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64)

与情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看到避孕套,我肯定知道可心是新买的,因为我俩从来没有用过避孕套。版主零零一点坑母我俩一直求子,可心始终没有怀孕,试问我俩又怎么会用避孕套呢可心可能是今天趁着上班空隙去买的,毕竟现在大街上成人用品商店很多很多,而且这个东西在超市也能买到。但是由于思建的尺寸太大,超市的均码避孕套肯定是不行的,所以我敢肯定如果这个避孕套符合思建**的尺寸,那么可心一定是去成人用品商店买的。

    我这个时候脑海中完全可以想到这个情景:可心趁着午休时间,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巡视着她要找的地方成人用品商店,当发现一个成人用品商店后,可心会在附近徘徊很久,一直给自己打气,让自己有胆量没有娇羞的走进去。就算可心走进去后,也会不好意识扭扭捏捏的说出自己想要的东西,毕竟一个女人主动去买成人用品,她肯定会不好意思,而且店老板隐晦诧异的眼神也会可心无地自容,毕竟买成人用品一般都是男性去买。

    可心竟然能放下自己的矜持主动买这个东西回来,是为了思建还是为了我还是为了她自己为了思建的学习和青春期的正常发育,或者为了让我头上少带点绿,毕竟有一层薄膜阻隔,不算真正的接触,也或许是为了让她自己不怀孕,毕竟如果怀孕的话,一切都有暴露的危险。如果可心真的意外怀孕了,她会冒着我知道的风险去把孩子打掉还是会瞒着我说这个孩子是我的,把这个孩子生下来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我突然好奇这个问题,不知道可心会怎么选择。

    拿出这个避孕套,那就意味着可心接受了思建插入的准备,虽然有一个避孕套阻隔,但是插入就插入了,有了避孕套插入就不算**和**了么看到可心拿出避孕套,我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我努力保持清醒不让自己昏过去,饥饿、劳累、困倦还有不断到来的心理冲击,不断冲击着我的意识和身体,我依靠着这些年养成的坚强一直强撑着自己的身体。大风大浪的过来了,一个三十好几的大男人,有什么不能承受的,大不了一切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开启自己新的人生,我在心里这样的安慰自己。

    可心慢慢的撕开了避孕套,此时我坐在电脑前,不知道可心接下来会不会用避孕套,因为我俩一直没有用过。可心撕开塑料后,把避孕套拿了出来,可心看着避孕套,眼中带着复杂,她以前在网上肯定看过避孕套,但是真正用避孕套还是第一次,这算不算给思建的第一次思建此时还气鼓鼓的,任由可心折腾他也没有转头看一眼,所以他不知道可心手里正拿着避孕套。

    可心一手拿着避孕套,另一只手捏住了思建的**,这根丈夫之外她见过的第二个男人的大**,她扶住思建的**后,把避孕套扣在了思建的**上。情况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可心竟然没有带反,没有丝毫差别的把这个特大号的避孕套快速的套在了思建的**上。可心难道问过成人用品店的老板还是专门上网查询过这个或许是一个未解之谜,但是这些不再是重点。

    自己的**被套入了一个滑滑的、紧紧的、凉凉的一个东西,思建肯定会看一看到底是什么。他终于转过了自己的脑袋,低头看到自己的**上被可心套入了一个透明的薄膜,青春期的他虽然年纪小,但是看过的黄片黄文肯定比可心还要多,所以他当然知道这个是什么东西。思建的眼中带着一丝好奇,带着一丝兴奋,当然,也有一丝失望,是的,没有几个男人说我就喜欢带避孕套,毕竟避孕套让自己的**与女人的**内壁之间产生了阻隔,而且也会减少摩擦的快感的。我本人就不喜欢用避孕套,包括和可心结婚之前的几次性经历,我就是不爱带避孕套,在我看来,带避孕套的**不断**,只有无套插入外加最后内射,才算一次真正意义上的**。

    虽然有了一层避孕套阻隔,但是能够插入可心的**感受可心**的紧凑和温热,也是比较不错的,至少比**和摩擦要强很多了。可心给思建带好避孕套后,用双手扶住了思建的**,思建的**可心用双手握住,还能露出**,由此可见思建**的长度。可心扶住思建的**后,开始上下给思建撸动了起来。本身避孕套就带有润滑的效果,所以说这次**没有了上次的干涩,而且避孕套能很好的保存思建**马眼分泌的粘液,这样无疑就增加了润滑。“吧唧吧唧吧唧”避孕套包裹着思建的**,随着可心的撸动不断透过薄膜发出粘粘的水声。

    看到可心给思建带上避孕套没有插入,我不由得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任谁看到给一个男人带上避孕套都以为是要插入的节奏,没有想到可心只是为了给思建润滑方便**,我心中的怨不由得减少了很多。昨晚的**失败,没有让可心彻底放弃,增加了避孕套的润滑,可能效果会好一些。但是可心不了解男人的心理,增加了避孕套**,就阻隔了思建**与可心手掌的接触,这种效果还不如直接用手**。

