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36)

与情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作者:性与情字数:3667第三十六章正在这个时候,思建的眼睛突然一亮,他转头看了一眼可心裸露的屁股和**,似乎想到了什么。版主零零一点坑母对啊,既然竟然不能洒落到地上,那就让它去该去的地方。

    我坐在电脑前看着这一切,作为一个男人,我似乎想到了思建要怎么做了,思建接下来的做法验证了我的想法。

    思建一手捧着浓浓的精液,另一只手用手指沾着精液,之后把沾着精液的手指重新插入到可心的**之中。可心背对着思建,根本不知道思建此时已经射精了,而且刚刚还用手捧着自己的精液,此刻思建湿漉漉的手指重新插入到了可心的**中,可心也没有感觉到什么异样,但是可心不知道的是,这次思建的手指上沾满了他浓浓的精液,而且这些精液足够让一个正常女人怀孕。

    思建用手指在可心的**里抽送几下后就重新拔出,之后再次沾满精液,再次把手指插入可心的**之中。只可惜,思建的精液量太大,毕竟是思建的童子精,所以过了两分钟后,可心的**口就开始流出浓浓的白色精液,这些精液毕竟不是**射进去的,要是思建的**射进去的,那些精液会被全部射入子宫之中,估计没有多少浪费的,而思建的手指还是太短,所以这些精液最多到达了可心**的中部。

    看着可心的**口开始往外流精液,思建知道**里不能再储存自己的精液了,所以思建转移了部位。思建用手指沾了一些精液,之后涂抹到了可心的菊花上,思建并不敢把手指插入到可心的菊花里,毕竟菊花的扩张功能远不如**,如果用手指插入可心的菊花,会给可心带来极大的刺激,那样就可能让可心惊醒,所以思建只是在菊花四周涂抹着。

    可心的臀沟、臀瓣、大腿,最后又转移到可心的**和**,这些部位都被思建涂抹上了浓浓的精液。当所有的精液涂抹完毕后,思建手指上还剩下最后一滴精液,思建思考良久之后,把那最后一滴精液涂抹到了可心的脸蛋上。完成这一切后,思建等待了好一会,最后等精液差不多干涸了之后,思建小心翼翼的为可心穿上睡裤和胸罩,系上睡衣扣子,之后拿着毛巾偷偷的下床向着卫生间走去。

    当思建房门关闭的那一刻,可心的眼睛终于睁开了,当思建的手指开始在可心的**上涂抹的时候,可心就知道思建再往她身上涂抹的是什么了。原本来的时候,可心或许还认为思建涂抹的或许是**或者**,当涂抹到可心**的时候,可心的鼻子轻轻的抽动了几下,最后双手紧紧的抓了一下床单,男性荷尔蒙的腥味可心再熟悉不过了。

    可心睁开眼睛后,听着思建在卫生间里应该是再打扫战场,而可心用手伸进了自己的睡裤里,看着睡裤鼓起的轮廓,可心的手触摸的是自己的**,可心的手抽出睡裤后,放在鼻子上闻了一下后。可心的手犹如失去所有力气一般,垂直般的自由落体砸到床垫上,仿佛失去了所有的生命力,她终于确定了涂抹到身上的液体真的是思建的精液,而且思建还把最初的精液捅进了自己的**之中。一滴清泪从可心的眼中流出,顺着眼角,最后滑落到床单上,最后渗进床单之中而此时的罪魁祸首思建,正在卫生间擦拭着自己的**,另外把自己的那条毛巾也洗的干干净净,把毛巾晾好之后,他心满意足的轻手轻脚的再次回到房间,慢慢爬上床谁在可心的身边。他的脸上带着满足,今晚的收获不用说了,斩获颇丰。他带着满足慢慢的睡了过去,最后竟然打起了呼噜。

    思建沉沉的睡了过去,而可心则睁开了双眼继续的流泪,她知道,此时的自己已经算是**了,被思建**,被思建指奸,被思建把精液弄到了**里面,唯一差的就是**的插入,但是这样还有分别么她此时有些恨,但是该恨谁她抬起了上本身,之后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思建。此时的眼神已经变了,原本看到思建的眼神是那么的疼爱和慈祥,现在的眼神之中多了一丝复杂,哀怨,伤心,难过,懊悔,但是却没有应该有的一种情绪恨。

    可心无声的抽泣了一会后,就轻轻的下了床,之后打开房门向着卫生间走去。

    可心来到卫生间里,脱下了所有的衣服,此时她的身上沾满了思建留下的痕迹。

    思建作为第一次射精的人,他还不知道精液的性质,当人的精液涂抹到身上,精液在人的身上干涸之后,人的身上会留下白白的犹如皮屑一般的东西,就像是敷了一层塑料膜一般。而此时可心的身上就是这个样子,思建不知道精液的性质,无意中在可心的身上留下了最最重要和明显的证据。

