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9章 婚礼(大结局)

伯爵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们有很多要说的,很多很多。”

    “不是吧!”

    “上车就知道。”

    我强行把小姨推到车里,一个经典的起步漂,之后车子像箭一样射出花城尚府,过了主干路直奔小镇。

    yz首(?发

    我坐在门外候她多时,就是想酒席摆好之前,再为她做些什么。

    “你不要命了?”小姨见我把车速飙到极致,紧张地系上安全带。

    “把你那担心收一收,现在都凌晨一点半了,路上车少,再说车多我也不敢这么玩呀,当然不是怕死,是怕我的素素出事。”

    “一边去,谁是你的素素!”小姨不好意思地别过头去。

    “你都答应当伴娘了,还不是我的素素呢?”

    小姨沉默片刻:“其实我还真没想到,你最后会这么做,我想不光是我,她们所有人都吃惊了,除了月月这丫头,还真是让人意外,她竟然一直都喜欢你。我就搞不懂了,你身上哪点好,怎么都往你这里凑呢?”

    “那你先说我哪里不好?”

    小姨:“我也说不上来!其实吧,我倒是希望你再差点,也许再差点,就没有人争了。”

    “什么话!”

    在我全程极速发挥下,回小镇只用了五十分钟,小姨下车就要开门进去。

    “你给我站那儿!”我用命令的语气喝止她。

    “干嘛?好吓人!”

    我摸摸她的脸颊:“别怕,你稍等几分钟,我先进去。”

    “搞得这么神秘!”小姨鼓鼓嘴回车里坐下。

    我嘿嘿笑了笑,微微推开门进去,全程都不让她看里面。

    老宅的院子里栽种着四列玫瑰花,分布在青石路两侧,都是插秧栽的,浇水后能挺个一天半天,但绝对存活不下去,不过我就是要利用这一天的存活时间,玫瑰后是二十七支蜡烛,一侧十三支,一侧十四支,房间的正门,是一捧摆成心形的玫瑰,玫瑰中央挂着一条项链,不是至贵,但我认为很符她的气质。

    刚好是无风夜,我蹲下来将蜡烛全部点燃,然后把门开个缝出去,招呼小姨下车。

    进门前,我用准备的黑布条蒙上她的眼睛。

    “干嘛,有惊喜啊?”

    “你今晚能不能收起高双商,做一回简单的女人。”

    “听你的。”

    门缓缓推开,我扶着她站到院落中央,示意她站着别动,然后拿起带项链的那捧玫瑰,站到她面前:“摘下来吧!”

    小姨略带疑惑地摘掉布条,揉了揉眼睛,率先冲刺神经的是满院的烛光,再接着是两旁栽种的玫瑰,最后便是我手上的这捧。

    太夸张的惊讶没有,她双手合在一起捂了捂嘴,时不时蹭下眼角,一直笑,却没有说话。

    “素素,可能因为我们两个太熟了吧,在一起的年头太长,导致我说不出什么太浪漫的话,我能做的,就是一辈子对你好,对你好一辈子,今夜,嫁给我!”说到最后,我直接单膝跪在她面前。

    小姨拿开手,盯了盯周围栽种的玫瑰:“你栽这些花,费了很多心思吧。”

    “用了五个小时,夜里背着人来的。”

    “傻蛋,你起来吧!”

    “你答应吗?”我还是没起身。

    “答应你。”她轻轻点了点头。

    “那得接花才行。”

    “给我。”她伸手将花捧过去,却没注意到上面的项链,掉在地上还踩了一脚。

    “项链。”我抓起来在衣服上蹭了蹭,“我给你戴上。”

    “不要。”

    “不脏的!”

    “那个没意义,用这个。”小姨拿出那条修复的项链,这么久了她一直带在身上,“这是你星夜赶程送我的庆生项链,全世界独此一条,她最珍贵!”

    “那这条呢?”

    小姨直接伸手拿过去,揣兜里:“这条我也要,买给我的不能给别人,我可以以后换着戴,但今晚,必须用这条!”说着,她把那条修复的项链递过来。

    我拿着项链站到她身后,慢慢为她戴上去。做完这些我往外跑,她在后面喊:“干嘛去?”

    “取画板,你去换婚服,柏树下一张闺房一张。”

    “好嘞。”

    小姨穿着传统婚服坐在柏树下,我借着月光和烛光画素描,将近一个小时才画完,这也是提前有练习,不然根本画不完。

    我捧着画:“白淑贞,我爱你。”

    “大半夜的,你不要吵到别人。”

    “我开心!白淑贞,我爱你。”又重复喊了两遍才罢休。

    最后是闺房照,也是曾经承诺她的果素描,由于我们之间一直有秘密,她在我面前还不算太局促,摆个造型侧坐着,虽然看不到全部,但有些还是清晰可见。

    “别光顾着流口水,摆造型很累的。”

    “哎。”我收一收心思,擦擦嘴继续画。

    这张画得比较用心,大概一个半小时才收工,她用框裱起来,收藏在储物柜,那是她人生最美的时刻,因为那一刻,她全身心都有一种满足感。

    收拾画板时,她正在那儿闷头找内衣:“哪去了呢?”

    “在我兜里呢。”我拍了拍裤兜,她现在还做梦呢,刚脱下来我就拿走了。

    “你快拿过来!”她用被子裹着自己,央求道。

    “不给,正好顺便把事办了。”

    “今天是危险期!”

