之日。到那个时候,咱们再商议这些东西的归属。最主要是腰带里究竟藏了些什么宝贝我也不得而知。真要分赃也无法公平。不过这个发簪,我留着也是无用,始终是个女儿用的东西。这个你就拿着吧,即便是不知其用,戴在头上也挺漂亮的。”

    朱宛清看了看那支发簪,的确是漂亮的让见过无数精美首饰的她也为之心动,如此漂亮精妙的发簪她也是前所未见,不由得点了点头:“那我就多谢许兄厚爱了。”

    说罢。大大方方的拿起了发簪,放在怀中珍藏起来。

    许半生收起了桌上那些东西,始终是林林总总一大堆,可是许半生一动手那些东西就不见了,朱宛清大感好奇,问道:“许兄,你也有次元空间的宝贝?”

    许半生拿出一枚戒指,笑道:“就是这东西,这是我以前偶然得到的,空间很小。不过装下这些东西倒是无虞。”

    既然是人家的宝贝,朱宛清也不便多问,只是拿过来看了半天。完全不知道如何使用,便又还给了许半生。

    “许兄,咱们还是边吃边聊吧,你是怎么会来到望都城的?你既然如此天才,为何还没去中神州,我看你年纪应该也差不多十五岁了吧?”

    许半生和朱宛清把酒言欢,虽说男女有别,可两人共经生死,又注定都是中神州的修仙者。自然不必拘泥小节,这顿饭。朱宛清直接就喝醉了,许半生也有了五六分的酒意。

    将朱宛清扶上了床休息。许半生喊来伙计将屋内收拾干净,刚掩上门,就听到朱宛清在床上轻声喊着自己。

    “许兄,许兄……”

    许半生走到床边,信口问道:“何事?”

    冷不防朱宛清伸出了纤纤素手,一把抓住了自己的手掌,拉着他就倒向了床上。

    “许兄,能认识你我简直太高兴了,你不知道,皇宫里那些家伙,明明都是些凡人,还一个个装的人模狗样的,我真是给憋坏了。平时他们是一滴酒都不让我沾的,说什么金枝玉叶,一国公主,要注意仪态。可是我是修行者啊,我两岁半就觉醒了道心,十二岁迈入先天,可是父皇和母后却不肯让我跟随中神州的仙长离开,非要让我多留一年。过完这个年,我是绝不会再答应了,说什么我也要去中神州开始修炼。要是上一次我就走了,现在说不定也是炼气期的修仙者了,就可以像是许兄你这么威风,也不会受那葡萄精的气。不过,说来也多亏了上次我父皇没让我去,否则我就没办法认识许兄你了,许兄,你说这是不是咱俩的缘分?真是羡慕你可以出来行走天下,增广见闻,可是我呢?从小就被关在皇宫之中,说是金枝玉叶高高在上,可实际上呢?我都快憋屈死了……许兄,要不你跟我一起回京都,去见见我父皇,然后你就冒充是中神州来的仙长,他肯定是言听计从的,你就说让我跟随你出去历练,好不好?”

    朱宛清嘟嘟囔囔的说了许多,越说越含糊,可是一双手却将许半生死死抱住。

    许半生也是有些半醉半醒,朱宛清抱着他不肯撒手,他也便倒在朱宛清身边,沉沉睡去。

    一觉醒来,已是日上三竿,朱宛清猛然一个翻身坐起,昨夜的一切历历在目。修行者和凡人不同,即便再如何酒醉,只要搜索记忆就绝不会错漏酒后的一切,不像凡人喝多了会断片儿。这一想不要紧,顿时就知道了自己竟然失态的抱着许半生,不让他离开,非要让许半生跟自己同睡。而且,许半生终于倒下来之后,朱宛清还钻进了许半生的怀里,主动拉着许半生的手将其紧紧抱住,甚至还满足的亲了许半生两口……

    可是,现在床上哪里还有许半生的踪影?倒是他留给朱宛清的那支发簪,就在枕边,依旧漂亮的让人无限心动。(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