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605章 回家

第0605章 回家2017-11-11 22:34:21Ctrl+D 收藏本站

    朱宛清还真是下午就回到了皇宫之中。

    她还偷偷摸摸的往皇宫里溜呢,以为没人发现自己,却不知道她还没走进京都的城门,就已经被人盯上了。

    小公主失踪了半个多月,现在确定她今天会回来了,朱彦鸣这个皇上怎么可能不派人在城门口盯着?甚至为了保险起见,朱彦鸣在所有八个城门口都安排了人手,防的就是朱宛清不走寻常路。

    正蹑手蹑脚往自己的荣华殿走呢,一推开门,小心翼翼的背身把门给关好,猛一回头,却看到自己的亲爹和亲娘都坐在屋里,旁边还坐着许半生,几个宫女低头侧立一旁,那小脸蛋上表情扭曲,分明是憋着笑。

    朱宛清顿时就哭丧起了小脸,朱彦鸣本想责骂她几句,可是朱宛清立刻往皇后怀里一钻,然后就抹开了眼泪,一向对自己这个小女儿宠爱有加的朱彦鸣,顿时就骂不出口了。

    分明看到朱宛清不住的偷眼去看许半生,朱彦鸣对自己这个小女儿,也是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明知道她是装模作样,可就是提不起气来。朱宛清偷偷跑掉,他固然生气,可是担心却远远大于怒意,现在看到朱宛清平安归来,此前与许半生的闲聊之中也知道了朱宛清所遇之险,不由大为心疼,心道这孩子莽撞的可以,万幸没有出什么事儿,现在再看到她2这副模样,就越发是心疼不已。

    一国之君在朝堂之上,自然是威仪无边,可到了自家的儿女面前,也就是一个略具威严的父亲罢了。

    原本也只是将许半生当成一个寻常的修行者,毕竟十五岁了,才堪堪迈入先天。资质甚至还没朱宛清好呢。能救下朱宛清,朱彦鸣以及皇后也只是以为许半生毕竟是修行世家出身,市井里的事情肯定比朱宛清一个皇家公主了解的多。实战经验也完全不同。可是现在朱宛清回来了,自然就告诉了自己的爹娘许半生其实是个自行领悟了道法。虽然快到十五岁才迈入先天,可仅仅半年时间就已经自行迈入了炼气期的超级天才,皇上朱彦鸣和皇后才重新审视起许半生来。

    “许先生,宛清所言可是真的?”

    许半生点了点头,道:“也是运气使然,恰好族中叔父晋级,我感受到那份天人合一的威压,不自觉之下竟然碎裂了丹田形成了气海。误打误撞的就迈入到炼气一重天,并没有宛清说的那么天才。”

    朱宛清虽然也是个修行者,可毕竟涉世不深,很多事情也没人告诉她,她只是觉得许半生特别天才而已,可朱彦鸣和皇后却是了解在中神州以下迈入炼气一重天那已经不能用天才来形容了,简直就是亘古不遇,至少在记载之中还从未听说有人能够如此。这哪里是天才,简直就是天才中的天才。

    不过,他们也因此有了新的不解。

    “许先生。恕我直言,既然你如此惊才绝艳,按说不该快满十五岁才堪堪迈入先天而已。这究竟是……?”

    许半生也不得不解释道:“我六岁就已经是舌之境了。有我父亲同门的一位金丹仙长说我体内有神魔气息,只是,此后我却八年不得寸进,好似突然成了一个废人。直到接引之日到来前不久,才在一夜之中突然领悟了修行根本,修为在睡梦中就突破到了先天。别说是族人,就连自己都被吓了一跳。可能是因为刚刚成就先天,所以资质方面显得极差,当时来接引的仙长觉得我不会有太好的前途。可却又说我这样的情况比较特殊,或许资质会随着时间有所增长。我当时就做了个决定。暂时不去中神州,反正我当时还未满十五岁。春节过后还有一次接受接引的机会,我不想随随便便拜入一个门派,便干脆留在家中,看看自己会否如那位仙长所言资质得到增长。大概真的就如那位仙长所言,我的资质真的有所成长吧。”

    因为知道朱彦鸣肯定还会询问自己为何达到先天却未去中神州,许半生就干脆一并解释了一遍,也省的朱彦鸣多问。

    朱彦鸣完全被惊呆了,这也是前所未闻,这资质也是可以成长的么?

