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32-33)

与情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作者:性与情字数:7512

    第三十二章

    看着视频还在一点点的播放,看到了这一夜,我突然内心不是那么的平静了,也不是那么的放心了。版主0一没有想到,我走之前和可心谈了那么久,竟然被思建无意中给攻破了。或许这一夜谈开的母子不会有什么交集了,但是我看完俩人的交流后,绝对不放过任何一个蛛丝马迹。我决定继续观看,反正时间有的是

    时间一点点的过着,正常来说,可心这个时间点已经沉沉的睡过去了。只是深知可心习性的我发现,可心没有睡着,虽然她闭着眼睛,但是她的眉毛偶尔会扭曲一下,双腿夹在一起会轻微的摩擦。我赶紧查看了一下视频的确切日期,之后查看了一下可心的生理周期表,我的手机里有女性生理周期表查询功能,

    在以前我没有知道自己得病之前,我和可心为了要孩子,所以一直查询着可心的生理周期,以便于知道可心什么时候最容易受孕。虽然现在不需要查询了,但是手机里一直保持着可心的生理周期记录。

    女性在其月经周期中有两个**高峰,其中一个**高峰是在每次月经即将来临时,另一个高峰距此相距14天。每个**高峰一般3天左右。这两个高峰可能因为**和疲劳等因素而一个稍强些,另一个稍弱些。

    我输入那天的日期,之后查看结果,结果显示那两天是可心每月**最旺盛的时候。我记得以前每个月都有那么两天可心和我**很主动,其余的时候都是我主动的,后来我才知道女性每个月都有**最旺盛的几天。而看着视频中可心的反应,还有手机的生理周期,可心这一晚恰恰到了**最旺盛的时候,外加上我离家有十几天了,可心没有了**的滋润,似乎**越来越旺盛。

    而可心这个结果就导致她今晚似乎无法安睡,而思建这个小子也没有睡着,今晚这么好的机会,他怎么会放过呢要知道,可心已经十几天没有陪他睡觉了。所以此时刚刚谈心过后的母子二人,却因为不同的原因没有安睡。只是俩人都非常的安静,可心害怕自己辗转反侧而打扰到自己宝贝儿子的休息,而思建害怕自己不能让可心睡的深沉。

    我看完手机后,知道今晚是可心**最旺盛的时候,我就有一种预感,这一晚似乎不会太平静。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知道可心正在内心里转移着自己的注意力,好让自己不去感受自己身体的臊热而安然入睡。而正在耐心等待的思建,此时或许感觉时间差不多了。他背对着可心睁开了眼睛,只见他眼中充满了**,是许久没有发泄而积攒的**。今夜只有母子二人,作为绊脚石的我没有在家,天赐良机。

    思建小心翼翼的转过身子,之后从床上坐了起来。而那一夜,天气比较阴沉,没有月光,外面很黑,所以卧室内的事先非常的黑暗,或许思建只能看到室内事物的大致轮廓,无法看到可心细致的表情。而此时的思建却没有注意到,可心此时根本没有睡着,从可心偶尔轻轻皱起的眉头和抽动的鼻子就可以看得出来,但是我用夜视摄像机能够看到,思建眼睛没有夜视功能,根本无法发现这一切。思建似乎是尝惯了可心的甜头,也自认为掌握了可心的睡觉规律,他对于自己太过自信了,作为孩子,他还是太大意了,竟然没有仔细去聆听可心的呼吸声。从视频中我能看出,可心胸脯的起伏并不均匀,只是思建太过着急,竟然忽视了这个细节。

    思建起身后,安静的跪坐在可心的旁边,他此时揉了几下双眼,似乎能尽量让自己在这个漆黑的夜晚看的清楚一些。而思建起身的时候虽然很慢,但是没有睡着的可心又怎么会感受不到呢。当她感受到身边的思建起身的时候,可心的眉头微皱了一下,似乎自己的内心纠结被身边的思建惊扰打破。只是随即可心的脸部再次恢复了正常,或许她认为思建是准备半夜上厕所而已,所以可心也就没有睁眼。

