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607章 仙途真谛

第0607章 仙途真谛2017-11-11 22:34:23Ctrl+D 收藏本站

    许半生已经大概知道了姚瑶为何没有凝聚道心,也知道了为何自己是她的机缘。

    姚瑶的话是毋庸置疑的,她上一世是个元婴,而且是十二仙身之一,她的判断是绝对不会错的。

    许半生甚至觉得,如果姚瑶现在还是从前的那个元婴,她甚至可以看出许半生并不属于这个世界。也正因如此,许半生才成为了姚瑶的机缘。

    姚瑶之所以无法凝聚道心,是因为她根本不欲修仙。

    无论如何的天才,无论将会成就什么样子的灵根,十二仙身也罢,甚至圣灵根也好,若是自己就没有修仙的*,又怎么可能凝聚道心呢?

    想要让瑶瑶凝聚道心,就必须改变她现在的这种观念,否则,她永远都不可能踏上仙途。

    这也是为什么许半生会成为姚瑶的机缘的原因。

    若非许半生是来自于另一个世界的人,若非许半生拥有这种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观念,若非许半生能够站在另一种角度去审视修仙这回事,若非许半生修仙只是为了复活身边对自己最重要的人而非为了追求长生永生,他也不可能理解姚瑶的这种想法。

    不理解,就绝对找不出姚瑶之所以无法凝聚道心的原因,自然也就无法对症下药。

    可是,许半生现在明白了,他通晓了一切,可他却无法简单的做出这个决定。

    一方面是来自于钟含风的威胁,当然,许半生并不将此当作一回事。元婴又如何?元婴就能随意的杀人么?即便是元婴,也是要受到这片天地的制约的,即便是在中神州他可以因为自己的一时喜怒而大开杀戒,可这里是东神州。哪怕是一个元婴,也不能随意的对凡人动手。

    虽然从未有人告诉过许半生这一点,可是许半生却早已得出这样的判断。否则,如果中神州的修仙者可以随意的回到其余八大神州。那几乎就是神一般的存在,一个金丹甚至就可以改变一个国家的命运。那就没有八大神州的安稳无事了,八大神州也不可能和中神州并行于这个世界之中,早就被中神州的那些修仙者搞得乌烟瘴气了。

    光凭门派的约束是不够的,不说门派无法完全约束门下弟子,即便可以,那还有散修呢?

    所以,这一定是这个世界的规则所限。也是天地规则的一部分。中神州的修仙者,就是不能随意的来往八大神州,钟含风这趟过来,本身就是一种欺瞒天地的举动。回去之后,说不定还会受到天罚。

    跟钟含风的交手虽然全面处于下风,可即便如此,许半生也能清晰的感觉到,钟含风的实力是受到了极大的限制的。这种限制,必然来自于天地规则本身,如果一个元婴只有那点儿实力。修仙也就不那么值得大家孜孜不倦的去追求了。

    不过那始终是一种威胁,为了许家,许半生也不得不将其考虑进去。

    让许半生无法轻易做出这个决定的另一方面。也是关键之处,是因为他既能理解姚瑶,就意味着他也并不认为修仙才是唯一的大道,他本身也希望可以像是一个凡人那样生活。

    这样的话,他又为什么要去改变姚瑶这个其实看来很正确的想法?

    生生的将姚瑶逼上仙途,未必就是最好的选择,看着眼前无比天真可爱的姚瑶,许半生不忍心做出这样的决定。

    “姚瑶”,此刻的许半生。只有一个头颅还露在外边,身体已经完全被稻谷掩埋。他从稻谷之中坐起身来,姚瑶立刻嘟起了小嘴。似乎很不乐意许半生破坏了她将其“活埋”的计划。

    “姚瑶”,许半生道,“你觉得修仙究竟是怎样的一件事?”

    姚瑶歪着脑袋,小眉头紧紧的皱着,略有些婴儿肥的小脸上,也出现了几条细细的纹路,但是在孩童娇嫩肌肤张力面前,很快顺滑一片。

    “修仙就是要让自己跻身仙庭嘛。”

    是呀,就是这个简单的答案,却让千万人前赴后继。

    可是,每一个修仙者都知道,他们其实并没有飞升的可能,但即便如此,他们也依旧不断的追求着,在仙途上挣扎着,只求让自己更靠近仙庭一些。

    他们似乎忽略了一个根本的问题,只要没能成功的飞升,一切的一切,其实都是一样。

    无论是返虚,还是化神,又或者是元婴,等等等等,除非真的飞升进入仙庭,否则仙途对他们而言,只是走的远一些和近一点的区别,本质上没什么不一样。

    甚至于元婴以下还好,至少元婴以下还有转世重来的机会,而到了化神之后,如果不能顺利的抵达仙庭,一旦抵达大限,他们就将灰飞烟灭散逸为天地间的点点元气,从此永绝这个世界。

    资质这件事,决定了一个人能在修仙途上走到多远,绝大多数人,注定只能在炼气期终老,然后是筑基,金丹,元婴……

    真正能够飞升的,九州世界这数十万年来,万中无一。

    这其实也就意味着很多人的仙途在开启之时,就注定了他们何时结束,即便勉力迈过了那个坎儿,也很难走的更远,不过是苟延残喘而已。

    修仙,对更多的人来说,只不过是一件徒劳无功的闹剧,还不如在有限的时间里,充分享受一生的喜怒哀乐。

    “对于那些资质普通的人来说,他们明知道自己最终只能在筑基或者金丹结束自己的仙途,他们永不可能抵达仙庭,修仙对他们来说又是怎样的一件事呢?”

