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63)

与情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思建深吸一口气之后,继续欣赏着可心的美体,可心此时双腿紧紧并在一起,努力让双腿盖住自己所有的**部位,但是那些阴毛还有**的上摆是无法遮挡住的。版主0零一感受着思建火辣辣的目光,可心只能用手臂去遮挡自己的眼睛,仿佛是在一叶障目。思建欣赏够了,知道自己该继续进行下一步了,他伸出双手开始抚摸可心的双腿,他从可心的小腿开始。可心的双腿笔直而且修长,可心抚摸着这双美腿,在小腿和大腿上来回的留恋。

    思建的双手在可心的大腿上抚摸了一会后,双手开始沿着可心的**慢慢往下,最后抚摸到了可心的一对玉足上。在思建抚摸可心大腿的时候,可心用手背挡着自己的眼睛,偶尔咬着嘴唇,偶尔咬着银牙,身体微微颤抖,偶尔轻轻扭动几下,思建的爱抚让她很是纠结,像是在受罪,但是又很舒服,毕竟思建抚摸的地方有好几个都是她的敏感点。

    当思建的双手捏到可心的玉足的时候,可心条件反射一般的想要缩回自己的玉足,但是只可惜晚了一步,可心的玉足被思建紧紧的捏在手里不愿意放开,可心轻轻的抽了几下没有把玉足抽回也就放弃了。思建抚摸着可心的玉足,看着粗细和长度都十分标准的十根脚趾,思建眼中放出了一丝绿光。看到这丝绿光,我的心中一紧,思建不会有一些特殊的癖好吧,例如恋足或者丝袜,我本人是没有这些情节爱好的,但是爱好这些的人不再少数。

    思建抚摸着可心的脚趾、脚背,当抚摸到可心脚心的时候,可心感觉到很痒,所以她的十根脚趾用力的勾向了脚心。以前我和可心嬉闹的时候,我就挠过可心的脚心,可心的脚心很怕痒,虽然思建没有用手挠,但是轻轻的抚摸也让可心有些受不了,但是她还是极力忍受着。思建在可心的玉足上抚摸的时间比刚刚大腿和小腿抚摸加在一起的时间还要多,思建最后恋恋不舍的松开了可心的玉足,玉足停止被思建把玩,可心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思建的双手松开可心的玉足后,直接向上握住了可心的两个脚踝,之后双臂开始用力往外分开,可心有一丝不情愿,双腿也用力和思建稍微对抗了一下,但是她的力气真的不如思建的大,所以可心的双腿还是被思建强势和轻松的分开了。可心的双腿慢慢打开了,原本夹在大腿中间的私密部位慢慢显露了出来。围绕**一圈的稀疏阴毛,粉红色的**,此时**中间在灯光的反射照耀下已经显得有些晶莹,原来在思建刚刚的爱抚中,可心的**竟然流水了,但是这是人动情的正常反应,当可心的身体受到刺激,那么**就会做好交配的准备和指令,分泌足够的粘液以方便男人**的插入。

    思建分开可心的双腿后,慢慢的抬起可心的大腿弯,往可心脚踩床面双腿蜷起。可心的双腿不断轻轻在思建的束缚下晃动着,显示着可心的内心不像表面那样的情愿。思建知道如果此时松开双手,可心的双腿一定还会合并在一起,所以思建把自己的脑袋挤进了可心的双腿中间,之后才松开了双手。可心的双腿感觉失去了束缚,赶紧要合并,之后遇到了思建大大的头部阻碍,除非可心的双腿能把思建的脑袋夹扁。

    思建的脑袋挤进可心的双腿后,把头转向可心的大腿,之后嘴巴开始在可心的大腿内侧开始轻吻,舌尖也偶尔伸出来舔弄一下,可心的大腿内侧也是敏感点,被思建亲吻舔弄,她感觉到很痒,为了闪避思建的亲吻,可心不得不把自己的双腿往外劈开一些,只是这样一来反而随了思建的心思。可心的双腿分开的大大的,连带着双腿间的**口也随之裂开,两片**中间可以看到那个收缩度极佳的**口,还有那里面粉红色湿润无比的乳肉,中间慢慢流淌的粘液。

    可心感觉到自己条件反射般的闪躲双腿让自己的**大大的暴露,她想重新合上双腿补救,但是奈何思建的嘴唇和舌头对她的大腿锲而不舍,在酥痒和娇羞之间,她还是选择了酥痒,思建的嘴唇一直在可心的大腿内侧来回舔弄亲吻着,可心的大腿已经分开到最大,已经快要成为一字马了,但还是躲避不了思建的嘴唇。

    思建虽然嘴唇在可心的大腿内侧流连,但是目光一直斜视着,眼睛紧盯着可心的**,那里才是他一直梦寐以求的,自从那两晚强插后,那紧凑火热湿润的感觉让他永生难忘。思建沿着可心的大腿一直向上,掠过了可心的大腿根,终于来到了可心最最隐秘的部位

    “嗯啊”可心一直强忍着不发出任何的声音,但是思建的嘴唇覆盖住可心**的时候,可心终于破开了牙关呻吟出声。思建的嘴唇拼命的吸吮着可心的**,两片**仿佛成了嘴唇,被思建吸在嘴里亲吻和吮吸着,偶尔思建还会把舌头伸出来,伸进可心的**中耕耘一番,引来可心压制不住的娇呼。

