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200)

与情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200章。

    ”啊”。

    我正拿着手机纠结着,突然从耳麦中传来了可心的呻吟,呻吟的音量不大,

    但是显得比较突兀,而且声音刚发出就立刻终止。

    我的目光赶紧看向了萤幕,发现可心的身体高度下降了一些,我赶紧把视频

    倒退了一下,发现可心固定好位置后鼓起了腮帮,当我还在犹豫的时候,她的身

    体勐然往下一沉,感觉到可心的臀部和思建的胯部之间的距离再次拉近了一些,

    虽然有裙摆挡着看不到,但是我知道思建的**肯定已经被可心的**吞了进去

    .而在吞入思建**的那一刻,可心虽然有心理准备,还是不得不发出了一声惊

    呼,毕竟思建的**太大了,完全超乎常人的尺寸。

    如果不是看见过,我真的不敢相信,女人的**还能够容纳如此巨大尺寸的

    **,不过仔细想想也正常,女人的**连婴儿都能够生出来,一个人的**再

    粗也比不过婴儿的尺寸吧。

    可心的身体慢慢地往下沉,臀部与思建胯部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而思建露

    出沉醉**的表情,在**进入可心**的那一刻,他就显得十分的激动,毕竟

    可心的**是那么的火热和紧凑,这是我亲身体会过的,我不懂什么是女人的宝

    穴及名器,如果有的话那么可心的**绝对可以算得上一个。

    这个时候我不由得想到,思建的**是如此巨大,虽然马眼分泌了一点前列

    腺液,但是作为润滑思建单方面分泌的黏液还是不够的,现在**却顺利的插入

    ,那就说明可心的**里分泌了不少的**,足够俩人插入交媾,思建还没有给

    可心什么刺激,只是单纯的给可心看了他的**,可心的身体就出现了反应自

    行做出了插入前的准备工作想到了这些,心中不想再去纠结什么细节,只是感

    觉内心的疼痛,.正当我在这揪心的时候,画面中的可心终于完整的坐在了思建

    的胯部上,裙摆挡住了可心的臀部和思建的胯部,把思建的阴毛盖的严实,可心

    彷佛把思建当成了垫子或者椅子,就那么坐在思建的胯部上,如果不明所以,还

    以为俩人只是简单的身体接触,实际在裙摆的掩盖之下,俩人的性器已经紧密的

    连接在一起,没有一丝的缝隙。

    ”哦”。

    在可心结结实实坐在思建胯部上的那一刻,俩人不约而同的发出了一声轻吟

    ,思建粗壮无比的**已经尽根没入了。

    可心眉头紧皱坐在思建的胯部上一动不动,丰满的胸部急促的起伏着,她的

    眼睛微闭着,似乎在适应身体里思建的**,可心的身体也在有规律的轻轻颤抖

    着。

    可能是思建的**正在可心的**里轻轻的收缩着。

    ”好热好紧好滑”。

    躺在沙发上的思建,脸上露出陶醉的神情轻轻说出了三个词语,声音中带着

    一丝成熟和温柔。

    可心听到这句话后,没有睁开眼睛,但是原本红润的脸不由得更红了,她原

    本撑在思建腹部上的玉手轻轻抬起,之后在思建的小腹上轻轻拍打一下以示惩罚

    .那天晚上在我家客厅我看到的是下集,这回看到的应该是上集,这个时候我也

    理解思建心中那种次激和激动的来源,虽然与现在的场景有些不符,但是看到可

    心穿着职装却正在进行**,这种感官上的刺激却让我有些蠢蠡欲动,**竟然

    有些微微抬头的迹象,这个场景在以前也出现过,只是出现的次数不多,当时我

    都被心痛和气愤充斥着大脑,所以没有细心的考虑和感受过,现在看到可心表面

    正经而内心淫荡的样子,心中不由得产生了一丝悸动,虽然很微弱。

