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55)

与情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可心看了自己双手一眼,之后就坐在床上发呆,事情发展的越来越糟糕,本来和思建的关系刚刚好转,没有想到一下子回到了原点,而且貌似还要加的严重,这是可心第一次打思建,而且还打的蛮重的。网址:版主全拼00可心思考了一会后,慢慢的下床,之后走向了思建的卧室,站在思建门口犹豫了一会后,可心就深吸几口气准备打开思建的房门,毕竟思建还是一个孩子,刚刚的那一巴掌肯定给他的身心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咔”可心按下了思建的房门把手,但是房门却没有打开,思建竟然把自己的房门反锁了。要知道,以前思建睡觉可没有反锁房门的习惯,可心站在门口一时间愣住了,这个情况她也没有想到。“咚咚咚”可心敲了敲房门,里面没有任何的回应,“咚咚咚”可心又敲了几次,里面还是没有回应,在监控中,我看到思建此时把头埋在被子里,不愿意听到门外的声音,同时我也看不到他的表情,只是感觉被子在微微的抖动,看来思建可能是在哭,毕竟他还是一个孩子。

    可心敲了几下后,里面也没有回应,她知道思建这个时候可能需要冷静一下,于是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卧室。躺在卧室里,可心辗转反侧无法入睡,她躺在床上时而睁眼时而闭眼,唉声叹气,整个人充满了愁苦,现在的情况真的是让她也束手无策了。而另一边的思建,听到终于没有了敲门声,他把脑袋露了出来,因为他需要呼吸新鲜的空气,此时我看到思建的脸上闪烁着泪光,他真的哭了,哭的很伤心,或许别人打他,只会让他产生愤怒,但是可心打他,他十分的伤心,就仿佛被自己最爱的人抛弃了一样,被打的脸疼,或许此时最疼的是他的内心。

    这个夜晚是漫长的,可心和思建这一夜基本上没有睡觉,到了早上,可心盯着虚弱的黑眼圈起床开始做饭,做好早餐后,她看了一眼时间,发现已经过了平时正常的思建起床时间。可心把早餐放在桌子上,来到思建的门口叹了一口气,“咚咚咚”可心再次敲门,此时的思建仰躺在自己的床上,根本没有睡觉,只是没有起床而已,听到房门响起,他有些淡漠的看了一眼后,转头继续看着棚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思建,起床了,马上要去上学了”连敲了几下后,可心还是忍不住开口隔着房门对着思建说道。可心是一个时间观念很强的人,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会打提前量,只提前不会迟到,所以看着时间越来越近,她不由得十分焦急,所以敲门的同时终于开口和思建说话。只是可心说完话之后,屋子里却没有什么回应。

    “思建,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话你在干嘛赶紧出来吃饭上学了”可心此时显得十分的着急,还有一丝愤怒,现在思建的做法让她十分的生气,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马上要上学了。

    “思建,你”此时的可心显得焦急的同时,露出一部分恐惧,难道思建想不开在房间里自杀了孩子年纪小,心智不成熟,受了委屈脑袋转不过来弯,还真的有可能。

    “咚咚咚”“思建,你到底在没在里面你赶紧说句话”可心的敲门声和说话的音量不由得拔高了不少,声音都有些颤抖,房门被可心敲的颤抖着,可见可心的用力之大,也可见可心此时内心的恐慌和焦急。

    “我不去上学了别打扰我睡觉”正在这个时候,思建可能也是被可心敲门敲烦了,刚刚可心敲门,躺在床上的他可能感觉到床都跟着在颤抖,不由得没好气的喊道。

    “为什么不去上学你非要把我气死不可吗你赶紧出来,我让你出来听没听到”听到思建没有意外,可心松了一口气,恐慌没有了,剩下的只有气愤,而且是加的气愤。可心此时已经快要疯了,时间已经过了,现在出门很可能就要迟到了,要知道,可心工作还没有任何的疏忽,包括迟到在内,此时的可心站在思建的门口气的只跺脚,只是房门不开,可心没有丝毫的办法。

    这也是可心不懂,如果要是我在家的话,用一把扁螺丝刀就可以在外面把门拧开,房门在设计的时候,要么在门外设置一个钥匙孔,要么就是在外面设计一个螺丝帽,如果有什么意外,在不破坏房门和门锁的情况,可以用钥匙或者扁的金属工具把房门从外面打开,只是可心不知道这一切罢了。

    “我再说最后一句,赶紧给我滚出来”可心最后实在忍无可忍,头发一甩,之后咬牙切齿的对着里面的思建喊道。原本思建有些心软了,准备从床上起身,但是听到可心的这句话后,他也上来一股倔脾气,竟然再次躺下,用被子把脑袋一蒙,玩着了躲猫猫。接下来的时间里,任由可心把嘴皮子说的都干了,思建就是无动于衷。

