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00)

与情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合上了相册,此时脑袋中的疑惑深了,相册中我的照片明显是偷拍的,当时的我也竟然没有丝毫的察觉,甚至连我在黑煤窑暗访的那次,我都被偷拍到,难道说我身边一直有一个人在暗中监视我而且照片中那个女人似乎都会到我走过的地方自拍,仿佛在追寻我的足迹,而且最后还pd了一张她与我的合影,这个女人到底是谁,我怎么不记得这个女子的任何回忆的片段我什么时候与这样的女子有牵连而且我身边一直有他的人暗中跟随者,她为什么要监视我难怪他会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出现。bānzhu0零1

    “咔”正在我思考的时候,房门再次打开,那名女子走了进来,身后跟随者一名佣人,穿着专门的佣人服,推着餐车,当那名女子看到我手中拿着那个相册,脸上露出了惊讶和慌乱,单转瞬即逝,表情调整的很快,她让佣人吧餐车推到我的面前,就摆摆手让佣人出去了,在推餐车的过程中,我看到那名女佣看了我一眼,眼中带着深深的好奇和惊讶,只是不知道这份好奇来自哪里,

    “吃点东西吧”女子拿起餐车上的一碗粥,舀了一勺,放在嘴边吹了吹,之后把勺子递到我的嘴边,眼多精彩加中带着一丝羞意,多的事期盼,似乎是期盼我能给她面子,去吃下那不知道掺了什么名贵补品的粥。

    “怎么了害怕有毒啊”我看着女子,使劲搜索这大脑中的记忆,只是没有半点痕迹,面前的女子说话了,她一手端着粥,一手拿着勺子,等了我半天,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中带着笑意,但是笑意的背后似乎闪过一丝忧伤。

    “没有,能告诉我你是谁么这是怎么回事我们俩人认识吗,这个问题很冒昧,但我此时真的十分好奇”我没有去喝粥,此时所有 的疑惑让我根本没有思考其他东西,迫切的寻找现在的答案。

    “你碰过和看过我的身体,那么你长大后就要娶我做老婆”那名女子收起来勺子和碗,眼神飘到远方,带着回忆,说出了一句与现实场景十分不相符的一句话,但是这句话让我多精彩加似曾相识,突然一道流星划过我的脑海,我的思绪飘到我大约10岁的时候

    在我不到10岁的时候,我的父母就接连去世了,给我留下的唯一财产,只有一栋摇摇欲坠的小木屋,而我的父亲是伐木工人,所以加就在山林里,俗话说,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家里的贫穷让自己的亲属与我们都不怎么联系,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因一次山林的意外去世了,父亲吧我拉扯到九岁的时候也病倒撒手而去,亲属们有要领养我的但是看到他们那些勉强的眼神,我还是谢绝了那些亲属,犊子一人生活在山林,守护我父母给我留下的那个小木屋,整天与鸟兽为伴。

    那个时候的福利待遇和现在根本没法比,只有亲属偶尔会送些必需品来给我,大多数的时候还是靠自己,还好,我以前和父亲学会了不少山林生存的本领,所以一直也相安无事,只想着自己长大后,能走出山林自己闯出一番天地,当然,我做到了,这是后话。为了寻找食物,偶尔会到山林布置些陷阱去捕捉一些小动物,甚至会布置大陷阱捕捉大型动物,有一天,我去查看一个父亲留下的可重复使用的大型陷阱,结果在陷阱里发现一个有些奄奄一多精彩加息的小女孩,年龄比我还小。

    我赶紧跳下陷阱,查看看一下,还有鼻息,我弱小的身体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菜把女孩背上地面,之后背着她赶紧会到自己的木屋,我把他放在木板床上,此时她的嘴唇已经干裂,应该是缺粮断水导致的,不知道她掉进陷阱多久了,我拿了谁喂给她,弄了些流食喂食她,在这座森林,我和我的父亲从小生活在这里,父亲不知道救过多少在这个树林迷失的陌生人,甚至有好些被救治的人专门回来看望和感谢我们,我在父亲哪里也学会了不少的野外生存本事,这也是我父亲倒下之前,费尽心思教给我的。

    在我喂水的过程中,那个小女孩微眯着眼睛看着我,眼神十分的虚弱,但是却带着与年龄十分不符的鉴定,那个眼神我至今难忘,她虚弱的眼神一直看着我,脸色稚气,但眼神却显得十分的成熟,她的腿部在掉下陷阱的时候有些擦伤,这么多天,已经有些感染,木屋里根本没有药,我也无法把她独自扔下去寻找医生,无法把她背出森林,从我住的小木屋到外面,需要一小时的路程,开始的时候亲属还会费力给我送些吃的喝的,但是后来慢慢的多精彩加就少了,知道现在没有再来过,或许在他们心中,我这个孩子已经死了,从小经历了人情冷暖,也让我提前成熟了起来。

    最后我只能用土办法来救她,我脱去她的衣服和裤子,当时年纪小,但是也知道害羞,但是为了救他,也没有想那么多,毕竟她是掉进我设计的陷阱里,说起来,一切都是我的责任,当我脱她的衣服的时候,她稚气的脸上带着不情愿,只是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只能轻轻的摇头,眼中带着一丝倔强和哀怨,我自己当时也十分的不好意思,单还是坚持给他清洗伤口,用口嚼着草药,最后用药汁给她的身体消毒,当我给她该上被子后,我自己也脸色潮红,只是当时年纪小,没有什么性冲动罢了。

    她当时伤的不轻,腿部不止皮外伤,骨头也受了伤,最后我不得不每天给她进行二十五分钟的腿部推拿按摩,每天我会尽量给她找好吃的东西,捕捉到的动物,采集的果子,每天都乐此不疲的为她采摘和打猎,当时只是为了弥补心中的那份愧疚,在我的照顾下,她的身体一天天的好了起来,时间过了三天后多精彩加,她已经能够起身,只是她偶尔看我一眼,大多数的时候都不理我,甚至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让我认为她是一个哑巴,但是他还是可以听见声音的,她偶尔露出的神情显得很冷清,年纪这么小就如此,长大还得了

    时间过了大约一个星期后,一些穿着统一的人来到我的小木屋,身边还有很多的警察和武警,领着军犬丝毫不敢懈怠,当人群中的一个美妇看到小女孩的时候,一下子扑到了床上抱着那个小女孩,哭的梨花带雨,除了一个貌似美妇丈夫外,其他的人都退出了木屋选择了回避,后来我才知道,这个男人和美妇就是女孩的父母,他们一家三口来旅游,小女孩中途跑开迷路,最后掉到我的陷阱,她的父母已经寻找了整整十天,这样算起来,她大约掉进我的陷阱两三天,一个七岁的小女孩,却坚持下来没有死,这需要多大的意志

    她的父母给我留了钱财,被我拒绝了,因为我根本不与外界接触,根本不需要钱财,她的父母最后给我留下他们全部的生存物品,算是对我的感谢,我也谢绝了他们带我离开森林的要求,当她父母准备离开的时候,她却让父母都退出了房间,语气说不出的霸道,而她父母可能也是溺爱她到了极点,只能无奈的乖乖退出了房间,关闭了房门,把时间留给了我们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