    皇后却似乎听说过诸如此类的事情,便道:“原来如此,妾身倒是也听说,有些人的资质在一开始的时候并不太好,可随着修炼的进行,突有一天爆发出格外的天才。许先生就属于这一类吧。”

    边说着,皇后便拉了拉朱彦鸣的衣袖,自己已经先行一步款款站起。

    朱彦鸣也回过神来,急忙站起身来,此前只以为许半生是个普通的修行者,资质甚至不如朱宛清,虽未有任何怠慢,可也并不如何重视。可现在,许半生首先已经是个炼气期,对于朱彦鸣这类的凡人而言,这就是仙长的身份了,他再不能这般对待许半生。其次,许半生才十五岁啊,先天之后半年自行迈入炼气期,这到了中神州还不得是获得上门悉心培养,将来少不得至少也得是个元婴乃至化神?许半生这一天也在规劝朱彦鸣和皇后,他们也基本上想通了,女儿能有仙缘,自己怎能以一己之私废了女儿的仙途?而朱宛清看来也是铁了心要去中神州了,到了中神州之后,若是有许半生这样的天才照顾几分,自己的女儿活下去以及拥有更好仙途的可能性就大大增加了。由不得朱彦鸣和皇后不对许半生更加尊敬一些。

    “原来是仙长莅临,小人此前多有怠慢,还望仙长恕罪。”

    见朱彦鸣如此形态,许半生摇摇头道:“圣上若是如此,半生就要告辞了。一来我尚未去过中神州,是以谈不上什么仙长。二来我既与宛清相交,也是我与她的缘分,蒙宛清叫我一声兄长,我在圣上面前就是晚辈。如今平等相处最好,何必拘泥于那些俗理?”

    朱彦鸣巴不得这样呢。让他一个五十岁的人对着一个十五岁的少年毕恭毕敬,他还是一国之君,这也实在难受的很。而且许半生强调了跟朱宛清的关系。他就更加巴不得,这才好在之后跟许半生提出让他到了中神州对朱宛清多多照顾的事情。

    一瞬间。朱彦鸣就做出了一个决定,他立刻宣召管事太监入内,命其将朝中的达官显贵都宣召入宫,他要设宴替许仙长接风,顺便大宴群臣。许半生听到这个就有些头疼,可是也不方便多加拦阻,只得应承下来。

    晚间就在皇宫的朝房正殿之内,大唐帝国的当今圣上朱彦鸣携皇后广宴群臣。只为给许半生接风,群臣开始不解,之后得知许半生竟然还未去过中神州就已经是炼气一重天的绝顶天才,一个个纷纷阿谀不止。

    皇朝之中,自然也有些炼气期的修仙者加以辅佐,他们听说许半生竟然如此天才,少不得讨教一番,越发证实了许半生的确是达到了炼气期,晚宴之上,就更是人人奉迎。许半生万万没想到自己的一念之差,竟然惹来这么多的麻烦。

    原本还想继续游历的许半生,至此意兴阑珊。他知道,既然朱彦鸣知道了他的情况,此后不管他走到哪里,必然是沿着许半生所走的路一路帮他打点招呼,许半生的游历将永无宁日,他已经不可能好好的观察这个世界了,心里不禁就生出了回去的念头。

    第二日朱彦鸣邀请许半生同他去皇家园林狩猎,许半生无奈前往,只是心里却是不耐烦的很。心道你们觉得这样很有趣,可是我若是散发出炼气期的威压。这山林之中的野兽直接就不敢动弹了,还狩个屁的猎。直接拎了关进笼子就可以,半点意思也没有。不过看到朱宛清还是兴高采烈的模样,许半生也就勉强射了几箭。

    第三日朱宛清又邀许半生去踏青,其实踏个屁的青,这会儿都是晚秋了,上山观赏秋景还行,跑到个湖边咏物伤怀,简直无聊之至,许半生彻底坚定了回家的念头。

    第四日,许半生径直向朱宛清告辞,朱宛清不舍,无奈许半生去意已决,朱彦鸣挽留不果,也只能表示遗憾,随后差人从皇宫中选了金银珠宝珍奇玩物相赠,对一个修行世家是无论如何都不敢用打赏这个词的,许半生不胜其扰,也就随他去了。

    不过许半生肯定不可能跟着押送这些俗物的军队一起同行,自己先走,那些奉命的军人押着满满当当几车的东西,朝着许家进发。

    许半生一旦决定回去,脚程完全展开,从许家到京都足有数千里之遥,可许半生如今的疾行术一经展开,那就是四五百公里的时速,中间停下来修炼了一个时辰,也不过四个时辰之后就已经回到了许家的领地之中。

    许家最外围的那些人,只见到一道人影狂奔而去,在路上卷起落叶无数,他们甚至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许半生都已经站在自家门口了。

    许如轩正在族中处理事务,家里秦楠楠正在院里树下品茶小憩,心里还在计算着儿子的归期还有多长时间,却没想到儿子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

    当然又是抱着许半生不停的抹眼泪,其实许半生离开许家也就是一个月出点头的时间,可要知道,这个世界的许半生,还从未有过离家一整天以上的经历啊,秦楠楠又想着过完年大比之日之后,此生也还不知道再能见到许半生几回,现在当然是格外的惊喜交加。

    许如轩得到消息,也立刻赶回家中,许半生将此行的奇遇讲给父母听过,许如轩听说许半生现在的灵根已经达到跟他差不多的大小,大感欣慰,更加坚信自己的儿子将来仙途无限。

    最淡定的莫如已经在许家生活了一小段时间的姚瑶,她人小鬼大的背着双手,老声老调的对许半生说:“我早知如此,你们何必激动。”逗得这段时间也对姚瑶十分喜爱的许如轩夫妻俩笑个不停。(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