    只是随着思建起身后没有任何的反应,可心似乎感觉到了一丝异样,她的眼皮抖动着,似乎想睁开眼睛看看身边的思建怎么了,到底有没有起身,只是我看到可心的眼皮抖动了很久,最终却没有睁开。而思建揉了揉眼皮后,感觉到视线似乎清晰了不少。他兴奋的舔了舔嘴唇,之后慢慢的向着可心的红唇吻去。这个偷吻和偷摸,之前已经被思建干了很多次了,可以说是轻车路熟,所以此时的思建已经没有了最初的紧张和胆怯,此时他似乎已经迫不及待了。当思建离可心很近的时候,可心似乎感受到了思建嘴巴呼出的热空气,只见可心放在床边的手指微微勾起,似乎她已经预感到了什么。

    “嗯”思建轻轻发出一声呻吟,嘴巴已经吻到了可心嘴巴上。思建吻的很轻,很甜蜜。当思建的嘴吻到可心嘴巴上的时候,可心原本勾起的手指一下子攥紧了床单,我可以清晰的听到床单被可心抓紧的时候,发出的一声与众不同的摩擦声,但是这个摩擦声被思建自己发出的那个轻吟给掩盖了过去,加上窗外偶尔驶过的汽车声,竟然没有让思建分辨出这一声异响。

    思建闭眼深情的吻着,而可心攥紧双手后就睁开了眼睛,眼中带着惊慌和愤怒,但是当他看到是思建的时候,而且看到思建闭眼的表情,外加上思建温柔的吻技,可心的眉头抖动几下后,眼中闪过了一丝纠结和慌乱,还有一丝的犹豫。按照一个女人正常的反应,可心感受到自己被另一个男人亵渎的时候,她会不受控制的一巴掌扇过去,或许可心刚刚的手攥紧床单,就是做好了扇思建一巴掌的准备,只是最后时刻她忍住了,和现在睁开眼睛忍住一样。

    慢慢的,不知道为什么,可心睁开眼睛挣扎了一会后,最终还是闭上了眼睛,而原本攥紧床单的那只手,也慢慢的松开了。看到可心的这个表情,我知道,可心已经默许了思建的亲吻。我看到这里,心中感觉很痛,这是为什么难道只是因为可心和思建为了表达彼此的爱而亲吻过么要知道,这次思建的亲吻可和那些亲吻不一样啊,这表达的不是对于可心的亲情,而是**裸的亲吻和亵渎。我在心中不断的为可心找着理由,最后唯一能找到的理由就是可心睡觉之前和思建谈过话,或许可心不想再一次伤害思建,也或许是可心现在由于慌乱,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决定,是反抗还是默许,所以只能等,感觉失态

    的发展再做决定。

    思建一边亲吻着,一边

    开始用手去抚摸可心的胸部,隔着睡衣抚摸,可心今晚穿着那套保守的睡衣,而里面还带着胸罩,只是深知可心身体的我知道,就算有胸罩和睡衣的阻隔,也无法影响可心**的丰满和柔软。似乎一切轻车路熟,思建的揉搓动作很熟练,可心丰满的**在思建的手里不断变换着形状。但是思建还不敢太过分,动作还是十分温柔的。

    可心的原本放松的手在思建抚摸到她**的时候再次抓紧,而且比思建吻住她的时候加的用力。如果说刚刚可心认为思建吻她只是为了表达爱意和依恋,那么这个抚摸**的做法可就是**裸的亵渎了,可心这个时候不会对思建有幻想了吧,也不会为自己找借口和理由了。

    思建或许是由于看不清楚什么,所以认为睁开双眼也是徒劳的,还不如闭上眼睛,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嘴唇和手上,这样反而可以加的感受到可心身上的一切。可心的眉头皱起,双手抓紧,我可以感受到小颖抓紧床单的手再颤抖着,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可心最终还是没有其他的动作。

    此时看到这一切的我,内心已经乱了,要是原来的时候,可心睡着不知道思建所作的一切,还情有可原,可是现在,明明可心是清醒的,她为什么不起来阻止思建难道只是为了害怕伤害思建害怕伤了思建的自尊心或者是要用这种办法对思建进行青春期的特殊“性教育”