    接下来的结果和我想的一样,思建看着可心给自己带着避孕套**,显得很失望,结果眼中的失望越来越大,慢慢的显得十分的无趣,最后慢慢的**竟然不如刚刚那般坚硬,竟然软了下去。可心此时累的双手已经发酸了,结果感受到思建的**越来越软,可心虽然不是男人,但是也知道男人的**只有在射精之后才会软下去,可是思建根本没有射精。可心不得不松开双手甩动着,缓解着双手的疲劳,转头看了一眼思建,结果看到了十分扫兴和失望的思建。

    可心叹了一口气,自己这个设想失败了,对思建她真的是有些无可奈何,谁让思建的**旺盛,又那么持久呢可心叹了一口气之后,再次起身,之后跨坐到了思建的身上,和昨晚一样,背对着思建,双腿分开跨坐在思建的身体两侧,胯部中间的**此时微微裂开,离思建的**只有一步之遥。这个过程中,可心的**口很多次剐蹭到思建的**上,那个时候只要思建微微一挺腰部,就可以让**插入到可心的**中,只是思建没有那么做,思建等待着,等待着自己期待已久的插入,虽然有避孕套。

    但是思建最终还是失望了,可心把思建**压下,之后坐到了思建的胯部,和昨晚一样,可心在思建的胯部上轻轻的蠕动着,用自己的**摩擦着思建的茎身,而且这次思建的**被套上的避孕套,俩人摩擦性器的中间有了一层透明到可以视而不见,但是却没有一丝缝隙的透明薄膜。

    思建又失望了,一而再,再而三的失望,此时的思建似乎有些气愤,怎么越发展越后退这样的摩擦还不如昨晚的摩擦呢,至少昨晚自己的**可以和可心的**零距离接触,而现在吃过了饺子后,他还想吃窝窝头么思建的兴趣慢慢消失了,本来就软下去不怎么坚硬的**,这次彻底的软了下去,犹如一条死透的毒蛇,随着可心的蠕动,那条本来硕大无比的坚硬**,此时变成了软塌塌的一堆肉。

    “今天怎么了”可心感受到自己胯部的**越来越软,最后变成了软绵绵的,可心不由得回头问着思建,本来可心在这个过程中不想说话的,奈何思建今天的表现太失常了。失望的不只是思建,可心也有些失望,至少思建勃起的**可以给可心一些安慰,当然,这些都只是她内心的期望和感受,她不会表达出来让思建知道。

    思建用手背把自己的眼睛盖上,一言不发,就像刚刚可心一样,此时的思建内心的失望加上气愤,已经让他失去了所有的兴趣,孩子的脾气还是比较大的,从他剧烈起伏的胸膛就可以看出他此时呼吸的急促。可心这种变相的保持“距离”,让思建即是伤心又是难过。

    “你怎么不说话了怎么了”可心看到思建的样子,知道他生气了,虽然可心猜到了什么,但是不敢确定,她有些担心思建,好不容易让思建变乖了,他的成绩也恢复了,如果再回到原点,那么自己的牺牲和努力岂不是白费了

    “难道真的就不能插进去吗”用手背盖住自己眼睛的思建这个时候终于喘着粗气说出了这句话,他说话的声音微微颤抖,不像以前的激动和紧张,而是因为生气到了极点。

    “咱们不是说好了么插入绝对不可以的”问完第一句话后,就转过头背对着思建,所以她根本没有注意到思建的状态,而且思建的这个问题让她有些心慌,所以根本没有注意思建的语气和情绪。

    “带着避孕套也不行”思建再次问道,语气中带着一丝希望。

    “不可以”这个是可心的底线,可心没有一丝的犹豫,坚决的拒绝道。

    “那么像昨晚一样,不戴套”思建没有放弃其他的希望,主动妥协了一下,提出像昨晚一样,零距离和可心的**摩擦,这样能好一些。

    “那也不行,虽然没有插入,但是你射精沾染到,我也可能怀孕的万一怀孕了,我怎么向你爸爸交代一切都该败露了”可心此时只想着事情的保密性和安全性,完全忽视了思建此时的情绪,还自顾的说着。尤其是可心提到我的时候,思建终于忍受不住,把手从眼睛拿开,思建的眼睛此时瞪的很大,眼神中充满了愤怒,让我看着都感觉到恐惧。他不会发疯,之后丧心病狂的再次奸可心吧现在的条件很有利,思建只需要把避孕套拿下,之后把可心推倒,依靠他此时强大的力气,绝对能再次把可心“就地正法”。

    “你回去吧,以后都不需要了我宁可自己用手打飞机”思建深吸几口气,最后有气无力的说道,并且用手推了推可心的细腰,想让可心从他身上起身。而可心则有些慌乱和惊讶的转过头,看着思建的眼神中带着一丝疑惑、失望、慌乱、无助,还有一丝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