    “那是不正好吗?我早想和你有个孩子了。”

    “可我想晚一年要,咱们刚搬回来,等集团彻底稳定下来,再要,那个时候我才有心思专心养胎。”

    “集团不用你管,我自己就行。”

    “那也晚一年。”

    “这事由不得你,我说了算!”

    “罗阳,阳阳。”

    “你叫爸爸都不管用。”

    “太霸道了你……唔。”

    她还想说什么嘴就被我堵上了,经过刚刚的“求婚”,她已经彻底敞开心扉,虽然有点生涩笨拙,但还算比较主动,会回应我的吻。

    “好疼。”

    她突然猛拍我的手臂,跟着就抓上去,指甲也抠进去,不安分地蠕动着。

    我也没太折磨她,全程都很小心,但有一点我很执着,想她能有个孩子,孩子是维系两个人的基础,所以最后一点没落地留到里面。

    “你真的很过分!”其实最后她感觉到我呼吸不对,脚都使力蹬了,但就是蹬不动。

    说完她背过身去,捂着小腹不理我,显然是生气了,觉得我不听她的,很不满。

    我看了眼染着红色的手绢:“要不手绢送我吧?”

    “不可能。”她转过来抢走,捂在怀里睡觉了。

    我关了灯去哄她,磨叽了半天,最后答应如果这次不中,以后不准再这样,她才消了气,靠在我怀里睡下。

    翌日,还迷糊着我又想要了,就不停地扒拉素素,问她还扛得住不,她摇了摇头,说从昨天到现在一直痛。我就没强求,轻轻地亲吻着,她神经一下子绷紧,推了推我说不要,还问我咋嫩地不嫌弃,我在其耳边嘀咕,说经常和汤贝贝这样。

    “不要和我说啦。”素素耳根瞬间通红,开始穿衣起床。

    接下来,我们先配合布置酒席的人摆放桌子,然后又去了一趟墓地,这次是牵着手去的,她不觉得别扭,我更加没不好意思。

    当晚,我和汤贝贝兴奋地睡不着觉,明天就是我们人生当中最重要的日子,怎么可能不紧张不兴奋。

    最后把婉儿哄睡着,放到婴儿床上,汤贝贝嘴里说着拒绝,但最后还是红着脸配合了。

    可到最后,汤贝贝突然哭了,没出声却流着泪。

    我以为她在计较伴娘团的事,就从后面拥着她:“贝贝,对不起!”

    汤贝贝回头看我一眼,忽然止住眼泪:“你也知道对不起我了?”

    “一直都觉得。”

    汤贝贝突然轻笑一声:“我知道你现在想什么,以为我在为伴娘团的事哭对不对,但不是,你也太小看人了,今天我们一大帮人坐那儿谈心,听到她们每个人的真实心声,我是感动哭的。但你确实对不起我,可能也是我上辈子欠了你,两年来我们伤心过、愉快过,但在一起的开心和记忆都无法被代替,我的世界里你无可取代,同样的我也离不开你。所以你当初偷吃,我选择了默认,但是有一点,你以后一定要加倍对我好。”

    “不然呢?”

    “那我就咬死你再自杀,同归于尽。”汤贝贝瞪着眼睛说道。

    “别,贝贝,贝儿!”

    汤贝贝噗呲笑出声:“吓你的啦,瞅你那小胆儿,也不知哪来的勇气偷吃。”说着叹了口气,“谁让我喜欢你呢,我做人可能没什么优点,但对喜欢的人,巴不得能推心置腹捧在手里呵护着,算你命好,谁让我稀里糊涂爱上你呢。”

    第二天,我和汤贝贝的婚礼如期举行,就在小镇的老宅,参加婚礼的宾客很多,现场的火爆,用“门庭若市”来形容一点不为过。

    其实有些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那伴娘个个都穿的美若天仙,还和新娘一起上了婚台,当中的微妙有些人能懂,但只能私下议论,不会摆在明面上讲,但议论归议论,很多人心里还是竖大拇指的。

    赛琳娜最终还是提了裙摆,伴娘团是小姨为首的六女,加上汤贝贝刚好是七个。

    长辈那边的仪式行完,主婚人带我们回到婚台上,望着我说:“罗阳先生,你愿意娶眼前这个女子为妻,一生爱护她吗?”

    “我愿意!”我大喊出来,目光扫视每个女人,最后在汤贝贝这里停下。

    主婚人再问汤贝贝:“汤贝贝小姐,你愿意嫁给对面的男子,厮守一生吗?”

    “我要话筒。”

    汤贝贝说出来的时候,我蒙了,以为她要搞事情,结果她接过去,大声喊:“我愿意!但不是一生,要生生厮守!”

    那一刻,我眼睛都湿润了。

    ……

    婚宴最终落下帷幕,我们在小镇办了篝火晚会,赛琳娜当夜离开,走前找我告别,我说了句珍重转过身不再言语。接下来半个月里,我们按当地习俗走访了亲戚朋友,半个月后,众女一起秘密定下八个地方,强行捆绑着我去度蜜月。

    ……

    两年后,汤贝贝去三中教书,各女的生意也忙起来。

    消失两年的山田惠子有了消息,回来那天脸色特苍白,我给她熬了几个月的汤才补回来。

    伊姬还在坚强地服刑,我每个月都去看望她。

    我和小姨去东北打猎,走前把刚满一岁的儿女留给冷月照顾,我也没想到第一次就中,还中了一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