    此时的可心真的仿佛睡着了一般,只是偶尔皱起的眉头,抖动的眼皮,还有随着思建的揉搓而不断抓紧的双手,预示着她的清醒。而思建似乎好久没有再品尝过可心的身体,他在可心的嘴唇和**上流连了很久。在没有得到可心的身体之前,可心的红唇和**无疑是让思建最着迷的两个地方。

    思建吻够了,也摸够了,他的嘴离开了可心的嘴,双手离开了可心的**。而可心原本攥紧床单的双手也再次放松,或许她在内心祈祷着这一切已经结束了吧,而此时借着夜视高清摄像头的拍摄,我看到可心的额头上都浸出了汗珠,只是这些汗珠很细小,不容易被发现罢了。我看到可心起伏的胸部,虽然她在极力控制自己的呼吸,但

    &039;01b&“

    是刚刚思建的亲吻和爱抚,还是让她的呼吸在平稳中透露着一丝慌乱。

    正当可心以为一切结束的时候,思建的双手重新伸出,而这次的目标仍是可心的**,只是不同的是,这次他不再是抚摸,而是想那次在我俩的卧室一样,双手开始尝试解开可心的睡衣,而思建的手碰到可心睡衣的时候,可心的双手一下子抓紧床单,而且手指节隐隐发白,可见可心此时的用力之大。而可心也预感到了思建要干什么,她此时眉头已经紧紧的皱起,而且已经用嘴巴咬住了自己的下唇。只可惜,思建似乎太放心了,他的双手和眼睛都专注在可心睡衣的纽扣上,此时这才是他最看重的地方。现在这个时候,哪怕像那几天一样,多那么一丝月光,哪怕思建抬头离近细细的看一眼可心的脸,他都会发现可心此时没有睡着,只是,思建此时发现不了。

    可心的肢体细节动作,可以看出她此时内心的纠结,而在思建开始解她睡衣扣子的时候,当她的胸罩和乳沟一点点显露出来的时候,与此同时她开始微微夹紧的双腿,不知道预示着什么

    第三十三章

    此时可心只要“醒”过来,就可以避免这一切,就可以阻止思建的亵渎行为。只是可心似乎太看重自己的宝贝儿子,似乎不忍心“醒”过来和思建撕破脸皮,如果给可心长时间的考虑时间,可心或许知道自己该怎么选择。只是一切太突然了,可心此时的心已经乱了,已经无法去思考,而且那微微摩擦了一下的双腿,说明思建的亲吻和爱抚让她的身体不自主的产生了最原始的生理反应。

    可心暗暗的纠结着,思建仔细而小心的努力着,时间的一点点推移,可心的扣子慢慢的全部被思建解开了,可心的**、乳沟还有胸罩,平坦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全部显露在思建的眼前。虽然此时的视线不好,屋子里十分的黑暗,但是可心的小腹和**光滑如玉,在这种黑暗的卧室里,反射着那仅有的一点点光亮。此时可心的肌肤就像是璞玉,那两个饱满的**就好比两个巨大的夜明珠,在这样的夜色中也能清楚的看到它们的轮廓和光泽。

    思建似乎很久没有见到过可心的**了,他把自己的脸贴近可心的**,闭眼贪婪的闻嗅着可心的**和体香,火热的鼻息喷到可心的肌肤上,使得原本身体就渐渐火热的可心加的臊热。可心的双手不断的轻轻揉搓着床单,而她的眉头和眼皮微微颤抖,此刻她似乎极力控制着自己,不让自己的身体颤抖,如果被思建发现她是在装睡的,那么她作为母亲,这张脸该往哪儿搁

    思建经过几次对可心身体的“探索”,早就知道可心睡觉的深沉,所以此时他大胆了不少。当思建闻嗅够了,双手覆盖到可心裸露胸罩之外的**上面的时候,可心的身体明显的抖了一下。但是此时注意力都在感受可心**柔嫩的思建,根本没有感受到可心身体那微微的波动。毕竟思建挪动身体的时候,震动席梦思床垫,也会让可心的身体颤抖,所以此时的他根本没有发现一点蛛丝马迹。作为一个未成年人,思建还是太大意了,没有大人的心思缜密,年少轻狂。