    可心赤身**的站在浴室前的镜子面前,镜子中那标准到极致的美体,丰满的**,纤细的腰肢,纤长的双腿,晶莹的玉足,最上方是柔顺的长发,倾国倾城的脸庞,只是她洁白如玉的身体上,此时沾满了一些干涸的精液,无形中让这具躯体显得加晶莹。此时这位美女的胯间,那稀疏的阴毛上沾满了干涸的精液,那些精液干涸后把可心的阴毛粘连在一起,原本柔顺的阴毛此时显得有些杂乱无章。

    这位美女微微的叉开双腿,之后用两根手指拨开了自己的大小**,此时由于体位的关系,原本侧躺没有流出的精液,这个时候慢慢的从可心的**口流出,这些原本浓浓的精液此时混合了可心**里的**,显得稀薄了不少,粘稠度也降低了不少,可心看着镜子中自己的**口不断的流出货真价实的精液,自己再次控制不住,微微的哭泣了起来,此时的她不在乎此时思建会不会醒来发现自己,她此时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在干净了,也无法挽回。她只有一边哭泣,一边打开花洒冲洗着自己的身体,思建涂抹到她身上的精液被她一点点的洗去,最后连**也洗了一遍,只是**的深处是无法清理的,那些残留的精液最后会被她的身体吸收和消化,永远与她的身体融为一体。

    坐在电脑前的我,伸手在自己的抽屉里拿出了一根烟,这盒烟买了不知道几个月了,我不吸烟,但是当工作没有头绪,或许压力太大的时候,我就会吸一只。

    而这盒烟已经吸食了几个月了,由此可见能够让我感受到无力的次数并不多,但是这次我又吸了一支烟。此时我的全身有些发麻,大脑有些晕乎乎的,我不知道此时的自己是什么感受。我的想法或许和可心一样,可心已经不再干净了,虽然思建没有插入她,但是却用其他简单易行的方式变相的占有了可心,可心的身体被玷污了,想起可心身体里那些思建的精液,我就感觉到一丝恶心。虽然那些精液最终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失,但是想起可心娇媚的模样和身体,我就能看到她的身上似乎还涂满了思建的精液,永远无法洗净和消除。

    可心对于思建没有恨,因为她用一个母亲的眼光去看待孩子,思建毕竟处在青春期,有**是十分正常的事情,她怨恨的是她自己,她自己粗心大意,无意中给了思建机会,和思建亲吻,答应陪着思建睡觉,这些都无意中给了思建错误的暗示。可心是一个天真善良的女人,她想问题的时候总是尽量把错误归根于自己身上,为别人去开脱。可心不怨恨思建,我怨恨,我决定回家后就把思建送走,把他送到福利院或者其他人家。他作为一个男孩子,现在那么多无法生育的家庭,我想会有很多的家庭愿意收养思建的,我不能再把思建这个定时炸弹留在我的家里。思建的这些做法,已经让我害怕了,虽然对于凤君还有一些愧疚,但是那些愧疚不足以让我冒着妻离家破的危险。

    而视频中的可心洗干净了身体,却没有擦干身体,而是蜷起双腿坐在了浴缸里面,她双手抱膝,把脸埋进了双膝之中,任由花洒的水流冲洗她的头发,最后顺着头发流遍她的全身。她此时在平复自己的情绪,作为记者的我,能够猜到她正在思考着接下来应该怎么办。是向思建摊牌而批评他,之后和他保持距离,还是以后装作不知道,继续维持母子关系,只是今后尽量的不给他机会,此时多种方案和想法在可心的脑海中不断的闪现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破天荒的吸了两只烟,要知道,对于不会吸烟的我,能一次吸两只烟,这还是第一次。我洗完了烟,感觉自己的脸紧巴巴的,而视频中的可心终于从浴缸里起身。她拿着浴巾擦拭干净了自己的身体,之后穿好了自己的睡衣和睡裤,但是那条已经沾满了精液的内裤她却没有穿上,而是偷偷的扔进了卫生间的洗衣机里,里面已经积攒了一些旧衣服,可心把那条脏内裤压在了其他衣服下面,之后可心就这么走出了浴室。

    当可心走出卫生间站在卫生间门口的时候,她看了看思建的房间,之后又看了看我俩的卧室,此时可心要做着一个选择。如果她此时回到自己的卧室,那么第二天醒来做贼心虚的思建就会知道可心会许已经知道了他亵渎可心的事情,那就无意中变相的向思建摊牌,以后的母子关系也就难以维持。如果可心此时回到思建的卧室,第二天醒来后,可心完全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装作一切都没有发生过,这样还可以继续保留自己的宝贝儿子,也不会让思建和自己在自己的老公面前露出破绽,这样的一家三口还可以继续下去,或许等思建长大一些后,或者等思建厌烦了自己的身体后,思建就会对自己慢慢失去了兴趣。

    我也坐在电脑前看着可心会做什么样的选择,我此时已经决定要让思建“扫地出门”,所以我的内心中希望可心此时回到我俩的卧室,和思建保持距离,等我回家后能向我坦白一切,这样我就会原谅可心,之后把思建送走。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我失望了,可心最终选择了接受和妥协,她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向着思建的卧室走去,之后打开了思建卧室的房门走了进去,随之房门渐渐的关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