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81)

与情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思建双手握住可心的**,胯部不停的用力撞击着可心的臀瓣,可心的臀瓣仿佛一层层波浪,不断掀起一阵阵涟漪。001“啊啊啊啊”感受到思建的抽送速度越来越快,可心的呻吟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仿佛所有的断音组成了一个连音。思建疯狂加快的抽送速度,预示着思建即将要射精了,而可心也预感到了这一点,之间背对着思建的可心突然睁开了眼睛,此时充满**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清明,她不由得测过头,用眼睛斜看着思建。

    “啊啊啊不要不啊啊哦不要射啊不要射进去哦啊啊啊”可心努力的在呻吟中穿插着几个字,这些断断续续的字组起来就是“不要射进去”,只是此时的思建不知道有没有听到这几个字,或许他只听到可心的呻吟,已经把可心的这几个关键的字省略掉了,毕竟思建离可心如此之近,自己粗重的喘气声,**的撞击声,可心的呻吟声,性器摩擦的**声浴室充实着一切声音,一篇杂乱无比的“乐章”,思建又昏昏沉沉,他会听到吗就算他听到了,他会听可心的话吗

    “不要啊”随着可心一声不敢的声音,思建的抽送速度慢了下来,最后所有连续的抽送换来了最后最猛的一插,“噗呲”思建最后一插把**拔出到最大程度,只留一个**尖在里面,之后猛的把整根**尽根没入。

    “哦”思建这个时候终于发出了除了呼吸以外第一声也是唯一的一声呻吟,他的头部微微扬起,嘴唇睁开,双唇睁开的时候,之间连着几根白色粘粘的丝线,或许是刚刚俩人接吻留下的残留物。而思建的胯部紧紧的顶着可心的臀部,俩人相连的地方根本看不到思建**的一丝痕迹,整根**已经全部“隐藏”进了可心的**之中。唯一残留在外面的阴囊,此时剧烈的收缩着,我可以从阴囊的收缩速度和次数来判断思建射精的数量和次数,思建的阴囊收缩程度很大,精液通过马眼不断注入到可心**的最深处。要知道,因为我俩一直想要孩子,可心根本没有带避孕环,俩人此时也没有用套,思建的精液可以毫无阻拦的去寻找可心的卵子,最后形成一个完整的胚胎,一个完整的生命,此时的可心,我最心爱的妻子,正在接受思建的“受精”。

    受精持续了大约半分钟后,思建的阴囊才不甘的停止收缩,此时已经把阴囊里存留的所有精液全部“赠与”给了可心。而可心低头安静的“受精”,没有一丝的反抗。当受精仪式结束之后,可心失去了所有的力气,或许这个过程中她不知道已经**多少次了。以往的时候,我可以从可心的呻吟大小和表情来判断可心达到**,但是这一切,俩人的交媾实在太疯狂,可心从始至终都是疯狂的呻吟,表情也是十分的陶醉,我不知道中间穿插的呻吟有几次是因为**而发出的,可以说不仔细判断,根本看不出**与没**的区别,但是这么疯狂的交媾,可心达到**是肯定的

    当受精结束后,可心也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场强烈的**交媾,抽走了可心所有的力气,此时的她虽然用双手使劲撑着墙壁,双腿也用力站直,奈何此时的她已经提不起一丝的力气。可心的身体像一座年久失修的桥梁慢慢的垮塌,此时的思建也感觉到了这一点,他想挽救可心即将要垮掉的身体,奈何他此时也没有力气了,此时他饥肠辘辘,在外面流浪那么立已经不易,虽然他极力挽救可心,最后只能跟随着可心一起垮塌,俩人一起躺在了地板上

    因为思建和可心一起躺到地上的,而且在躺倒的过程中他的双手一直勾着可心的胯部,所以他的胯部从始至终一直紧贴着可心的臀瓣,而他的**还被可心的**紧紧的包裹着。当俩人躺倒地板上的一瞬间,思建正常情况下会压到可心的背上,但是思建最后时刻转过身体,俩人一起侧着躺在了地板上,而思建的胳膊垫在了可心的身下,为可心缓解了倒下的压力。

    “哈哈哈”可心此时闭着眼睛躺在地板上,头发散乱,虽然外面的形象像一个疯婆子,但是配上标准**的**和美丽至极的容颜,丝毫降低可心的魅力。此时的可心张口大口的呼着气,体会着**的余韵。而随着俩人的躺倒,思建侧躺在可心的背后,俩人的性器还紧紧连接在一起,形成了侧躺的**姿势。