    思建的双手在可心的**和小腹上来回的摸索着,感受着可心灼热的体温,还有皮肤的光滑细腻。可心装睡极力忍受着。只是还没有等可心完全适应现在被思建爱抚,思建就急不可耐的用双手去准备挑开可心胸罩的罩杯,好让可心的乳晕和**显露出来。只是这一次可心似乎忍无可忍,她的一只手终于抬起,之后在自己的胸部上波动了一下,只是可心没有睁开眼睛,这个动作仿佛就是下意识的。

    我赶紧把这段视频回放,我发现可心波动手臂的动作是下意识的,也就是她忍无可忍的条件反射,只是当她波动手臂之后,她似乎有些犹豫,似乎起到打草惊蛇的目的就够了。果然,思建正在全神贯注的挑动可心的罩杯,可心的手臂突然抬起来在自己的胸部波动了一下,正好打在了思建的手上。思建犹如触电一般的把双手收回,脸上闪过了一丝紧张,他保持着身体一动不动,甚至连呼吸都停止。

    只是可心有了这个行为动作之后,可心再次安静了下来。或许按照可心的想法,这样吓一下思建,思建就会收手,思建会慢慢的把她的衣服扣子都扣回去,之后乖乖的睡觉。但是可心错了,可心不知道的是,思建已经不是第一次干这个事情了,而可心也不是第一次在思建亵渎的时候有肢体动作,只不过以前的那几次是可心睡梦中下意识的,而这一次是可心“清醒”之下有意而为之。但是在思建看来,这一次和前几次都一样,都是可心睡梦中的动作,思建或许认为自己还是太过心急,让可心睡梦产生了不舒服的感觉。

    这种情况那几次都会出现,所以思建安静了一会后,轻轻的用双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是思建还是不免得十分的紧张。要是在前几次,思建真的会像可心所想的一样而收手睡觉,只不过思建已经干过几次这个事情,可心也不知道动了多少回,可是可心没有一次真正醒过来,往往都是动几下身体,或许换个体位后继续沉睡。所以等到可心“安静”之后,思建并没有放弃。因为他还没有尝到甜头,要知道,前几次思建都是吃到了可心的**,还摸到了可心的**和屁股,而这次还没有进展到这一步,思建怎么会放弃而且思建似乎知道可心只是半夜翻身,无关紧要,只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可心此时完全是清醒状态。

    思建揉了揉自己的脸,调整了几下自己的呼吸,他内心或许把可心的动作归根于自己太过心急,所以他平复几下自己后,再次伸出了自己的双手,此时思建的精力全部投入到自己的双手上,眼睛贴近可心的胸罩,安静而稳重的再次准备挑开可心的胸罩。当思建的双手再次触摸到可心胸罩吊带的时候,睡梦中的可心再次咬了一下嘴唇,要知道,可心这个动作是十分冒险的,如果视线好的情况下被思建看到,无疑证明了她自己再装睡。可心没有想到,自己打草惊蛇的目的达到了,但是却没有让思建去选择放弃。看来今晚,思建不解开自己的胸罩誓不罢休。

    以前思建看到可心的**,是可心睡梦状态下,可心根本不知晓,而这一次可心知道的真真切切,内心早已经混乱的可心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抉择,思建的亵渎无时无刻不再摧毁她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理智。当她内心正在犹豫纠结,当她所有的努力集中精神思考的时候,她忽略了自己的身体,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思建已经挑开了她的胸罩吊带,由于可心**的巨大,原本紧绷的胸罩罩杯失去吊带的束缚而瞬间自己弹开,可心生机勃勃的一对**暴露在空气中,而可心感受到自己的**完全露出的时候,她知道已经晚了,如果这个时候她睁开眼睛面对思建,她和思建的关系似乎无法在修复,毕竟现在她已经是这个样子了,摊牌的情况下,该怎么去解释该怎么不伤孩子的自尊心

    被第二个男人看到自己的**,自己最私密、性感的部位暴露在自己的儿子面前,极力忍受的可心不由得转动了一下头部,原本仰面向上的脸部转向了另一侧,也就是床边的一侧,这样的动作是无意的,但是却让可心的脸部回避了思建的视线,此时可心的面容扭曲,紧咬下唇,她的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被身体的颤抖连带着微微跳跃着。