    “嗯嗯哈啊”每当思建的舌头伸进去的时候,可心都会发出一声比较高昂的呻吟,可心的手背不知道什么时候从眼睛转移到了嘴巴,她想咬着手背不让自己呻吟出生,奈何思建的嘴巴攻击的是她酥痒已久的地方,每当思建用力吸吮的时候,她都控制不住自己呻吟出声。这个时候可心才想起要夹紧自己的双腿,不知道是因为拒绝、娇羞还是因为太过刺激而闪避。只可惜,思建似乎早就察觉到她的意图,嘴巴一边给可心**着,双手按住了可心大腿的内侧,让可心的大腿无法合拢。

    慢慢的,可心似乎感觉到了舒爽,也适应了思建猛烈的**,她的双腿慢慢放弃了挣扎,最后甚至主动分开了一点,让自己的**张开的大一些,以便于让思建的舌头伸进去的深一些。思建察觉到可心的双腿终于不再用力,他就解放开了自己的双手,思建一边给可心**,双手慢慢的伸到自己的下半身,之后把自己的睡裤和内裤全部退去,思建的下半身完全裸露了出来,现在他和可心一样,全身一丝不挂了。思建下半身长的很凶,虽然年纪小,但是大腿上长满了黑毛,甚至毛发比我都要重,思建胯部的阴毛非常的浓密,如果说可心的阴毛是草丛,那么思建的阴毛就是丛林了。

    黑黑厚厚的阴毛中间,一根已经勃起到最大的20多公分的大**吊在胯下,鸡蛋大小的**上的马眼,此时不断溢出透明的粘液,粘液一点点的滴落到床面上。此时俩人的状态,完全是要交配的前奏,俩人也完全符合异**媾的所有的标准。思建察觉到差不多了,于是嘴巴开始往上,沿着可心的肚脐、小腹、**、锁骨、脖子,一直来到了可心的耳朵边缘。虽然思建的嘴巴离开了可心的**,但是思建并没有放弃对于它的刺激,思建的手指慢慢伸进可心的**里继续的搅动着,让可心保持着最强烈的**状态。

    “妈妈,让我插进去好不好”思建还是没有放弃,他趁着可心现在有些迷失在实验可心的态度。听到思建的话语后,可心一边呻吟着,一边摇了摇头,虽然她现在有些迷失,但是她还是没有忘记自己的底线在哪儿。思建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他不得不放弃可心的耳朵,把头伸到可心的胯部,用嘴巴和舌头继续对着可心的**发动进攻。这次,思建加上了可心的菊花。

    “啊”当思建的舌头舔弄到可心菊花的时候,可心再次发出一声比较高昂的淫叫,双腿再次想合并,这是她的正常反应,但是还是被思建用手推开了,思建在可心的**和菊花两者之间来回的流连。

    “妈妈,让我插进去好不好嘛”思建在可心的**和菊花上舔弄了大约一分钟后,思建再次问道可心。这次问完后,思建又立刻扑到可心的**上亲吻吸吮,只是换来的还是可心的摇头拒绝。思建看到可心的反应后彻底绝望了,看来可心的底线是无法攻破的了。

    思建最终放弃了,他有些失望的从可心的胯部起身,之后转身躺在了可心的身边,唉声叹气,显得十分的扫兴。可心此时仍然在急促的呼吸着,平复着自己刚刚刺激带给自己身体和内心的颤抖。相比于思建,可心要舒服很多,至少思建用舌头和手指给可心缓解了一部分的**,而思建此时就不好了,上不上下不下的,和可心比,他倒是显得很吃亏。

    可心平复大约五分钟后,才发现思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放弃了她的身体,躺在他身边背对着自己唉声叹气的。可心眼中闪过了一丝愧疚,不知道这个愧疚是对我还是对思建。可心坐起了身子,原本因为平躺而扁下去的两个**再次鼓了起来,随着身体的坐起而轻轻晃动着。可心用手抚摸上了思建的肩膀,但是思建此时正在气头上,微微一晃肩膀就把可心的手晃了下去。此时坐在电脑前的我,看着俩人现在的状态,就好像是一对吵架怄气的夫妻。

    可心眼中这个时候闪过了一丝淡淡的笑意,这个情绪在可心与思建亲密接触的过程中是十分少见的,大多数的时候可心都是愧疚和难过,像这种淡淡一闪而过的笑意还是第一次,难道她已经开始慢慢适应思建对她的亲密和亵渎了么可心没有放弃,再次把手放在了思建的肩膀上,这次思建没有闪躲,任由可心把自己从侧躺搬成了平躺。此时虽然没有了激情,但是思建的**没有丝毫的软下去,还直翘翘的,面对着可心耀武扬威。可心看着思建的大**,眼神十分的复杂,在这个复杂的眼神中,我看到了一丝隐晦的渴望,是的,一个正常的女人看到这么凶猛、能带给女人无上快感的男性生殖器,没有**那是骗人的。

    思建仍然平躺着,眼睛还是转向一边,不看可心,残留着可心**的嘴巴歪着,显示着他此时的不满,他毕竟还是孩子,这个表情还是十分幼稚的。可心看到思建这个表情,有些哭笑不得,又十分的无奈。她把手伸到了枕头下,之后拿出了刚刚她藏起来的东西,她这个时候没有隐藏和闪躲,我也看清楚了,那是一个避孕套,不知道可心什么时候买的避孕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