    许半生又问,这个问题,既是在问姚瑶,也是在问自己。

    姚瑶的眉头皱的更紧,这早已超出了她能够思考的范畴,即便她上一世是个元婴,可这一世她终究只是一个四岁的孩子而已。

    “是为了活下去。为了能够在这个世间多看几眼,为了和自己爱的人多厮守一段时间,是么?”许半生自问自答。

    姚瑶坚决的摇了摇头。道:“修仙是要忘情的,情(yu)的羁绊是修仙最大的障碍。爹娘和师兄师姐们都是这么告诉我的呢。”

    许半生笑了。他将姚瑶抱了起来,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轻轻的抚摸着姚瑶的小脸,道:“可若是连爱都没有了,长生乃至永生又有什么意义呢?”

    姚瑶摇着小脑袋,满脸的茫然,她说:“我不知道呢。”

    “姚瑶,你告诉我。你爹娘爱你么?”

    姚瑶使劲儿的点点头,道:“他们自然是爱我的。”

    “那又如何忘情?”

    姚瑶摇着头,沉默了,小小的年纪,姚瑶已经陷入了远非她这个年龄应该思考的境地。

    看着姚瑶那茫然不解的样子,许半生愈发的不忍心,他觉得自己甚至应该全力阻止姚瑶凝聚道心,踏上这条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仙途。

    “大哥哥,我好像明白了,爹娘爱我。希望我踏上仙途,可若我无法踏上仙途,他们就会失望。这会让他们的道心蒙尘,会让他们的灵根受损,被情(yu)羁绊,仙途崩塌。所以,如果我也同样爱他们,就不该如此任性,所以我应该凝聚道心,踏上仙途,这样他们才能在仙途之上走的更远。等到我们都飞升进入仙庭之后。我就可以跟爹娘快乐的生活了。对么?”

    许半生呆住了,他完全没想到自己的话竟然将姚瑶引上了一条歧途。这条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无比正确的道路,对于姚瑶来说。却只是一条不归路而已。

    犹豫了一下,许半生还是说了实话:“不,你这样想虽然不错,可是,谁又能确定你和你的爹娘都能飞升进入仙庭呢?即便你是十二仙身之一,你飞升的机会很大,可你的爹娘却并非如此。而即便你们都有很大的机会飞升,谁又能保证在修仙的漫漫岁月之间,不会再度出现你上一世那样的结局。仙途从来都伴随着陨落,大家都知道修仙的终点是仙庭,可百万年来,又有几个人真的能够走到那个地方呢?”

    姚瑶显得有些不耐烦了,小小的脸上,不再是天真的表情,而开始出现一丝属于成年人的狰狞。

    她的双眼之中,也不再如天空那般纯净,而开始出现淡淡的雾霭。

    “爹娘都是单灵根,是强大无比的道体,他们一定可以飞升仙庭的。”

    许半生再度产生犹豫,这个时候他只需要顺着姚瑶的话说下去,就会让姚瑶坚定修仙的决心,从而可能在瞬间就凝聚道心。

    但是,他不忍如此,他不希望因为自己而改变了姚瑶的一生。每个人都认为是正确的路,对于个体而言,未必就真的是正确的。

    “这个世界,已经很久都没有出现飞升者了,在仙庭之下,大家都不过是挣扎在修仙之路上的虫豸罢了。”

    姚瑶的双眼产生奇怪的变化,瞳孔之中似乎有一个漩涡正在飞速的旋转,那娇嫩的小脸也变得犹如魔鬼一般阴晴难定,许半生开始怀疑自己今天根本就不该开始跟姚瑶的这场谈话,他感觉到,自己可能已经无法逆转姚瑶迈入修仙之途的脚步了。

    好端端的谷堆开始崩塌,就像是有人从谷堆上方施加了无穷的压力一般,谷堆向着四周扩散开去,高度越来越低,许半生和姚瑶都随着谷堆缓缓向着地面滑落。

    猛然之间,姚瑶突然站起身来,她的双眼之中再没有漩涡,她的小脸也不再狰狞,她似乎又恢复到从前那个天真可爱的孩子。

    看着湛蓝的天空,姚瑶开口说道:“若是爹娘无法飞升,我就在仙庭和九州之间打开一条通道,带着他们一起飞升。若是有人阻止我这么做,我就杀他满门。若是天地阻止我这么做,我就毁了这片天地!”

    姚瑶,道心成!(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