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604章 腰牌

第0604章 腰牌2017-11-11 22:34:19Ctrl+D 收藏本站

    许半生已经到了京都。

    望都到京都的距离虽然很近,可也有百里之遥,不过对于现在的许半生来说,百里之遥也不过是片刻之事。

    他气海还很小的时候,他就已经可以一个小时一百多公里,那不过半个时辰而已。现在他的气海已经扩张到正常大小,时速更是达到了超过五百公里,这还只是疾行之术而已,若是学会神行术,速度还能快上许多,而若是学会御风飞行,一个小时上千公里也只是寻常而已。

    说起来,许半生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对他气海形成实际帮助的,并非路上的见闻,但是,这一切都跟一路上的见闻密不可分。如若没有此趟远游,他绝不可能有此机缘让自己的气海扩大到跟常人相当的地步。但是再往后,行走在这片大陆上就没有太大的作用了,毕竟真正令得气海扩大,实力大增的是神魔气息。神魔气息的衰败以至消亡才是他气海成长的因,如今他不可能再找到一道神魔气息以供自己消耗,气海自然无法再度扩大。

    不过许半生相信,自己去到中神州之后,一定能找到其他的方法让气海进一步的扩大,也让自己的虚灵根进一步的凝实,到那时他才会真正的展现出天才的一面。

    如今,继续行走还是回到许家,对许半生而言已经没有太大的区别,不过他也不想立刻回去,能够留在这片大陆上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今后想回来,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许半生也想多看看这个世界,究竟跟地球有什么不同。

    因此他还是一路朝着京都的方向走去。十分钟之后,他就已经抵达京都城门之下。

    此前进入望都城的时候,他还要给看守城门的士兵一些好处。不过现在就用不着了,朱宛清昨晚给了他一个腰牌。告诉他凭这个腰牌在大唐境内绝对无人胆敢阻拦,而且除了皇族之人任何官员见到这块腰牌都必定会卑躬屈膝。

    许半生查验了一下腰牌,知道这也是件法器,凡人只要拿在手里就会在脑中响起帝皇之威,大概是中神州的修仙者给各国皇族的身份证明,这显然比地球上古代要方便的多,皇家微服出行再不用担心安全问题,他本不想收。可朱宛清又拿出了一块腰牌,许半生想到这可以给他今后行走在大唐帝国之中带来诸多的方便,也就收下了。

    走到城门口,将腰牌交给守城的兵士,那兵士一接过腰牌顿时就感觉到像是皇上来了一般,二话不说就给许半生跪下了,口称“小王爷”,顿时,城门之上的士兵也纷纷跪拜下来,许半生接回腰牌进入了京都。

    其实许半生也是有些糊涂。他只想到了这块腰牌给自己能够带来便利,却忽视了如果这是在其他的城市尚可,毕竟距离京都尚远。城内的官员也不可能随时汇报给皇宫中人知晓。可是这里是京都啊,他一个陌生面孔这么拿着代表皇族,而且还得是当今圣上直系的腰牌大摇大摆的进入京都,这里的官员岂能不赶紧上报?

    主要是许半生并不知道整个大唐帝国,这种腰牌一共就五个,皇上自己留了两块,都被小公主朱宛清给偷了出来。其余三块,一块是当今太子拿着,两块由皇上的两个极受信任的弟弟拿着。这在京都的官员和军队之中都是公开的。不管是哪一位,把守城门的士兵岂能认不出来?现在许半生这陌生面孔。士兵虽然依旧按照规矩跪在他的面前,可岂能不就此上报?

    结果便是许半生刚刚进入皇城不久。就被一队皇宫里负责安全的带刀侍卫给团团围住了。

    这些带刀侍卫都是常年在皇上身边负责皇宫安全的,小公主偷跑出去,他们的责任首当其冲,一连半个多月都没能找到小公主的下落,皇上是每天都在发脾气,宫廷侍卫也就是皇宫羽林军的将军好歹也是个正二品的大官,被皇上数次勒令三日之内找到公主下落,否则就降职罚俸,如今已经快要被降职到御马圈喂马去了。听说有人竟然拿着被小公主偷走的腰牌出现在京都,这家伙立刻带着从前的手下,现在个个都比他官职更高的带刀侍卫前来捉拿要犯。

    连腰牌都被人拿走了,小公主还不定被他怎么样了呢,这位从前正二品如今已经降到七品的倒霉蛋,一方面想要把许半生乱刀剁死泄愤,一方面也在胆战心惊。找不到公主就已经快去喂马了,这要是公主真的遭了许半生的毒手,他全家死绝都无法浇熄皇上的怒火。

    看到手中俱都握着明晃晃的钢刀,齐刷刷围住自己如临大敌的侍卫,许半生一下子明白了自己的失误在哪儿。

    他苦笑着摸了摸鼻子,拱拱手问道:“请问我该跟哪位说话?”

