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86)

与情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86。

    我让你赶紧拔出去放开我.察觉到思建没有拔出去停止的意思

    ,可心不得不再次说话,话语中已经有了一丝焦急,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还露出

    了小女儿家的一面,说话的时候竟然还跺了跺脚,这个动作让她此时的生气变成

    嗔怪,没有一丝让人惧怕的意味。

    虽然她的身体也很需要完成一次交媾,奈何时间已经越来越紧迫,更何况我

    已经”出差”

    回家,她十分的担心,害怕留下一丝破绽。

    思建自然看到了可心害怕又焦急的样子,他微微的叹了口气,慢慢的把**

    从可心的**往外抽去,察觉到这些,可心不由得回头松了口气,她已经是满脸

    微红,随着思建的**抽出,背对着思建的脸颊微微的抽搐着,露出一丝**的

    表情,或许她知道今晚无法和思建完成交媾,在体会最后拔出的这仅存的性器摩

    擦。

    思建把**慢慢的拔出可心的**,但是当拔出只剩**的时候,思建却停

    止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卡在了可心的**之中,无论是插入和拔出都是一

    个鸿沟。

    可心似乎也察觉到了,她轻轻的皱起眉头,她体会过思建**的巨大,**

    在她**的进出似乎让她很紧张,她做好了心里和生理上的准备。

    但是根本看不到思建的表情,但是我却可以看到,思建双手扶着可心的细腰

    ,低头看着自己的**和可心的**连接处。

    可心的皮肤非常的白皙,浑圆丰满的屁股此时就像一个桃子,而两片雪白的

    臀瓣中间,一根青筋环绕的粗壮**正牢牢的嵌在臀瓣中间的**之中。

    此时**的茎身已经完全抽出,上面沾满了犹如奶酪一般的白色粘液,而此

    时已经露出了**冠状沟的底部,已经可以看到**的最下边缘,可心的**口

    也已经被撑到的最大。

    此时画面再一次停止,思建的脸上带着一丝挣扎,低头注视两人的性器连接

    处的眼神不断变换着,各种复杂的情绪在思建的眼中闪现,此时不知道他的脑海

    中想象着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让我感觉到异常的不只是可心,思建也是如此,我越来越感

    觉到,我现在发现的貌似只是冰山一角,两人的关系发展到现在的地步。

    绝非我想象的那么简单,或许有很多我不知道甚至无法想象到的东西。

    可心也觉察到了,她再次转头看了一眼时间,时间所剩无几,甚至她现在回

    家,都有可能比平时晚了。

    ”你在干什么啊呃”。

    可心回头刚要怒斥思建,但话还没说完,她就发出了一声尖叫,是的,这回

    不是惊呼,不是娇吟,而是尖叫,同时她刚往后看的头部瞬间转回,头部高高昂

    起,这是一瞬间完成的动作,而且完全是下意识的。

    原来在刚刚的时候,思建思考良久,似乎下了某种决定,当可心回头怒斥他

    的时候,思建的思绪也被可心突然打断,他瞬间清醒过来,之后腮帮一鼓,抓住

    可心细腰的双手突然握紧可心的腰部,跨步勐的发力往前一插,竟然把刚拔出来

    的部分又插了回去,而且这次插进去的不是三分之二的**深度,而是已经达到

    了四分之三,**竟然比刚才又深入了一部分,只是还没完全尽根没入。

    根据可心这一声尖叫判断,思建的这一插应该是把可心的花心顶开了一部分

    ,或许**已经破开了可心的子宫口,只是还没有进入到子宫口中。

    思建的这一插很用力,几乎没有什么保留,他似乎此时只剩下**,没有理

    智。

    把**插入后思建在次把**拔出,拔到只剩**在里面,之后再次把**

    插进去,而且十分的用力,这次思建不在磨磨蹭蹭,终于开始了快速的**,但

    是虽然速度加快了,但是没有加快多少,大约1秒钟一个来回,相比较正常**

    的**频率,这也是很慢的了,但是速度虽然慢,但是插入和拔出的力度很大。

    啊啊..不可以这样..啊..哦..嗯.不要..嗯

    .啊可心随着思建的拔出、插入一声接一声的尖叫着,尖叫声中彷佛带

    着一丝痛苦,但是苦中夹带更多的是刺激。

    可心似乎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此时或许她的大脑已经短路了,现在发生的

    一切根本超出她的预想,她没想到思建没有听她的话,反而用力的插了回来,而

    且一下一下的用力插她,虽然速度很慢,但是插入的力道很大,思建此时的眼中

    带着一丝很劲,双眼放光,腮帮鼓起,嘴唇抿起,此时他彷佛是一个凶狠的杀人

    犯,那根**彷佛就是一把尖刀,正一下一下的插入被害人的心脏之中。

    ”你啊.拔出.啊..停下..啊.不要..不可以这样

    啊”。

    可心此时双手在沙发垫子上来回移动着,似乎想支撑起身体,同时口中趁着

    尖叫的间隙不断的想说话阻止思建,但是思建根本没有给她起身的机会,每次可

    心趁着思建想拔出**的时候准备撑起上半身,但是她刚刚起身,思建的撞击就

    接踵而来,思建拔出的力气很小,把所有的力气都用在了插入上,一次次的把龟

    头撞击在可心**伸出的花心上,让可心根本没有起身的机会。

    而且我发现,思建的**正在一点点的深入到可心的**深处,思建的每一

    次的插入,都会让**插入的比上一次更深,原本插入的是四分之二,后来是四

    分之三,五分之四啪..随着一声脆声,思建的胯部终于

    可以喝可心的臀瓣撞击在了一起,而这声脆响响起的那一刻,思建再一次停止了

    抽送,只是他把胯部紧紧的在了可心的臀瓣之上,没有一丝是缝隙,终于刚刚十

    几下的努力,他终于像钉钉子一样,把自己的**尽根”钉入”

    到了可心的**之中,此时的思建的**已经深入到了可心的子宫之中,可

    心身体孕育生命的地方。

    而在后面看,此时已经看不到思建的**,此时思建的**已经整根消失在

    了可心的**之中,只剩看到思建的卵蛋挂在胯部,阴囊皮抵在了可心的**口

    上。

    ”啊啊”。

    而被思建尽根没入的那一刻,可心的头部高高扬起,发出了一声绝望的尖叫

    ,此时她的秀发从两边垂下,这一次终于看清了她的脸,此时她双目紧闭,眉头

    皱起,闭上的双眼中流下了泪水,不知道是因为痛苦,还是因为刺激,还是因为

    可心撑在沙发垫的双臂还有站立在地板上的双腿微微的颤抖着,颤抖的速

    度很快,也很均匀,这一刻,可心达到了**,第一次**,但是不知道是不是

    今天的最后一次**。

    思建只用了十几下大力的抽送就把可心送入了巅峰,这算不算是个记录最

    短的时间,最少的抽送次数,把一个本来对**不算敏感的女人送入了巅峰。

    觉察到可心到了**,思建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微笑中带着自豪,似乎

    对自己的性能力很满意,也对于可心的**感到十分的自豪。

    他转头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时钟,已经是下午4点33分了,已经超过了可心

    该离开的时间,思建转回了头,深吸了一口气,把可心软塌下去的腰部往上提了

    提,此时的可心就好像一叶扁舟,被思建这片大海的海浪怕打的疯狂摇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