    最后,可心不得不放弃了,因为现在已经迟到了。最后不得已,可心给学校的领导打了一个电话请假,说自己的孩子得了疾病,需要去医院检查一下,之后又给自己另外一个老师同事打电话,让其帮忙带一天课。打完电话后,可心气恼无比的走到饭桌前坐下,最后小嘴撇了撇,终于还是忍不住,委屈的哭了起来。

    “呜呜呜呜”这些天的委屈,加上心中的气愤,终于让可心承受不住了。本来感觉门外已经清静的思建,刚把脑袋从被窝里露出来,就听到了可心哭泣的声音。思建赶紧下床,之后把耳朵贴在房门上,他听到了可心哭泣的声音,只是他咬了咬牙,摸了摸自己的脸蛋,那里有一个清晰的掌印,过了一夜还红红的,由此可见,昨晚可心打思建的这巴掌用力之大。思建摸了摸脸上的掌印,摸的时候他疼的直吸凉气,看来现在摸起来还火辣辣的疼痛。

    可心哭了一会后,就慢慢的安静下来了,她到卫生间里洗漱了一下,早上化妆全部都白弄了。不一会,可心顶着已经有些水肿的眼睛走出卫生间,她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就那么傻傻的坐着。而思建呆在房间里也十分的不好受,要知道,从昨晚回到卧室,到现在已经是早上了,他还没有起夜,虽然他可以不吃饭,不睡觉,不出卧室,但是人有三急,厕所还是要去的。思建下了地板,急的在地板上团团转,他总不能在卧室里方便吧。

    最后,思建实在忍不住了,他打开了房门,直接冲向了卫生间。思建走出卧室的时间,可心只是身体颤抖了一下,但是没有转头看他,只是自顾抱着胳膊坐在沙发上。在卫生间里舒舒服服的“放完水”后,思建揉了揉刚刚憋的有些疼的小腹,刚刚他真的是差不多要忍到极限了。当他要走出卫生间里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情绪走出卫生间,是平淡还是生气的情绪最后他还是低着头走出了卫生间,他用余光看了可心一眼,发现可心根本没有看他。他跑回了卧室,而可心就仿佛当他不存在一样,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回到卧室的思建,越想越不对,感觉可心的情绪十分的不正常,思建终于害怕了。他还是个孩子,根本无法猜透可心现在的想法,或许可心真的生气到极点了。思建思考了一会后,还是认输乖乖的从卧室里走出来,之后低头慢慢走向可心,站在可心的面前,可心还是目视前方,仿佛没有看到他一般。

    “你还知道出来”过了两分钟后,可心仿佛苏醒了一般,终于开口说话了,只是话语的语气冷冰冰的,听了让人不寒而栗。思建不知道如何回答,他终于体会到了可心当老师这么久真正的威严。

    “你以后都不打算去上学了是吗”可心听到思建没有回答,没有任何的表情,再次开口说道。

    “至少我脸好之前不会去上学了,到了学校,我无法和同学们解释我脸上的伤痕”思建这个时候终于开口说话了,他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上那个手印,有些委屈的说道。他毕竟是一个男孩子,要面子,如果到了学校,这么清晰的手印,任谁都可以看出他被人打了,无论是谁打的,都会让他十分的难堪,所以他的这个理由却是十分的充分。

    听到思建这句话,可心终于抬头看向思建,当她看到思建脸上的掌印的时候,平淡冷漠的眼睛终于波动了一下,似乎有些惊讶。昨晚打完思建后,她看着自己的双手,在思考是不是把思建打的太重了,结果现在看到思建脸上的伤痕,没有想到比她预想的还要严重一些。可心看几眼后,叹了一口气,之后起身来到我俩的卧室,打开了床头柜子的抽屉,翻了很久,看样子她是在找药,思建还傻傻的站在沙发前。

    “坐下吧”找了一会后,可心终于找到了药水,来到沙发跟前和思建说道。

    可心打开药水拿着棉棒开始给思建的脸上涂抹着药水,可心脸上带着心疼,多的是愁绪,到底该怎么办她不想和思建这样下去,但是现在思建的青春期发育出了问题,竟然对她这位养母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和爱恋,可心束手无策,她不想屈服于思建,但是又不想伤害思建,她一边给思建涂药一边唉声叹气。

    “擦完药,明天伤痕就会淡化了,到时候我再给你擦点化妆品遮盖一下,今天咱俩都在家好好休息一下吧,明天继续上学。”擦完药水后,可心把药水的盖子拧上,准备回到卧室去。

    “我不想再上学了”正当可心走到门口的时候,身后传来了思建的话语,虽然音量不大,但是语气倒是很坚决。

    可心转过身子,丰满的胸部剧烈起伏着,此时她的怒火已经上升到最高值。她怒视着思建,但是这次思建不知道哪儿来的倔脾气,也绝强的和可心对视着。在两人的眼睛之间,我仿佛看到两道闪电在两人双眼之间对碰和交织。

    俩人对视了一会后,可心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慢慢的转身回到卧室,把药放入抽屉后,她转身重新回到了客厅,之后挨着思建坐在沙发上,可心似乎做了什么决定,接下来母子之间应该会有深入的交流和谈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