    思建的**被可心的**夹着,露出的茎身被抻的长长的,露出的茎身上沾满了白色泡沫般的粘液。虽然**已经完毕了,但是俩人的性器还紧紧的相连,似乎彼此不愿意分开。也或许是思建的**不愿意离开,只要它不离开,可心**里的精液就不会流出,往外流不出,那么这些精液只能去另一个方向去寻找突破口,最后全部冲入可心的子宫里去寻找那些卵子。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俩人躺在地板上,性器紧紧相连,时间过去了大约五分钟后,可心最先睁开了眼睛,此时她的眼神中已经恢复了一些清明,但是却蕴含着大量的疲惫,刚刚的交媾让她筋疲力尽。她腾出一只手摸向了自己的小腹,那只手伸的很慢,似乎可心此时抬胳膊都十分的耗费体力。可心摸到了自己的小腹,此时的小腹微微有些隆起,仿佛里面真的怀了一个胎儿,而实际上隆起的原因是因为小腹内部的子宫里被思建注入了大量的精液。

    **过去了,可心也恢复了清醒,此时的她没有回头去看向思建一眼,经过了思建的回归,思建的康复,**的**,一切都过去后,剩下的只有愧疚、自责,多的是后悔和害怕,潘多拉魔盒一旦打开,还能够合上吗或许可心此时预感到自己已经走上了一条危险的道路,不知道这条路是不是一条不归路。

    可心此时的情绪似乎有些低落,不回头看思建似乎不想正面的面对现实,她此时想用胳膊撑起身体,奈何她似乎还没有完全恢复自己的体力,支撑了几下都没有起身。而思建此时已经恢复了部分体力,毕竟是年轻力壮的大小伙子,他睁开眼睛看着可心挣扎起身的身影,但是他却没有去帮助她,不知道是为什么,作为一个男人,不,应该是男孩,此时应该去帮助和自己交媾过的亲密女人,至少应该表现一下绅士风度,但是思建没有。

    可心颓然的挣扎几下后,最后失败了,她放弃了,打算休息一会再起身。虽然她准备暂时不起身,但是此时思建的**还在可心的**内,可心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胯部,只是她只能看到自己的阴毛和微微鼓起的小腹,但是她能感觉到思建插在里面的**,而且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思建恢复的不只有体力,还有自己的性能力。只见思建原本疲软的**茎身此时慢慢的重新充血鼓起,可心原本已经缩小的**口此时再次慢慢被思建的**撑大,而可心当然也感觉到这一切。

    可心艰难的挪动自己的胯部,想要把思建的**从自己的**中抻出来,可心挪动一点,思建的**就退出一点,只是可心艰难的挪动了一小段距离后,也成功的把思建的**退出了一点点,但是可心最后却无法再继续进行了,因为思建此时睁开了双眼,而且他的双眼此时已经完全恢复了清明,他此时恢复了所有的意识和记忆,也回想了刚刚的前因后果,他不知道此时今晚是暂时的,还是以后可以长久,既然现在得到了,就要把握当下,所以他在最后时刻用手箍住了可心的细腰,让可心的胯部不能再离开他。

    “噗呲”“啊呀”思建箍住可心的细腰后,胯部重新往前一送,刚刚被可心艰难退出的一小段**重新被送入了可心的**,思建的胯部重新顶住了可心的臀瓣,而且这一次插入的时候,从俩人性器连接出还喷射出了一小股精液和**的混合物,思建再次的尽根没入让可心发出了一声异样的娇呼,仿佛是疼痛,也仿佛是惊讶。

    可心似乎不甘心,她的双手摸上了思建箍住她细腰的手,想把他的手从自己的胯部移开。奈何此时的她没有力气,就算有力气,怎么能够比的上一个发情的男人可心一边掰动着思建的手,一边艰难的往前挪动自己的胯部,但是此时的她被思建控制的死死的,努力的几次后,可心都无法挣脱,她不得不发动她残存的上半身,此时的可心不得不面对思建,她转头看向了思建,结果看到了一双明亮清醒的眼睛。

    “思建”此时的可心声音有些虚弱,而且已经有些沙哑了。

    “妈”思建乖巧的回复了一声,声音还和以前一样,叫可心的语调也和以前一样。

    “你终于清醒过来了”此时的可心仿佛忘记了一切,她脸上露出了惊喜,虽然她此时的表情很虚弱,但是这丝惊喜为她增添了一些活力。

    “嗯”思建没有说其他的,只是回应了一声。

    “太好了,你终于醒过来了你知道妈妈有多担心你吗”此时的可心似乎忘记了刚刚的场景,也忘记了俩人现在的姿势和情况,俩人仿佛在日常生活中倾诉和聊天一样,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却没有注意到俩人此时赤身**,而且性器紧紧的连接在一起。明明是一对母子,却进行着只有夫妻和情侣之间才能进行的交配行为。

    “对不起,妈妈”思建没有回答可心什么,只是向着可心道歉。

    “不要在这么说了,是妈妈不好,没有给你多的爱嗯”可心忘记了一切,只沉浸在思建清醒的喜悦中,当她说出最后“爱”字的时候,她想坐起身子和思建说话,没有想到一动的时候,连接着插在自己**里的**也再动,结果让可心发出了一声娇吟。

    这声娇吟在平时的**中很平常,但是在母子俩刚刚平淡如水的交流中却显得那么的格格不入,正是这声娇吟也让俩人从平淡的交谈中清醒过来,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对方**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