    我不由得注意到一个疑惑许久的问题,自从发现这个四合院后,发现可心和

    思建还在偷情后,思建似乎没有叫过可心一句妈妈,一句都没有。

    连称呼都简略了,似乎故意回避妈妈这个字眼,原本我还以为只是巧合,但

    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

    或许思建想把可心从妈妈这个角色剔除掉,让她转变成另一个角色。

    可心就坐在思建的身上一动不动,画面彷佛陷入了静止。

    ”你动一动”。

    许久之后,思建不由得说道,之前他的胯部轻轻的扭动,连带着**在可心

    的**里研磨着。

    听到思建的话后,可心竟然听话的慢慢的绷紧了双腿,看样子是准备活动了

    ,而这个时候思建抬起一只手,轻轻的把可心面向他方向的裙摆掀起,可心雪白

    的臀部终于显露了出来,只不过她的臀部坐在思建的胯部上,被挤压出一圃浑圆

    的臀肉,而臀肉之下是思建又黑又浓的阴毛。

    可心的臀部慢慢的抬起,臀肉和阴毛之间也慢慢的分开,在两者之间终于透

    出一丝光亮。

    而在可心的臀部和思建胯部之间,一根比刚刚还粗壮的**慢慢地显露出来

    ,此时**上血管浮突,犹如一条条蚯蚓缠绕其上,此时的茎身上闪烁着萤光上

    面沾满了黏液,而这些粘液无疑都是可心的,只不过是插入之前分泌的,还是插

    入之后分泌的,就不得而知了。

    此时因为可心臀瓣的阻挡,看不清楚可心的**口,但是从臀部中间不断拔

    出的**,还有**上闪烁萤光的**,让我知道这根**就是从可心的**之

    中拔出的。

    此对思建的**彷佛是一根**的链带,把可心和思建俩人的身体紧密的连

    接在一起,谁也分不开。

    可心把思建的**拔出一半后,又慢慢的坐了回去,我又有幸看到可心把思

    建的**主动插回去的画面,算是弥补刚刚的遗憾吧。

    此时的画面就像机械般重复着,每次抽出和插入的过程都是缓慢的,可心偶

    尔睁开眼睛,只是她注视着前方,没有和思建对视一次,似乎不想让思建看到她

    那双迷离的眼睛,但是我却可以看到。

    此时的我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

    可心现在已经完全不在乎时间了,毕竟已经发信息和我打过预防针了。

    她这一晚可以安心的享受这顿**盛宴了。

    我心中还抱有那么一丝希望,或许她有什么难言之隐,或许她只是贪图**

    ,或许是因为我无法给她满足的原因,总而言之我的内心中不断的为她寻找着各

    种理由。

    我的手里还拿着手机,此时手心已经布满了汗水,手机萤幕已经留下了一个

    湿润的掌心印记。

    我深吸一口气,心中不由得有些后悔,为什么在刚刚不拨打电话,或许那个

    时候能够阻止这一次的插入过程,那个时候自己或许也想验证一下,可心到底会

    不会满足思建主动把**送入自己的**深处。

    ”嘟嘟”。

    平复下来后,我调整好自己的呼吸,用颤抖的手指点开了萤幕,终于把电话

    拨通了出去,随着手机传来了声音,电脑的视频画面上,也传出了手机的铃声,

    那个手机铃声是那么的熟悉,无数次在我耳边的床头响起,这么多年了可心的铃

    声一直没有换过,这是我以为她专一的一面。

    画面中正在缓慢起伏,享受彼此性器摩擦的俩人,被手机的铃声吓了一跳,

    俩人瞬间睁开了眼睛,毕竟是在偷情,人在做坏事的对候往往帮是心虚的,两人

    保持着插入的状态,可心半蹲着身体扎着马步,此时思建的**刚好被她从**

    吐出一半,画面定格在那里,俩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了沙发边缘上那个萤幕

    不断亮起的手机