    只是这些思建都不会去在意,因为再一次这么清晰的看到可心的**,而且忍受了这么久,思建此时已经激动的无可复加,他的身体也剧烈颤抖着,带动着床垫也微微颤抖,他一定认为可心身体的颤抖的动力来源是他自己。而细细观察可心的我,不由得发现可心的双腿再次轻微的摩擦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也或许是摄像机夜视的光泽折射,我竟然看到可心的大腿内侧肌肉似乎在微微的蠕动。有一部分女人有一种绝活,那就是用大腿根部肌肉的蠕动,带动自己**内壁的蠕动,当男人的**插入之后,男人就会感觉到女人的**不断的蠕动颤抖着,包裹和吸吮自己的**,从而让男人享受到不一样的快乐。这种绝活或许是天生的,因为有的女人大腿内侧的肌肉无法蠕动,有的女人却可以,就好比有的人耳朵可以自己动,有的人却不可以。而我的可心,恰恰天生会这种绝活,而这种绝活往往是她**最旺盛的时候才会有,当我俩前戏做够的情况下,可心渴望被插入,而当我满足可心,插入她**的时候,可心的**就会不自主的蠕动起来,让我体会不一样的快感。在以前的时候我还问过可心,怎么会这种绝活,可心说这种能力是下意识的,只有在自己情动的时候才会出现,平时的时候自己还真的用不出这种能力。

    如果刚刚我没有看错,如果刚刚可心大腿内侧的肌肉蠕动是真实的,那么就说明此时的可心**已经十分的旺盛了。只可惜可心现在还穿着睡裤,要不然就可以看到可心的**是否已经**泛滥。而可心的身体变得红了,原本洁白如玉的肌肤也慢慢和她的娇颜一样,变得粉红,这个时候我想起了一句以前电视中十分经典的广告词白里透红,与众不同。

    “嗯”随着思建的一声男性轻微的呻吟,思建扑了上去,开始吸吮可心的**,他的嘴巴长的大大的,把可心的乳晕和**一口全部吞下去,吃着一个**,手抚摸着另一个**。当思建的嘴巴吸吮到可心**的时候,我看到可心洁白的玉足一下子勾紧,十根洁白纤细的脚趾向着脚心的方向勾起。熟悉可心的我当然知道,**就是可心**的一个大大的g点,每次我只要我挑逗可心**的时候,可心就会瘫软下来让我为所欲为。此时的思建用手和嘴巴挑逗着可心的g点,可心就好比一个娇羞的妻子一样,不断的抓紧床单和勾紧脚趾,她抿着嘴巴,或许害怕张嘴的时候就会控制不住而呻吟出生。

    人的内心或许会出卖自己,但是身体不会出卖自己,身体的反应才是一个人最真切的反应。此时的可心或许会想,哪有孩子没有吃过母亲的**的,哪个亲生孩子不是吃母亲的母乳长大的。思建作为半路来到身边的养子,可心没有喂养过他,难道她强忍着就是想给思建一个另类的“哺乳”作为补偿么可心难道不知道,这种母子关系已经开始变味了么

    这一晚本来就是可心**最旺盛的一天,加上思建对她g点的挑逗和爱抚,可心的**早已经被调动了起来,而且我发现可心今天的生理反应有些大,至少比和我**的时候要大的一些。以往我俩**的时候,前戏我做的比思建还要足,毕竟我是有经验的,思建毕竟还是初出茅庐的童子,他的这些**技巧都是人类最原始的。但是思建这生涩的爱抚、亲吻和前戏,竟然让可心大腿内侧开始不受控制的蠕动,而我以前每次却要插入的时候才能让可心这样,而且还不是每次都会让可心这样,这也要分可心的**旺盛状态还有我前戏做的足不足。在可心平常的时候,我做最基本前戏的时候,就算插入可心,可心也不会这个样子的。而思建竟然却可以,要知道思建此时根本没有插入可心,甚至连

    可心的**没有爱抚。

    由此可见思建给可心的性刺激有多大,似乎比我要大,至于这么大的原因,此时不用我多想,思建的前戏没有我做的足,思建的性经验没有我丰富,性手段是比不上我,但是却能让可心的**达到这种让我无法企及的高度,原因只剩下一个,那就是思建给可心带来的心理刺激要比我大的多,这些刺激是可心身体的真实反应,或许可心根本想不到,也不敢去相信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