    那名如今只能穿着老百姓衣服再不敢把他正二品的盔甲穿在身上的倒霉蛋,立刻手提钢刀冲了出来,刀尖直指许半生,喝道:“还说个屁的话,你快些束手就擒,小公主现在何处,你把她怎样了,还不从实招来,否则我一刀就砍了你的头。”

    许半生见那刀尖着实离自己太近,他便伸出手,那些带刀侍卫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就发现他们手里的刀都不见了,而许半生却是抱着一大堆刀,好整以暇的看着他们直乐。

    这一下,这帮侍卫包括那名原先的将军都知道这是遇到修行者了,而且这个修行者比小公主的修为可是强多了,难道是中神州来的仙长?一帮人顿时面面相觑,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继续。

    许半生把刀扔在了地上,笑着说道:“我就跟你说罢。你们所说的小公主可是朱宛清?”那将军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许半生又道,“她现在很安全,我在望都见到了她,遇到一些意外。不过都已经解决了。我想,她此刻大概也差不多在回来的路上了,你们无需担心。这腰牌是朱宛清送给我的。我本不想要,只是想图个方便。就带在了身上。倒是让诸位误会了,想必这段时间你们那位皇上也是急坏了吧。不出意外,朱宛清今日一定会回到皇宫。诸位职责在身,若是不信,我可以随你们走一趟。等到朱宛清回来,真相便可大白。如何?”

    见许半生如此通情达理,也愿意配合他们跟随他们回到皇宫,这些带刀侍卫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最关键是许半生刚才表现出的实力。若是不想跟他们走,他们还真是无可奈何,根本连人家一招都挡不住么,这种修行者的事情,也绝非他们这帮人能管得了的。真要发动大军,至少拿数百人的命来填大概可以搞定,可是,有必要那样么?

    于是那名将军恭恭敬敬的一拱手,一躬到地,道:“仙长宽仁。末将拜谢了。”

    许半生笑着点点头,心道真是无妄之灾,昨晚被朱宛清拉着一不小心就睡了。虽然并未发生任何龃龉之事,可许半生岂能不知道朱宛清稀里糊涂的还主动的吻过自己?一早离开也就是为了避免朱宛清醒来之后的尴尬,没想到这腰牌还是替他惹出了麻烦。

    “劳烦诸位前头带路,我随你们走一趟。”

    就这样,许半生跟随这队带刀侍卫就进了皇宫,这会儿皇上已经下了早朝,正在御书房批改奏章,听说有了小公主的消息,他当即表示召见。可是又听说对方是个十来岁的少年。而且是个修行者,即便是一国之君。他也不得不摆驾相迎。

    皇族也可以算是修行家族,不过跟其他的修行家族相比。整体实力上大有不如,像是朱宛清这样可以算作是天才的人物,几千年也未必有一个。事实上,整个皇族,朱姓一脉,统治大唐帝国以来,除了朱宛清,也只有百多年前,出现了一位在十五岁之前达到先天的子弟,而且那还已经是旁支到丢到边陲之地给块封地就不闻不问的支脉。也正因如此,当今圣上朱彦鸣才舍不得让自己的小女儿去中神州修炼,在他看来,自家的儿女,不修仙也是逍遥一生,何必去冒那个险,他乃是一国之君,岂能不知修仙之途虽然令人神往,可也是艰险重重,稍有不慎就是神魂俱灭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哪比得上逍遥人间,百年之后再进轮回来的保险?

    朱彦鸣其实也是后天的高手,不过他觉醒道心已经是十来岁的事情了,到现在接近五十的年纪,也不过是舌之境而已。现在听说来的人来自于修行世家许家,又是个先天以上过完年就要被接引到中神州去的修行者,他也只能纡尊降贵的亲自迎接。

    哪怕是皇族,也很少跟修行世家的人打交道,说白了就是修行世家的人根本瞧不上人世间的所谓富贵,他们若是愿意,随随便便都能过的比皇上还好,朱彦鸣在见到许半生之前也是破费脑筋,不知道该怎么去跟许半生交流,尤其是该做出什么样的姿态。

    高高在上展现皇家威仪肯定是不行的,人家根本不尿你那壶,可让他一国之尊卑躬屈膝,他又怎么做得出来?

    好在许半生在进入皇宫之后,看到前呼后拥的皇上,旁边还站着一位衣着同样华贵堪称金碧辉煌的女人,就知道这肯定就是当今圣上和皇后了。

    他拱了拱了拳,道:“修行者许半生,见过陛下。”

    朱彦鸣心道这也好,大家平等相处,省的麻烦。

    也便拱了拱手,道:“听闻先生有小女的消息?”

    “朱宛清古道热肠,倒是颇有修行者的本色。前几天随我一起杀了一个多年成精的葡萄妖怪,如今尚在望都城呢,不过她答应过我,今日必然会回到皇宫之中,她也知道自己让陛下和皇后担心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